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杨宁:区块链项目99%是空气,但剩下的1%将会改变世界

原创 2018年02月8日 22:04:30

他是一个马不停蹄的创业者。

1999年创办了Chinaren,2000年把公司卖掉;2002年二次创业,创办了空中网;2004年带领空中网登陆纳斯达克,成为最年轻的上市公司总裁;2008年,在经历了SP的大起大落、默默等待无线互联网的黎明的同时,开始做天使投资人,捕捉着更新的创业机会。

他出奇的精力充沛,在管理着一个上千人的公司的同时,他还有着自己的多样人生:时常出入798的废弃厂房,跟他的画家朋友喝茶聊天;没事就端着自己心爱的相机,四处拍照;爱听周杰伦的歌,甚至在电视节目里像那些“快男”一样演唱《本草纲目》。

作为一个曾叱咤风云的连续创业者,他仿佛也是一个矛盾体。

正如他喜欢周杰伦的《本草纲目》风格一样,中西结合,博古通今。

他毕业于斯坦福大学,又是近代“圣人”王阳明的粉丝;

他认为区块链会颠覆BAT在内的一切企业形态,又认为比特币未来没戏;

他认为区块链的本质是去中心化,但又不是无政府主义;

他认为区块链中99%是骗子,却认为那1%将改变世界。

昨天耳朵财经和杨宁进行了一场对话,作为区块链领域的大牛,他让我们对区块链的认知有了许多方面的颠覆。或许,正是因为有诸如杨宁这样的“先知”,这个世界才能不断的进化。

4ffce04d92a4d6cb21c1494cdfcd6dc1

一:为什么说区块链是场革命?

耳朵财经:您之前经历过几个大比较大的时代变革,比如PC时代、互联网时代、移动互联网时代,您认为,下一个时代还是人工智能时代、机器人时代,还是区块链时代?

杨宁:人工智能是一个慢牛,是在大家不注意的情况下到来的,但它不是一个很明确的分水岭。因为人工智能不是一夜之间满天下,到处都是人工智能机器人,所有的人工智能算法的出现,一定是慢慢的渗透到这个模式当中。而区块链不是,它是一夜之间到了。这两个是有本质的区别的,因为人工智能不是一个强需求,它的特征是改进型的、辅助人类的,是让人过得更好的,而区块链对人类来说是个更巨大的、颠覆性的变革。

区块链颠覆的是生产关系,它是从资本主义制度向社会主义制度的颠覆。从一个盈利型公司到一个非盈利的经济体的转变,这是个不同维度的东西,经济体的这个维度要比传统的公司维度要高。一个经济体究竟能够有多大,可想象的空间实在太大了。

所以,我大胆地说一句话,BAT在5年之内都要被干掉,他们所创建的王国就会轰然倒下,而这个瓦解不是从外部,而是从内部瓦解。

耳朵财经:难道BAT不可以做区块链吗?

杨宁:现在的区块链项目叫什么?叫公共事业。所有的区块链项目都是非营利组织,区块链平台是不赚钱的,你所支付的gas费仅仅是为了维系这个体系的运转。如果说gas费收高了,我们这个公共事业会降低gas费,这是没有利润的,所以这是完全反资本主义的。

对于现在的公司而言,什么叫利润?利润代表剥削。消灭剥削,这是区块链的本质。我们要把一个盈利性的公司或者机构,变成非营利性的公共事业,消灭资本家,消灭大股东,消灭投资人。

所以,BAT做不了区块链,它们无法触动自己的核心利益。一个利润型公司变成一个非营利公司,动的就是它的根本。而现在BAT所做的区块链项目都是无关痛痒的,跟他的主业毫无关系,就像清朝末期,醇亲王写过一个宪法,叫“君主立宪制”。成立了总理衙门,成立了内阁,然而宪法是完全维护皇族利益的,本质上皇权制度完全没有改变。

巨头倒下是先从内部瓦解,原因在于现在一个公司经营的目的在于创造股东价值,创造价值的方式在于增加利润。那么如何增加利润,只能是压榨渠道、压榨员工、压榨合作伙伴的结果。那么这个结果最终导致的是这个生态体系里面除了自己,其他都越来越不赚钱。所以它发展的路径是这些压榨会越来越紧,最终带来反抗,只要一点就燃。

耳朵财经:被点燃的临界点是什么?

