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乐视致新总裁梁军:共享电视只是引爆了一个核弹

原创 2017年05月18日 19:07:32

5月17日,乐视在京举办“4U”新品发布会,一共发布了4款新品电视,分别是量子点新分体超级电视Unique75、共享电视超4 X55M、大屏终结者超4 X75、爆款升级产品超4 X55S。在共享经济大火的今天,乐视致新总裁梁军在此次发布会上提出了乐视“共享电视”概念。通过共享电视,把不同领域,不同资源有机结合在一起,使所有参与方实现共赢。

图一

在会后的专访中,梁军具体分析了乐视电视的共享模式,以及目前发展状况,以下是专访乐视致新总裁梁军实录:

问:乐视要做共享电视的初衷,是以用户运营为切入点吗?

答:乐视在电视端做大屏购物并不是为了获取高额的利润,而是获取高额的利润流水,获得流水背后的含义是什么呢?用户的大量点击和购买的行为,能够创造出大屏购物以外的其他模式,例如,开机广告。当与品牌商合作的时候,意味着这一波用户消费的结果,带来了更多用户能消费的产品,这是大家共同努力营造、维护、创造新的消费形式。我们今天所做的共享电视是给别人带来价值,把过去没有价值的活动和资源,用互联网的运营能力变成可以定价、可以商业化的。共享经济是第一步,背后是一个生态电视互联网运营能力的实力的展现。

共享电视模式,在今天看起来就是开机送会员或者消费送会员这么一小步,但对我们做电视运营来说,是把产品、销售、运营和营销完全打通了。共享电视只是引爆了一个核弹,背后还要做很多的事情。

问:目前为止,大屏幕运营用户的活跃指标数如何?

答:运营收入,第一,会员收费,捆绑或续费。第二,广告。第三,创新业务,包括电视购物、游戏、同步剧场。主要的生态收入来源,还是集中在会员和广告,增长最快的是大屏购物,我们的电视购物不是用来挣钱的,而是用来活跃用户黏性。很多用户在电视上购物所带来的价值,使很多国际一线品牌愿意跟我们合作,使家庭娱乐、家庭互联网真正具备了家庭的意味。目前为止,视频依然是主力,70%的用户还是看视频,但毕竟还有30%的用户,是在寻找视频之外的大屏娱乐,我们把所有互联网服务的硬件跟售后服务渠道结合在一起以后,不仅仅使乐视的商业模式有所转变,甚至让我们的合作伙伴的商业模式也从卖产品到经营用户。

问: 2016年乐视致新把销售策略改变了,这是为什么?有一个说法,乐视致新承担着上市公司的亏损,说指的是买会员送硬件的策略,您怎么看待这个说法呢?

答:乐视致新盈利后,以后这种谣言就没了,最后看报表。我们去年亏损,我们的战略就是要亏,今年我们说的是要盈利,最近也一直在思考,是不是要这么快的让致新盈利,因为盈利的前提,一定是投入上做到比原来稍微谨慎一些,但今天的电视市场正处在一个转变或者调整期,这个转型过程就是消化过去两年互联网大潮带来的过度消费。我认为在整个行业进行调整的时候,正好是进攻的时候,我们在下半年的策略上可能会有些调整。

问:共享电视的模式能否成为引爆行业的一个点?

答:引爆是有大概率的,现在“共享”这个词很热,“共享电视”大家肯定会讨论,当他们真正想干这个事的时候,可能大坑+小坑,如果背后的运营能力不强,不太容易做到好。照猫画虎肯定有,这证明乐视的方向是对的。另外,我们已经准备了两年多,2015年5月正式关注运营,到现在为止正好两年,而今天要拼的是软件和运营的能力。

问:今天的共享主要是为了吸引更多的消费者,未来这块成熟了,会不会把门槛变成没有门槛?

答:凡事都要有开始,我们最开始卖电视的时候,强行捆绑两年会员,因为当时我们觉得用户根本不接受,为了让用户体验,把会员和电视绑在一起,经过一两年的体验让他慢慢接受,走到一定程度以后,我们就不捆绑了。今天的共享电视感觉还有门槛,我相信走到后面门槛会慢慢降低,也许到后面就没有门槛了。

问:如果我达不到277天,当我达到了一个什么量之后,不是会员也可以看乐视的电视剧?

