Kika Tech 周立:人工智能将革命人的沟通方式

原创 2017年10月11日 11:11:40

在采访Kika tech的联合创始人周立之前,耳朵君发现周立和搜狗输入法的王小川有着相似的经历

 

国内最好的输入法,我们常用的是搜狗和QQ输入法。或许很少人知道,有一个叫Kika的输入法,在全球包括美国在内的60多个国家中排名第一,而更不为人知的是这家公司也是来自中国。

在采访Kika tech的联合创始人周立之前,耳朵君发现周立和搜狗输入法的王小川有着相似的经历。

来自四川的王小川,出生于1978年,18岁因获得国际奥林匹克信息学竞赛金牌被点招入清华大学计算机系,因搜狗输入法的成功被任命为搜狐高级副总裁;来自广州的周立,比王小川小四岁,同样18岁获中国数学奥林匹克银牌,随后进入北京大学数学学院。

同样是天才少年,除了拥有广东人特有的务实和严谨,周立的工作经历或许更加曲折。毕业不久周立加入老虎地图团队,在功能手机NOKIA统治的时代,老虎地图做到了TOP5的地图类应用。随后,智能手机时代的到来,2009年周立加入了李开复的创新工场,并担任首个项目“豌豆荚”的负责人。(豌豆荚和91手机助手是智能手机时代早期两大手机管理软件,在那个移动互联网的早期,流量圈地运动非常疯狂,2013年7月百度以19亿美金收购91手机助手!)

一年之后,周立离开豌豆荚团队。说起这段经历,他表示不想把豌豆荚单纯的做成一个应用分发平台。

或许在周立看来,好的产品是懂人性的,他更希望做一个利用人性让人变得更好的产品。这也是周立在接下来的创业中坚持的一个原则。

Kika tech 联合创始人 周立

2011年周立和胡新勇创立了新美互通。胡新勇曾先后在中华网、TOM和斯凯担任高级管理职位。两个人分工明确,周立是产品技术总负责人,与产品相关的技术架构搭建,技术团队建立和新产品探索。而作为CEO的胡新勇负责公司的运营。

事实上,和多数的创业者一样,这对创业CP在前几年也在跌跌撞撞中成长。他们曾先后超过70款产品,直到2013年,才确定把Kika输入法作为公司的方向。

如今,Kika已经发展到近200人的规模,并且确定中国北京和美国硅谷双总部,并且在欧洲、印度、台湾地区都有独立办公室。团队成员中很大一部分来自微软、诺基亚、Google、百度等国内外知名公司,研发人员占比接近50%。

2016年7月,Kika获得B 轮融资总额为2.2亿元,投后估值达18.18亿元。

Kika tech的外籍团队

为什么Kika输入法能走那么“远”

故事回到2014年6月,研发经历半年的Kika输入法正式上线,迅速打开了美国,到年底日活用户数便突破了100万。

随后的三年时间里,Kika输入法已进入150多个国家,截止至2017年9月,Kika输入法全球下载量已超过4亿,月活超6000万。2015年Kika被谷歌官方授予“顶尖开发者”,2016年被授予谷歌“Best of 2016”。

说起这段经历,期初发现用户量猛涨,Kika的团队也觉得奇怪,尽管他们在Kika中做了许多功能,但后来他们发现用户在Facebook和Instagram里大量用Kika的emoji表情符号。周立意识到,Kika击中了一个点:就是用户的情感分享需求未被满足,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新的IM社交软件崛起的这个过程,人们开始喜欢用各种emoji表情符号、图片这些更丰富的手段来沟通信息和分享感受。而以往分享感受这个点被人们所忽略。

Kika输入法

周立认为Kika输入法在两个方面做得比较好是脱颖而出的原因。

一方面,Kika提供海量的表情,丰富的个性化皮肤主题;

另一方面,相对比传统的输入法,Kika还可以实现高阶词库、智能更正等先进的产品功能。譬如输入过程中的切词问题,提示问题,预测问题。

要实现这两方面的优势,这不仅需要技术上的专注,同时也需要对当地国家文化的足够了解。

美国跟中国的IM社交软件发展不同,国内的腾讯QQ在PC端获得成功之后,在移动互联网早前迅速用微信延续了社交软件的统治地位。美国IM(社交软件)的发展其实是蛮波折的,早期的ICQ、Skype和MSN这些产品并没有在移动端延续成功,随着手机短信被社交软件代替,人们开始用Facebook、Twitter、Instagram传递信息。这个过程中,巨头的缺席也给更多像Kika这样的初创企业提供了机遇。

让Kika决心走向美国,直接硅谷创立总部的原因也是如此。在周立看来,硅谷是科技创新的中心,美国作为移民国家,拥有人种的多样性和文化群体的多样性,某种意义来说,他们也是文化的引领者。因此,把美国做好,了解他们的真实的需求,就能抓住全球很大一部分的需求。

在美国获得第三方输入法市场占比60%之后,Kika杀入了欧洲和第三世界国家,推出了日本和印度的独立APP。同时,Kika引进了了大量的第三方内容提供商,其中,不仅包括梦工厂,福克斯等好莱坞巨头,还包括皇家马德里,巴塞罗那等知名俱乐部,为全球用户打造了更加丰富的内容平台;

