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前任是个奇葩 关于周航与乐视互怼我有话说

原创 2017年04月18日 18:27:05

前言:关于周航与乐视互怼这件事,我感觉最大的赢家是白百何。

也许连白百何本人及她的公关团队都没有想到,把自己拉出“出轨门”旋涡的人是易到创始人兼CEO周航。

4月17日傍晚,周航突然发了一个重磅声明,承认易到目前确实存在资金问题,而这个问题最直接的原因是“乐视对易到的资金挪用13亿”。

然后当天晚上,乐视和易到就发布了《易到与乐视控股就周航恶意诽谤的联合声明》,承认确实面临资金困难,但否则乐视挪用过任何易到资金。同时表示周航目前仍为易到二股东,还指出周航的退出易到实际管理层角色说法不实,截至本月他还在易到领取CEO的工资,并报销相关费用。

乐视现在缺钱人尽皆之,大家的焦点也是“挪用”的是这13亿是否真实存在,还有是否从易到手里“挪用”。

13亿的挪用问题

在周航发布的声明中承认“易到当前确实存在着资金问题”,而如果发展到最紧急的状况,“可能会引发妨碍社会稳定的群体性事件。”

事实上,自从2017年后,易到司机端频繁的提现失败,易到仅以简单的“技术故障”搪塞。

经过两个月后“技术故障”未有改观而且越发频繁,加之母公司资金链问题,导致易到一度成为众矢之的。今年3月,新浪科技率先发难易到用车,曝光“提现难”的问题。4月,央视财经频道曝光易到司机提现难的问题,紧接着北京台也跟进报道。几乎同期,周航离职易到的消息见诸报端。4月底,有微博曝出部分易到司机在中关村易到总部讨债,随后周航的微博也被各种“易到骗子”、“提现失败”的评论骚扰。

timg

声明中不难看出,周航深知易到面临困难,也尝试做出调整,但是无奈手头资金不足。而司机提现难、用户退款难的锅也一直由周航来背。

关于那13个亿,周航只是抛出疑问,没有具体说由来。乐视在反怼的公关稿中解释了“13个亿”的由来,现在公说公有理,至于谁是谁非,我们只能等待。

充返陷阱拖垮资金

当面对滴滴和Uber的合并时,易到的市场份额瞬间变得低的可怜,于是易到借助乐视的力量,加入了充值返现的大军。

但是在这个“烧钱”的过程中,因为资金压力,易到开始降低返现的比例。直至后来加入了“生态充返”的概念,用户充值现金,赠送乐视会员和手机电视等乐视硬件产品。乐视用“生态”的名义,把易到乘客的车费和司机该得的佣金拿来帮乐视的产品去库存。钱被抽走了,司机提不出血汗钱,乘客也兑不了现,本来想靠充返激活用户,最后却落得“两面不是人”。

timg (1)

而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就是13亿资金挪用问题,为了驳斥周航“诽谤”,乐视不惜自曝真相:在易到重新陷入困境,融资层层受阻的时候,乐视以易到作为标的,向银行贷款14亿人民币,但其中的13亿都划给了乐视“生态汽车”,只有1亿留给了易到。

难道这段话还不能说明问题吗,可以说易到在苦难中并没有获得乐视的支援,反而被榨干了最后一滴血,贷款获得14亿,只有1亿给了易到。

周航可能和“白百何”一样

在周航与乐视开撕之前,白百何一度霸占着舆论风口,而周航的一个朋友圈让媒体找到了新大陆。

关注八卦消息的人可能已经发现,白百何与陈羽凡的婚姻在2015年就宣告结束,二人协议离婚,却依然以夫妻名义出现在真人秀和红毯上,直至前几日“出轨”消息暴露。

而周航可能和“白百何”一样,暗地里早就和乐视“协议离婚”,而在大家的视野里却始终保持“婚姻关系”。2016年6月,周航在易到被乐视控股之后的第一次发布会上,宣布易到的日完成订单数已突破100万。这时周航已失去了对易到的实际控制权,而进入2017年之后,时不时有消息称周航离职易到。

参与者也是受害者

自2016年11月贾跃亭承认手机供应链压力导致资金紧张,乐视供应商前往乐视总部“讨债”的事件便时有发生。据新京报报道,自去年11月起,几乎每个月都有供应商前往乐视总部举横幅“讨薪”,而乐视拖欠供应商货款数额资金都未有官方数据,对于外界报道乐视拖欠供应商货款达到100亿元,乐视网也公开否认过。

母公司乐视尚且如此紧张,作为子公司的易到也没能逃出“讨债”的漩涡。

据易到用车司机周师傅介绍,在此前易到用车风光的时候,每月收入能过万元,日均能接到二三十个订单。而最近几个月,平均每天不到两个订单,月收入也下滑到三四千元。另据易到用车用户潘先生介绍,易到用车的价格一直比较高,但是打车却很困难,尤其是近段时间经常出现打不到车的情况。自己账户里还剩400多元,既不能提现,又打不到车花不掉,真不知道怎么办。

2dfed8a07c1158c86a3199363a09ac3d_b

至此,这个原本可以共享并多方获益的网约车,让易到、司机、消费者都头疼起来。

我的前任是个奇葩

有人说乐视大张旗鼓的造车,是为了进军车联网领域,而投资易到是为了找一家“影子银行”。

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百度一下易到被乐视收购之后搞的所有促销活动,恐怕只有当年民间银行通过高利率疯狂吸储才能与之相比。所以才会有挤兑,才会有周航都害怕的“群体事件”。

据一位易到用车的离职员工透露,易到方面接受乐视投资之后,整体路线确实发生了极大转变,周航掌控公司时易到小而美。受母公司之命加入易到的彭钢长于营销,确实提高了易到的知名度,但是实际营收一直没有提高。

“乐视是个挺奇葩的公司,股价一直不错,但是很多业务都不挣钱。”这位离职员工最后说。

我们回到挪用资金的问题上,北京炜衡(成都)律师事务所廖睿律师指出,“因为乐视实际控股易到,两公司有贷款如何使用的协议。所以用乐视大厦抵押,以易到贷款,贷款实际主要被乐视使用,尚不构成挪用资金罪。不过,应该违反了银行贷款用途管理规定。该贷款用途应该是用于易到公司运营,而非乐视。银行可以督促整改,否则可以提前收回货款。被欠款的司机可以督促易到,尽快收回易到贷款,被控股股东占用的行为,以此让易到正常运转”。

以往但凡朋友圈刷屏的事件都是几经反转的剧情,而周航与乐视撕逼,目前也反转两次,不知今晚又会是谁先发声明。

微信扫码关注IT耳朵

文章标签:

扫码分享此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