答:我们2016年3月份之前的发布会,对于“生态运营”的概念都是模糊的,走到今天才明确了一些,比如用户运营,乐范儿今年1月份才上线,也许到明年再讨论的东西,可能是今天都没有意识到的新的东西。所以,你刚才说的这个肯定会发生。我们今天在X55M上做的会员续杯活动,可以随时在任何一个电视上做,我没有急着全面推开,就是想通过这款电视尝试一下,获得用户的反馈并改进,也许6个月以后,可以看到乐视所有的电视都可以这样做。

图二

问:刚才您提到的乐视超级电视是一个开放的生态闭环,在超级电视和影业在未来的协同互动中,您的理想状态是什么样的?

答:乐视影业绝对是乐视电视未来成功的一个关键。

问:可以理解为,您个人觉得它是这个体系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吗?

答:我们整个团队都认为,这是成功的必要因素。

问:今天发布的价格都还是比较低的,你们想要达到什么样的目的?

答:我们先抛开面板涨价不谈,就说定价,假设两家公司做的一模一样的东西,我们生态定价的模式,就有可能比他便宜20%到30%。通过互联网的大屏运营知道了从哪儿挣钱,而且我们也挣到钱的时候,证明这个模式绝对是正确的,因为我的量越多收入越多。我们的定价模式,就是让我们的销量快速增长,获取更多的互联网运营能力。

问:除了乐视之外,很多电视也在主打人工智能,您对人工智能怎么看?为什么不太强化这一块?

答:从2014年开始我们的电视机都是能对讲的,我们在做人工智能的时候发现了很多的问题,在一段时间把它关闭了。不要被市场所所谓的人工智能电视所迷惑,把自己最基本的东西做好,我希望我们的团队能真正做一些有商业价值的成熟的产品。我不叫人工智能电视,但我们的用户会认为它是人工智能电视,比如乐见桌面。

问:能不能具体谈一下关于人工智能方面的应用?

答:我们正在做的声纹识别,用户在用语音的时候,有什么信息丢失了,我们现在是可以做的,只是做的不够好,2015年有很多用户说,你们的电视机怎么大半夜开机了,因为远讲语音是声波,不知道什么别的声波触发了,我们现在要解决这样的问题。

人工智能还有很多领域,一个是通过大数据的分析,我们有一个团队在做图像处理,我今天不讲的原因是,我们要改变市场上充斥着的乱七八糟的说法,互联网不代表虚假,而是代表着新的科技。我们加了秒针,把所有的做假的电视机企业、APP企业,全打回原形。这是我们带给这个行业的新的变化和价值。

问:我身边有很多乐视电视的用户反映乐视超级电视里没有《人民的名义》这部剧,为什么?

答:乐视视频没有,不等于乐视电视没有。我关心的是,我们的用户是否能在电视上看到《人民的名义》,而不关心有的品牌说乐视有没有,确实乐视视频没有,但乐视超级电视上都能看到。

问:这是怎么实现的?

答:我们的电视机不是只为乐视视频服务的电视机,而是一个开放的闭环生态系统,未来中国的所有视频网站,都是乐视视频的合作伙伴,给我们的用户提供服务,这就是我们开放生态的战略,我们的心态非常好。

问:如果继续坚持负利定价的策略,会不会导致烧钱持续下去?

答:我们从过去烧大钱到烧小钱,逐步走向不烧钱,盈利。第二阶段的核心是硬件减少亏损,互联网收入挣钱。但有一点,市场的形势使得我们在小范围上做了一些调整,而调整期恰恰是我们的机会,这些小的策略调整不影响我们大的格局。

问:目前在会员付费模式有很多创新,在广告模式,未来会有什么样的创新?

答:不存在差异化,我们在往前探索这个领域,比如开机广告,在开机广告播放的时候能不能调控声音,有没有倒计时,即便这些小小的点,背后蕴藏着工程师非常多的努力。我们的电视机是带时钟的,广告主说我要投那一天几点的广告,这点非常难,这个事我盯了一年。我们新的电视机开机最长2秒,15秒广告之后进入,有朝一日我会出一个新的共享模式。

问:关于乐视跟爱奇艺、优酷等视频APP网站的合作,您更在意什么?版权会有多大的考量?

答:对于这些视频网站,某种意义上说,跟乐视是竞争对手,但跟乐视电视又是合作伙伴。大家都有商业模式,基本的框架都是一样的,我们不一样的是,我们要帮视频网站做广告收入和会员收入。我们开放生态的一个基本的标准是,所有的网站+乐视视频,在超级电视上,都是一视同仁的。用户需要的是看到更多的内容,我们的平台要给所有视频网站的平台提供同样的支持。如果合作能创造更大的价值,大家就愿意合作,我们现在的心态很开放。

 

微信扫码关注IT耳朵

文章标签:

麻酱少女
IT耳朵记者,关注访谈活动、采访写作、科技资讯等方向。邮箱:zhaotianjing@iterduo.com

扫码分享此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