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讨区块链时代下的投资逻辑与方向

候利华 2018-12-17 17:15

2018年12月16日,由耳朵财经、EAR FUND联合主办的主题为【EBTC · 2018中国区块链技术大会暨区块链行业颁奖盛典】的活动在北京 · 朗丽兹西山花园酒店隆重开幕。全天峰会,两场圆桌论坛,30余位区块链领域顶级大咖、100家主流媒体、1000名合作伙伴与行业精英参与,共同分享经验、交流心得。

 

全国区块链领军人物登台发表主旨演讲,区块链领域精英将从多个角度探讨如何推动区块链技术的应用和落地实践。大会将全面展现中国区块链行业学术研究和产业投资现状,为未来三到五年区块链行业健康发展提供路线图。

作者:快手小刀

 

上午最后的圆桌论坛环节,由耳朵财经主编三桃主持,和JRR Crypto董事总经理苏兴、Higgs Block合伙人庄明、DFUND合伙人齐洁、Brink Asset CEO Grace、维京资本创始人张宇文五个大咖深度谈论了“探讨区块链时代下的投资逻辑与方向”的话题。

大家首先对国内的区块链项目方的生存状态做了表述;接下来分别阐述了区块链基金目前的状况,不乏有投资人公开了自己的收益率,现场观众也不时发出”哇“的声音。在耳朵财经主编三桃的追问之下,大家也纷纷表达了投资的逻辑和策略。

 

最后,大家分别对接下来的投资方向及最有可能爆发的领域发表了自己的观点。

 

以下为圆桌实录:

 

三桃:从我们发布的2018中国区块链白皮书的数据可以看出来,在2017年,区块链行业新成立,并且获得投资的项目大幅增长。在2018年上半年的数量可以达到2017年的总量,包括在座的这些投资大咖,你们也主导了很多投资项目。今年的下半年开始为这些项目担忧了,前几天一个公链朋友突然给我发信息说,我们拿到投资了,有500万!奇迹呀!这说明到了2018年的下半年,我们的市场真的发生了一些变化。那投资机构是这个市场最敏锐的触角,所以今天第一个问题,首先邀请我们的嘉宾跟我们谈一谈目前国内区块链项目的状况究竟是怎样的,怎么看待当前形势下的寒冬,它处于什么阶段,先有请张总。

张宇文:感谢耳朵财经,今天来到会场我挺意外的,第一,还有这么多人。第二,我发现来了很多行业的从业者。借今天的机会,也跟大家说一说作为资本方目前在看什么事情,因为大家都是这个行业最前沿的从业者,所以今天聊的东西可以更加直接和开放一点。说回这个事情,我怎么看待这个事呢?讲一个故事。

今年有非常多的项目在港股和纳斯达克上市,包括前两天的360等等。我有个好朋友,公司在6月份上了纳斯达克,拿出他的股票看一看,他说,解锁期马上到了。我拿出K线一看,交易量每天只有10万美金,我说,你还不如发个币。现在全球经济都在这样一个周期里面,不光是区块链,整个区块链的Token它是有可能更敏感的金融资产,它就像股市的晴雨表一样,它一定程度反映了全球的宏观经济。我们承认周期就可以了,这是我们目前对行业的看法。

Grace:这段时间发生了一件特别我伤心的事,我报了混沌大学的课程。那边的评委直接跟我说,这一期完全禁止区块链从业者的,因为我报的是创投营。为什么呢?之前他们面试了很多传统VC,传统VC对区块链的评价都不是特别好。2017年都是投机者,到了2018年他们觉得整个市场凉掉了,包括我们这些投资人,也只是一些新兴进场的投机者,所以连一个商学院都不接受,这让我们挺难过的,这也是一个小故事。2017年整个市场是一个疯狂畸形增长的市场,因为进来的99%的不管是投资人还是项目方,都是一个投机者,没有尽到自己应尽的责任。到了2018年,进入到一个正常的经济周期,这种情况下,它是一个进化与教化的过程。区块链只是在早期的时间段,在这个早期的时间段该做的事情,就是不断的教化、进化,让整个市场走向一个更正规的道路。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不应该消极怠工,而是发挥自己的实力。在2018年年末到2019年,甚至再往后,在我看来99%的项目都会死掉。剩下的1%,可能就是不管是VC还是区块链行业的TOKEN FUND,都会争抢的项目,就会出现99%的项目不会有人投。大家现在该做事情,去认真落地,投资机构该做的事情,去寻找下一个现象级的项目。