杨宁:点燃需要火花,区块链就可能成为这个火花。让原来这种“资本主义公司化”体系的崩塌,换成“公共事业”的经济体。所以,我根本不是区块链项目的投资人,投资这个概念已经没有了,我跟区块链的所有参与者一样,大家都是群众。区别只是参与程度多少的问题,大家都是平等地,身份都是一样的,都没有股东。

4ffce04d92a4d6cb21c1494cdfcd6dc11

二:区块链去中心化,本质不是“无政府主义”

杨宁:区块链解决的是资本主义的去中心化,但是我想强调的一点是,这并不代表无政府主义。去中心化,并不是一切的中心都要取消,它取消的是盈利的中心,这种盈利性的组织,资本家的剥削,是区块链要解决的。

比特币的创作者中本聪的初衷,或许是要做一个去中心化的,甚至是无政府的一个平台,这就是比特币。但我认为这不是大多数人的想法,例如,比特币的匿名性,我是公开反对匿名性的,我认为去中心化不代表匿名,不代表不可追溯,不代表不可回溯。

政府作为公共权力的维护者,如果把政府的中心化权责去掉,坏人就会横行。我们的政府是“人民共和国”,本身就是非盈利组织,是整个国家的国民共有的中央政府。所以政府的本质就是公共事业,而我们所说的区块链项目也是公共事业,所以二者可以很好的并存。

耳朵财经:政府本身是不是已经去中心化了?

杨宁:政府本质上就是去中心化的。我认为区块链项目跟政府的共同点在于都是公共事业,都是经济体。 只不过国家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经济体,在这个经济体中有人修公路,有人生产汽车、有些人盖房子。而我们的区块链项目是一个非常简单的经济体,我们在里面从事非常简单的经济活动。

这两者的不同点在于否能代表公共权力。政府要维系整个体系健康有序地发展,它必须行使公共权力。我们所看到的民事诉讼,有清晰的原告和被告,但如果原告是人民,就是公诉,国家来行驶原告的权利。所以,以人民的名义来维护人民的利益,这叫公共权力。

三:比特币是最大的空气币

杨宁:很多人说去中心化就要做得特别彻底,这是去中心化的原教旨主义。我认为这是不对的,我甚至认为比特币是最大的空气币。我觉得它没有任何作用,也没有代表任何的经济活动。区块链项目是在某一行业有具体的应用或者经济活动,没有经济活动,就是最大的空气。

比特币的存在完全靠一个概念,叫做“共识”。

什么叫共识?就是大家单纯觉得它真的值钱,就像比特币的拥有者们不知道它的应用是什么,这是最大的空气,靠信仰支撑着的都是空气币。最近这一轮的下跌会让我们看到:支撑着比特币的这种共识是非常脆弱的。一下跌伴就随着一大批人退场,原来所谓的信仰、信徒去哪了?

耳朵财经:虽然比特币不是一个由强政权来发行的货币,它代表着一种匿名性,代表着叛逆的精神,很多人会为这种精神买单,但是至少这支撑不起现在的币价。

杨宁:我们为什么要对比特币进行围剿,是因为比特币无法溯源,无法强制对它执行权力,对于代表公共权力的政府来说,那些国际贩毒、恐怖主义等大量使用比特币来交易的作恶行为是无法容忍的。所以,我认为比特币将来会逐渐边缘化。

4ffce04d92a4d6cb21c1494cdfcd6dc12

四:未来财富的结构将会被重新的改写

耳朵财经:如果说区块链技术会让公司的这种组织形式发生彻底的改变,那么未来的这种形式应该是什么样的?

杨宁:未来形势的话,我认为仍旧是要有“匠人精神”。 不管我们从事任何的经济活动,都应该多劳多得,按劳分配,这就是社会主义价值精神。对社会而言,这是一种进步。

耳朵财经:这是否意味着社会财富结构会被重新改写?这存在绝对的公平吗?

杨宁:大家的身份都是参与者,按照按劳分配的原则,作为区块链世界中经济体的奠基者,自然应该得到更多的回报,别人认可并加入了你的经济体,如果得到很好的回报,凭借的是自己的眼光,不管以怎样的方式,是你自己选择了在这个时间参与这项事业,这一点很公平。

公平和合理是两个概念,公平是基于规则的制定,公开透明、不可篡改,这是区块链的本质。而合理与否,是见仁见智、基于主观的判断。例如,按照分配比例来看,一个区块链项目的创始团队回报很高,你可能认为不合理,但是白皮书是这样制定的,这就是公平的。

耳朵财经:您之前也说过“区块链像一个分水岭,因为有了区块链,世界会发生一些翻天覆地的变化,带给人类不可估量的变革”,那么您认为这种变革它将会如何演绎?最先从哪些领域开始?

