撸猫人已走,DApp只剩赌徒和投机客

柳少侠 2018-10-31 11:36

比特币诞生十年,公链百花齐放,以太坊、EOS、小蚁、波场......新的公链不断涌现,但基于这些公链的杀手级应用屈指可数。

以太坊的粉丝们已经玩腻了撸猫,FOMO 3D游戏已经没有更多投机者撑场了,博彩和资金盘成为了DApp的主角。

区块链DApp仍在冻土时代,何时消融?

撸猫人已走,DApp只剩赌徒和投机客

作者:柳辉

编辑:三桃

DApp 愁云惨淡,EOS虚假繁荣

位于北京的DappReview团队的程序员正在日日夜夜抓取着以太坊、EOS、波场等“去中心化”公链上的DApp活跃数据。

截至2018年10月26日,据DappReview数据显示,以太坊上有885个DApp,单个DApp的24小时最高活跃用户为1652;波场有1529个DApp,单个DApp最高日活为1529;在EOS的118个DApp中,博彩类BetDice的表现最好,日活达27180。

两万多的日活感觉是不是挺多了?但是和微信、淘宝每天上亿的日活相比,简直是不值一提。

而且两万多的日活还有很多“水份”。

根据另外一家统计平台DappRadar数据显示,EOS上日活排名第一的DApp不是博彩类BetDice,而是一个token分发工具PRA CandyBox,其同一时间日活仅为6736。 这与DappReview的数据相差了4倍不止。

DappReview创始人牛凤轩向耳朵财经表示,DappRadar对BetDice等博彩类DApp的数据进行了处理,去除了用机器人“薅羊毛”的账户。也就说EOS上两万多日活并不是真实的用户数量。

为了获得更高的日活数据,很多游戏为了吸引用户,设计了很多营销规则,比如投注一次就可以获得代币、空投等等,一些羊毛党为了薅羊毛就注册了大量EOS账户。羊毛党会用批量账户注册工具,注册大量的账户去撸空投。

EOS的账户两个月前只有不到三十万,但在这些博彩类DApp游戏出来后,暴增了十万。可见,博彩类DApp是最大的注水池。

某些玩家反映,他们手里有一万以上的EOS账户。”一位EOS博彩DApp的创始人透露。 而DappReview创始人牛凤轩向耳朵财经透露,EOS上真实的用户量大概在2000-5000的范围

这和互联网网游群体的规模相比只是九牛一毛。据伽马数据显示,2018年1-6月,中国网页游戏用户规模达2.2亿人。

智能合约不开源,透明公开变幌子

赵宇是一位普通的上班族,业余时间玩玩EOS上的博彩类游戏。

赵宇一直关注着EOSBet和BetDice这两款博彩类游戏的发展。“EOSBet是战略型选手,在对接线下资源,但是创始人估计是技术出身,不懂人性;BetDice是战术型选手,运营出色。所以,我长期观望bet,短期炒dice。”

这两个游戏仅仅只是DApp游戏中的冰山一角,据DappRadar数据显示,EOS上有116个DApp,其中博彩类有60个。

很多人玩这类DApp游戏,原因是链上游戏使用智能合约,每个环节的规则都公开透明,不像线下赌场存在黑箱操作。

“去中心化赌场的优势就是透明,庄家优势都写在代码里,而且代码是公开的。”赵宇继续说。但是玩家们并不知道的是,EOS上的博彩类DApp并不像大家想的那样公开透明。

EOS上的大部分博彩类DApp并未公开它的智能合约代码。”DappReview创始人牛凤轩在接受耳朵财经采访时说。

我们都知道智能合约是以太坊团队开发的,后来很多其他公链都引用了智能合约功能,而所谓的智能合约就是把应用的规则写进代码里,一旦触发条件立即执行。

博彩类的DApp也有自己的智能合约,而且它们的智能合约包含了整个博彩类游戏最核心的部分——随机算法。

比如,我在BetDice上设置中奖概率为50%,即“抽中”的数字如果小于51就为赢,否则为输。

那么,这个抽中的数字就是随机算法产生的,如果随机算法的代码没有公开,就不知道它有没有从中做手脚,假如它让我们抽中的数字大部分都是大于51的呢?

撸猫人已走,DApp只剩赌徒和投机客

可以试试看,在DappReview或者DappRadar上,我们都可以找到每个DApp的智能合约。

撸猫人已走,DApp只剩赌徒和投机客

但是打开每个智能合约,并没有发现任何代码。也就是说那些随机算法怎么产生数字的我们不得而知,游戏的公平性也有待考量。

撸猫人已走,DApp只剩赌徒和投机客

如果博彩类的DApp的游戏规则是不公开透明的,那么和传统的中心化的博彩类游戏有什么区别呢?

“项目方也因为怕被黑客攻击所以就没有开源,但是开发者应该试着解决这个问题。”牛凤轩继续说。

除了不公开智能合约代码以外,博彩类DApp也面临合规问题。

目前市面上的小公司,都面临随时被监管机构一锅端的风险。而只有取得合法运营牌照,我们才能长久地在这块市场上立足,深耕。”EOSBet创始人Alex在接受耳朵财经时说。

一直以来,在线博彩是否合法化的话题热议不断,饱受争议。在各国中,俄罗斯抵制的态度尤其强硬,坚决抵制在线博彩,而有一些国家近年来态度则有所缓和。

目前,我国对在线博彩有严格规定。比如,利用互联网建立赌博网站并接受投注属于开设赌场行为,情节严重的会受到行政处罚。

“简单”且容易被攻击,DApp还是婴儿

最近EOS有一款叫Knight的角色扮演游戏(Role-playing game),受到大家的热捧。

“这是EOS最高人气的游戏了。”一位玩家说。

打开这款游戏并用Scatter插件导入你的EOS私钥,用0.3个EOS买3个英雄,系统会赠送给你5000瓶药水,有条件的可以买3个宠物给3个英雄配上。

有点像英雄联盟,但截止到5月31日,英雄联盟有141个英雄,而这款游戏里只有3个英雄,而且不能像英雄联盟那样对打。

撸猫人已走,DApp只剩赌徒和投机客


买完英雄之后就可以打怪了,打死一个怪就奖励给你一些“物品”,这些物品可以直接卖掉换成EOS,或者用这些物品去“加工”装备,让你的英雄更强大。如果英雄死了,是可以免费复活的。

“打斗有点傻,跟传统的游戏相比这个游戏倒退十年。”这位玩家继续说。

据DappRadar数据显示,Knight这款游戏24小时活跃用户2444,24小时交易额2243个EOS。

撸猫人已走,DApp只剩赌徒和投机客

根据DappRadar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10月26日,这款游戏的用户活跃数据已经达到历史最高点,但是月度活跃用户仍然不超过73320个用户。

撸猫人已走,DApp只剩赌徒和投机客

类比英雄联盟的玩家,据国际电子游戏数据调查分析网站Superdata的数据显示,2017年,英雄联盟的月活跃玩家超过1亿。

据DappRadar数据显示,曾经火爆的加密猫游戏在最高峰时,24小时活跃用户曾达到14000+,现在却不到400人。

撸猫人已走,DApp只剩赌徒和投机客

(赵宇是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