齐洁:我感觉目前在一个大的经济周期的冬天,区块链又是最早期阶段,现在处于一个寒冬。与其说是寒冬,不如说是回归理性。因为我们经历了很不可思议的2017年,经历了牛熊转化的2018年,对于很多人讲过度的浮躁是大家有目共睹的。这个过程当中,到目前为止我们进入到了挤掉泡沫的阶段。在这个挤掉泡沫的阶段,就是要淘汰掉很多的杂草。到了下一个阶段,才能可能唤起生机。所有业内的真正的从业者,抱的是一个长期的还是短期的心态。如果是长期的话,区块链从技术层面来讲肯定是方兴未艾,所以大家还是应该有信心。而且冬天确实是一个孕育好的伟大公司的一个很好的时机。举一个例子,美团今天我们都在用,它经历了2012年的寒冬,2015年的资本寒冬,但是它活下来了,而且它是团购行业里面唯一活下来的。我们以它为例,以这种最好的企业为例,区块链的公司在下一个阶段会怎么样呢?我觉得还是值得期待的。

庄明:刚刚在耳朵财经赵总分享的时候,他举了一个例子,说起王健林和王思聪的事。谈这个问题的时候,我引申到一个跟区块链可以对标的一个领域,也就是互联网,讲讲互联网和区块链,毕竟是一个“父子关系”。互联网过去的发展,从上世纪90年代的中期,到今天经历了20年的时间,有三个大阶段。在第一个五年时间里,当时的互联网只有门户网站,也就是把黄页、传统媒介搬到了互联网上。当时这种状态,也得到了市场的热议和投资机构的关注。互联网真正的兴起是在个人门户网站,也就是社交、电商、搜索等高频实用性功能的落地。后来随着移动互联网的诞生,给传统互联网的用户增加了普世性和多样性。看今天的区块链,也是按照这样的一个时间周期,按照三段划分的话,今天的区块链行业应该处在第一阶段的尾端。时间上大致等同于上世纪90年代末,也就是第一波互联网泡沫破裂的时候。这样看来整个区块链行业在未来,真的还有相当长的路要发展。

苏兴:刚刚Grace分享商学院被拒,我也有同样的经历,我上个月想申请长江商学院双创的课,还是一个熟的老师说,下一期这个课不接受整个区块链行业的从业者,对我也打击挺大的。分享一下我的观点,从数字货币来讲,从2008年比特币诞生到现在,数字货币经历了十年的发展,经历了四次的牛熊交替。所以目前比特币从年初的2万美金跌到现在的3000美金,这只是一个正常的周期性,而且它不是历史上比特币最大的跌幅。这次不同点在于,比特币趋零的声音越来越小了,所以长期来看,数字货币整个行业经历了市场的考验,它的资产属性越来越被人们认可。

第二,从区块链行业来看,现在确实是在一个去泡沫的阶段,我也比较认同刚刚庄总说的。目前区块链整个行业是在一个断崖式下跌,然后会有一个平缓的恢复期。这个阶段对于投资机构来讲,也是一个机会,所以我们还会在这个寒冬里面继续看生态型的项目,然后布局未来,谢谢大家。

三桃:感谢各位嘉宾,给我们分享了非常积极的态度。前不久投资界的徐小平老师的真格基金被区块链媒体一波爆料。有的人说,项目已经跌去了90%了,中间很大一部分是亏损。今天投资机构的高管在这边,我们提出一个稍微苛刻的小要求,请各位嘉宾讲一讲目前媒体所看到的这只是单一的情况吗?我们所支持的项目,它的投资状况究竟如何呢?包括你们投的真实的收益状况,给大家分享一下。

张宇文:大家从极度的乐观到了极度的悲观,这是没必要的。因为美股、港股也是这样的,所以没有什么悲观的。说回来,反而自己问过自己一个很严肃的问题,我相信在座的大家也都问过自己,这个问题还挺直接的。区块链技术到底有实际的应用吗?比如ICO的融资方式,是否是有效的方式呢?我们是如何在整个生态当中参与整个游戏的。最后答案是这样的,真正用代币做投资的事情发展历程只有一年的时间。从以太坊发明以后,大家开始用代币去投资,才真正爆发。大家知道股份制发展了500多年,从1600年到今天,所以股份制配套的这么多基金、法律、二级市场这是很成熟的。从数据可以看出来,整个2018年全球的项目每天融资的项目数量没有改变,但是融资金额在今年Q4以后,比之前下降了一半。Q3的时候,还好一点,跟Q2是持平的。还有一个更有意思的事情,2018年反而在区块链领域股权投资的金额在上升,而且上升了3倍。