杨宁:暴利行业,会最早变革。因为暴利行业中被压迫的人太多了。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提到过,资本的目的是获取利润,最终目的是形成垄断和产生暴利。而暴利导致的结果就是人民群众、消费者、合作伙伴全部被压榨,所以这种行业特别适合去中心化。

说回BAT。他们靠消费数据来获取的暴利,也就是说消费者没有通过消费数据占到任何便宜,例如,阿里巴巴那些“剁手党”们的消费数据都被阿里巴巴留在服务器,不管是淘宝、天猫还是蚂蚁金服,全都留存在那里。那么,阿里巴巴如何盈利?入驻的商家们为了了解“剁手党”们的消费习惯、偏好,必须使用阿里巴巴的系统来买直通车,搜索广告,参加活动等等,这中模式给阿里巴巴贡献了千亿级别的利润。然而,这种模式的背后是阿里巴巴两头压榨消费者和商家,这是非常不合理的。

而我们作为一个消费大数据的公共事业,消费者贡献了自己的消费数据,然后商家根据这些数据卖产品给消费者,中间(我们)不收取任何利润,我们的成本甚至会因为这个系统的效率变高而降低。以前的商业模式里,消费者和商家要贡献一千亿的利润给阿里巴巴,而现在可能只需要两百亿,最终干掉了那个中心化的“坏人”,皆大欢喜。

为什么当年的革命思想那么有吸引力?这就是我说的:为什么阿里巴巴五年就会被干掉?

耳朵财经:那这些资本家如何面对区块链这场狂潮?如何为继续维护自己的利益?

杨宁:我觉得是颤抖,他们一定不甘心把利益分割出去?当你站在群众的对立面上,没有任何前途,只能等死。

4ffce04d92a4d6cb21c1494cdfcd6dc13

五:未来企业的价值由GBP(区块链生产总值)来体现

耳朵财经:乐博资本将会以什么样的角色来投入区块链当中?

杨宁:我觉得未来投资人的身份就会跟群众、参与者是一样的,大家都是平等的,因为我们都在参与这种公共事业。现在的股权投资其实跟过去很不一样,好多LP从一开始就有大量的资本支撑,它是非常中心化的。然而区块链出现以后“利润”这个词就未来就没有了,利润就是剥削。

记住我说的话,你赚的是币值的增长。区块链和代币是相辅相成的,区块链好比是汽车,代币就好比是汽油。一个没有汽油的汽车是跑不动的,所以如果区块链没有代币,就不是一个真正的区块链,不是一个完整的经济体,所以经济体必须要有代币,代币的价值在于这个区块链经济体的总产值。

总产值按照国家的层面叫做GDP,按照区块链的这个产值呢叫做GBP(Gross Blockchain Product,区块链生产总值)。每个行业有自己的GBP,这是我刚刚创造的一个词,它的概念是什么?其实就是你的币值,因为它衡量了整个区块链经济体的经济活动数值。

经济活动有多大,GBP就有多大,币值就有多大,这是呈正相关的。如果说大家要参与潜在GBP最大的项目中去,这样它以后会涨得很高,因为它显示的比例大,呈正相关。好多人问“为什么说EOS有前途”,因为它做的是底层的东西,可以承载很多应用,应用到每个细分行业当中去,这就是潜在的GBP。

4ffce04d92a4d6cb21c1494cdfcd6dc14

六:去伪存真,区块链的妖魔需要政府来清场

耳朵财经:现在提起区块链依然能够听到一些负面的声音,甚至有人会觉得它是魔鬼,区块链和ICO都是庞氏骗局,您怎样看待?

杨宁:我觉得是对的,现在的骗局特别多。我认为政府要强硬打压虚假骗局、暴力清场。让真正的区块链项目浮出水面。

这要看政府的决心,政府对待强行打压这种虚假项目的决心向来不够。例如,A股中的ST该退市的一个都退不了,原因在于政府怕影响到背后那些投资人的利益,导致不敢让它退市,这太软了,要果断暴力清场。

因此,政府行使公共权力,也是中心化该做的事。正如我所说:区块链不代表无政府,区块链不代表混乱。

耳朵财经:您之前也说过一句话,“人的选择看似是一念之间的,但是实则发乎于信念”,那么您的信念是什么?