Kika输入法巴萨和皇马版本

周立认为,任何产品成功的背后,是人性隐含的需求得到了满足。显然,Kika输入法满足了以美国为首的欧美主流国家Y世代和Z世代用户的顺畅、快捷而图像化的视觉沟通(Visual communication)需求。

人工智能对输入法的关键影响

关于人工智能与输入法的关系,周立说:

从思维,到表达,到被接收,这是一个沟通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有三个指标:是不是足够快;有没有更丰富的表达方式;接收方能否准确接收。

Kika认为未来的五到十年内,人工智能在这三个方面的度量产生飞跃性的改变。所以这也是Kika人工智能引擎目前努力的重要方向。周立认为,Kika的目标是革新人与人之间的沟通,而输入法则是最优质的介质,所以选择输入法作为落脚点,从今天看来这个选择很正确。因为从沟通这个事情来说,只有输入法是跨平台的,它的频次足够高,同时又足够大的数据来做消化和整理,这些都能通过人工智能的技术实现质的飞跃,所以输入法是最优秀的介质。

周立跟耳朵君讲了一个全球性的难题–方言与母语之间的沟通。以印度为例,作为一个二战后新兴国家,印度有一个特点:外来者有自己的语言,当地也有母语,因此出现很多地方有自己的方言,却没有文字。尽管印地语、英语是印度的官方语言,但印度还有25种语言,每种都超过一千万人使用。这些语言相互之间听不懂,很多语言很多人甚至只会说不知道怎么写,他们只好用英文拼自己的当地文,夹杂各种表达方式。

“方言”超多的印度

如此复杂的环境,对做输入法的企业挑战极大。而更难以置信的是,这类需求在全球范围内,可能超过数十亿。Kika为此做了很多努力,比如为印度和东南亚的这些需求做了许多的定制,其中包括30多种语种。

周立说:对于不同语言的互译和互通,人工智能(Artificial Intelligence,AI)和深度学习(Deep Learning,DL)的作用巨大。因为,用DL的方法,可以使得机器对自然语言的理解更接近于人脑的认知方式。

在拥有了非常大的语料(文本集合)之后,对于语言的推测和语种预测,是否混输,用什么语种,这些都是可以通过AI的技术来解决。

未来:人工智能进一步协助人与人的沟通

Kika与其它AI企业不同之处?

采访时,周立告诉耳朵君,Kika现在的定位是一家用AI革新人与人沟通的公司,却与很多AI公司有着本质的区别。

对此,他解释到,目前很多AI企业正在致力于用AI解决人类的沟通问题。比如智能音箱,陪护机器人。他们解决方法是让机器模拟成人,与人进行沟通。

而Kika坚持走另一条路,在Kika眼里,最需要解决的问题是增强人与人的沟通,而非人与机器的沟通。周立认为只是沟通的介质和场景不同,有可能是手机,可能汽车,也可以是电视。

人沟通的需求分成三个:需求表达 ,信息分享和情感表达。而频次最高的是后两者,而不是需求表达。

对于机器人未来是否替代人类这个说法,周立是反对的。即使机器跟人说的话是一模一样,它也无法解决情感交流的问题。很显然,在未来很长的时间里,机器做不到替代人。

KIKA tech的未来形态是怎样的?

周立表示,未来人工智能将获得越来越多的大数据,包括语音、图像和自然语言,这些数据在DL推动下取得了非常大的进展。

首先,提升语音识别的效率。比如国内的科大讯飞在语音识别领域做得很好,识别率很准确,但应用场景不够。周立认为,其中还是表达方面的问题,因为有时候说话者的语义和真实的意图有偏差,而Kika将通过人工智能和大数据来提升这些准确率。

其次,更多的形式让情感的表达会越来越好。除了文字之外,人类拥有越来越多的沟通方式,譬如视频、图片、音频、gif。Kika不打造和建立沟通场景(譬如IM社交工具、直播平台),但他们会通过以上的方式,让人们可以更准确的进行情感交流。

中国合伙人的新版本

最后,周立跟耳朵君讲了一个故事。

2014年由于业务发展需求,周立和胡新勇到美国硅谷出差。事实上,那次他们都是第一次去美国。

周立笑称,胡新勇是三代没出过浙江省的,而自己虽然父亲是留学生,祖父也曾出访过美国,跟他们母语级的英语水平相比,自己的英语水平连六级都没过。

他们初到美国的时候闹了一个笑话。老胡出去之后忘带了旅馆钥匙,他回来周正在睡觉无法打开房门,老胡只好用蹩脚的英语跟服务员交流很尴尬,他一边喊”钥匙“一边指着911的房间号,一脸懵逼的服务员甚至以为他要报警。

Kika tech 创始人&CEO 胡新勇

这个故事之后的的三年里,周立和胡新勇带领他们的Kika高速发展,在硅谷建立了另一个总部。

周立说,过去我们都认为硅谷太先进了,经过长时间的交流和发展,慢慢感觉到,我们已经追上他们了。比如,他现在的英语水平做演讲没问题。另外,作为中国的互联网企业,而且是技术驱动企业,还能在美国站住脚。这说明我们可以跟美国的技术企业一较高低了。

最后在谈到kika的目标时,周立坚定的说,“我们就是要通过人工智能的手段革命人的沟通方式,Kika将努力做到更懂人的需求。”

 

微信扫码关注IT耳朵

文章标签:

aming
IT耳朵扫地僧

扫码分享此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