作为投资机构我们开始思考,区块链技术和互联网技术一样,有它的技术带来的商业变革。投资机构在中间怎么玩呢?本质并不是用代币去投资,还是用钱去投资,而是不管我们用什么方式投资,机构获得了收益。从企业方来讲,不管用什么方式去融资,企业得到了发展,就变成了这样一个问题。

说回你问的问题,这个过程中用代币去投资,今年还有很多STO的事情,我们基金没有发过任何一篇STO的文章,我们觉得这个事情很遥远。我们机构在市场里面的角色是什么呢?我对自己的定位是这样的。我们要做区块链领域里面创业者的第一笔钱,更像是创业合伙人,我把最大风险承担到自己身上,你花了一年时间没有做成也没有关系,就照去年多层次营销的手段卖份额不是最好的方式,这是对于这件事情我们基金未来的理解,和未来要在这个行业做的事情。

Grace:我刚刚忘介绍了,我们Brink Asset主要做项目孵化。以投资来说,我还有另外一个身份,也是一个基金的合伙人。基金和散户最大的投资优势,特别是Token 基金,它的退出比正常的基金要快很多。这种情况下你主要抓的就是天时地利。这个东西对于所有人来说特别重要,包括你刚刚说很多项目跌破90%,这是对标的最高点,你进的时间和出的时间,这才是最主要的掌控。对于一个基金来说,我们看的趋势是三个月以内,最长是半年,这是整个的投资规划逻辑。从这个方向来说,我们会比散户转向比较快,并不是不看好就会抛掉,从投资的标的方面来说我们会走得更快一点。我们投资的回报率还蛮高的,在这边挺得罪人的,就不说了。

三桃:我们挺想知道,你们为什么可以在熊市获得高的回报?

Grace:比如说2018年什么时间点开始算,比如从12月到6月份,我们的回报率是14.46倍。但是到了6月份和8月份,一个项目都没投,这是我们看整个市场的运作原因。这时候我们应该寻找更实际落地的现象级项目,我们并没有发现这样的项目。不是说我们休假不投了,而是我们在看更优质的项目,而不是找一个随便的项目就散投。对于我们来说,投资压力并不是很重,毕竟前期的收益回报还是不错的。到了后期,目前我们投两个方面的项目。

第一,以游戏为主的Dapp类或者生态类的项目。第二,以企业落地为主的项目,或者以EOS底层作为一个行业垂直公链,这类项目看得比较多,9月份我们又开始出手。

齐洁:一级市场是最敏锐的感知,因为冬天来了,我们缺少的是实际的支撑。实际的支撑是什么?就是非常优秀的创业者做的TOP项目,TOP很抽象,但是有很多具体仔细的维度去衡量的。这个过程当中,我们的创始合伙人赵东,因为比较早的进入到区块链行业,在今年3月份就喊会很快进入到寒冬的,所以2018年一直处在谨慎投资的状态,不是特别优秀的团队和项目,我们基本上不投。但我们也始终抱有希望,一些很优质的创业者不是因为看到他能够很快拿到钱而进入,而是因为真的想在区块链领域做事。我们因为谨慎投资,所以现在的回报还OK吧,但寒冬也确实存在。我们能做的就是做仔细的行研,另外我们在建立一套Token Fund标准,以及内部的风控体系和投后管理的机制,因为Token Fund和创业者区别于股权投资关系。在这套机制下面,Token Fund的2.0的状态可能会服务到更好的创业者。

庄明:我本人算是古典金融的从业者,所以我们操作更多的还是股权投资,我们曾经管理很大规模的私募股权基金。我们曾经也有Token Fund,但是对我而言这是作为金融从业者对于新兴事物的敏感。Token Fund只是换了一种货币的等价形式,本质上做的还是投资的事。刚刚上之前,我跟苏兴一直在交流一个很普遍的问题,我们会谈现在行业怎么了。从我们投的机构来讲,我们应该怎么去应对。我的看法是这样的,在过去一年多的时间里,整个数字货币市场是由于监管缺失造成的一大波的数字货币的滥发,极速催生起了一波泡沫,这波泡沫很快破灭掉了,给行业从业者产生了极大的落差。在泡沫起来和破灭之后,我相信行业从业者从公链的开发也好,联盟链的商业化落地也好,Dapp的应用,整个大众的认知并不是回到原点。而是这个行业向它应有的方向迭代了一大步,所以整个行业是进步的,作为投资机构投资的过程是一个价值归结的过程。既然行业在一点一滴的发展,我们投资机构的投资热情也会越来越高。

比如今年年初资管新规的推出,后来国家陆续释放了一些金融监管的新消费确确实实限制了在金融领域的资金流动性。不过据我所知,我给大家分享一组数据。2018年截止到11月份,私募股权市场新增的基金规模是1.2万亿,在管理基金总额超过了3万亿。面对这么大一笔资金的时候,作为行业的从业者有必要进行一些反思,反思什么呢?到底是什么原因?在苹果落下的时候,砸中的那个不是自己?