杨宁:其实我个人挺随心所欲的,因为我是王阳明的弟子,我不会为了什么而做什么,只要开心我就去做了。

耳朵财经:是什么驱使您看好区块链,选择参与其中?

杨宁:我觉得这是一个伟大时代。这个时代中最伟大的事情就是一个大的潮流要来临。我可以见证它的到来,我当然选择做参与者,我不仅是理论的讲述者,同时还是实践者。

耳朵财经:区块链在接下来的发展过程中会遇到哪些困难或者挑战?参与者们如何避开这些暗礁?

杨宁:首先,区块链是一个很好的大趋势,但是坏人太多,会影响两个方面。一方面,使政府很难找到解决的方法。另一方面,很多人被欺骗之后,会对区块链产生负面情绪,失去一个正面的参与其中的心态,这是最大的挑战。

其次,是来自于就是技术上的一些限制和突破。现在的区块链项目是否能够达到大家理想的状态,支撑一个项目真正的落地,让用户感受到它带来的价值,在技术上还是有些缺陷的。即便大家现在都是迫不及待,但是这个技术还没有达到,不能马上实现。

我们看看现在有几个真正落地的区块链应用?一个都没有。以太坊有落地的区块链应用吗?它也只是发了代币,现在所有的币值都没有反应到真正的GBP,几乎为零。不过我们对于GBP有个预期,这个预期折算到现在就是它现在的币值。真正的GBP大爆发的时候,是会超乎所有人的想象的。

4ffce04d92a4d6cb21c1494cdfcd6dc15

七:“信念”与“共识”的价值

耳朵财经:您以一个投资人的身份参与其中,最看重项目的哪些方面?

杨宁:首先,要看这个经济活动是否足够大,足够大最能够改变世界。第二,要看创始团队是不是靠谱,一个项目在初期阶段对于创始团队是高度依赖的。创始团队高度建立起来之后,区块链的架构可以自己运转,成本也会更低,几乎是没有成本。

耳朵财经:您比较推崇诸葛武侯,对于“攻心则反侧自消,从古知兵非好战”这句话您是怎么理解的?它将如何应用于区块链当中?

杨宁:我觉得一切的东西都来自于信仰,按照区块链的说法是来自于“共识机制”。如果这个共识没了,那这一切就散了,但是如果说这个共识一直存在的话,那么就很容易聚集到一起。

例如,“爱国”这个概念,是基于一种信念和共识的,甚至一个国家没了,信念还在随时可以复活。二战之后的犹太人,被迫流离,但是在犹太人心里,都想着有一个属于他们的国家叫以色列。在犹太人心里一直有着“复国”的概念,所以,以色列永远不死,只要还活在心里。这就是信仰的力量,就是区块链中的“共识”。

这种信仰、共识应用到区块链当中,就是能够支撑这个时代一直发展下去的根本力量, 但是这种共识还要体现在具体的经济活动当中,只有共识,没有经济活动,那就是空气。

耳朵财经:您喜欢周杰伦的《本草纲目》,里面有一句歌词就是“用我的方式改写一部历史”,这是您的理想吗?

杨宁:如果不想碌碌无为的度过一生,那么大多数人都想要在历史上留下自己的烙印,希望能够推进历史的发展。“有些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些人死了,他还活着”,这句话经得起任何一个时代的人去思考。

延安被胡宗南打下来了,蒋介石从延安的那个窑洞门口拍了张照片,毛主席说,“存地失人,人地皆失;存人失地,人地皆存”。他想要延安就拿去吧,就是老百姓心在我这里,他占这个城有什么用?毛主席得到了所有人的共识。我们党拿着人民的共识,走群众路线,最终取得了胜利。

4ffce04d92a4d6cb21c1494cdfcd6dc16

结束语:关于媒体的责任

耳朵财经:您对于现在区块链媒体的发展有哪些建议?

杨宁:我觉得在未来的区块链世界里就是要具备“匠人精神”,把自己的本职工作做好,你就能获得很多。正如我刚才所说,区块链有骗子,有“空气”,甚至我认为99%都是骗子,这个比重看起来很吓人,但我相信那1%会改变世界。因此,报道真相,正向地去引导大家对区块链的认知,这是媒体的责任,并且任重道远。

恬静
耳朵财经高级记者,专注区块链方向。邮箱:zhaotianjing@iterduo.com

扫码分享此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