苏兴:分享一下我们的JRR Crypto投资逻辑,我们坚持两点原则。第一,生态投资。我们投资的项目都是围绕区块链的生态,相对于分散投资来讲,我们更倾向于集中投资。我们先选好自己投的赛道,在这个赛道里面选择头部的企业进行投资,比如我们投的交易所的币安,投的线下支付领域的项目,这都属于赛道里面的头部企业。

第二,我们坚持做价值投资,这和今年新进入区块链投资领域的一些机构不太一样。我们始终坚信投资的本质是不变的,投资逻辑要关注它的商业价值。所以我们基于这两点投资理念,今年的投资成绩应该在行业内还是可以的。具体数字不方便透露,还是不错的。

三桃:感谢刚刚各位嘉宾已经分享了你们的一些投资方面的策略,其中四位投资人表示下半年是一个谨慎投资的状态。现在国内监管政策越来越明朗了,也是趋严的。包括美国的监管政策,目前我们看到越来越清晰,在整个熊市蔓延的阶段,在未来半年时间,你们会继续采取保守策略,还是什么时机会启动你们的投资呢?在这个阶段,你们会怎么选择自己的投资策略呢?

张宇文:站在创业者和企业的角度来讲,区块链技术和Token带来的好处,我大概归集一下是两个大类。

对企业的融资发生了改变,用Token融,跟之前不一样,它可以融全世界的钱。从这个角度来讲,它给我们打开了另外一个世界,你可以跳出现有的国家和地区看待整个世界。我把它叫做商业的边界,说回我们怎么做呢?我们做几件事情。尤其是寒冬下,反而是从业者获得三类东西的最好时候。

第一,全球的交易所。第二,全球的交易用户。第三,全球的你的生态使用用户。在这个行情下,比如韩国人更喜欢用韩国的交易所,像中国人也是一样的。而且全球的价格在下降,以前上币很贵,现在上币很便宜,而区块链是个全球性的事情你的用户不局限在中国的。这个过程当中业务展开的方式也发生了改变,之前一个传统行业这样的,种子、天使、ABC轮再上市,你先获得用户,再获得交易用户,就像手机里面的APP一样。但是区块链世界是反过来的,首先通过交易所去获得用户,反过来你的交易用户会沉淀出来想和你一起做事业的节点和合作伙伴,进而是你的使用用户。这在我们投的项目里面,也有相应的体现。

Grace:主持人问,明年会不会在投资方面更紧缩,非常有这种可能性,具体还是看市场本身,我们是抓趋势的。因为区块链市场和金融市场的不稳定性,我没有办法告诉你我2019年整年怎么做。但是我们是在不断的紧缩我们的投资方向。划分几个自己的赛道,一个是Dapp,一个是实际产业的落地,这两块业务我们会比较看重。剩下的业务会少许做一些行研了解,有合适的才会投。就是会着重看待某一个领域,对于它的了解会更渗透。

另外一方面,大家投资的时候为什么会出现现在的大幅度下跌呢?一个跟经济周期有关。一个是很多人有一个误判性的思维,很多人为自己的短期价格亏损,而导致他已经否认了这个事情价值的本身。这件事情是一个让我们没有办法接受的,为什么坐在台上的人都会谈价值投资,因为你一定要看到它的价值本身,才知道它长远发展的价值。像炒币短期投资的事,永远是不会有长期利益的,所以还是要看长期的价值归属。

齐洁:价值投资本身就是一个非常需要耐心的事,我们对于市场远期的判断是乐观的,但是对于目前的现状的确需要谨慎判断,然后随时调整。因为区块链市场波动性非常大,但是在随时调整的过程当中,我们会注意到一些细节的变化,所以在投资上,整体更侧重一些技术的布局,比如基础设施和应用非常关注。应用的话,金融、游戏和企业级应用,像这几个层面,我们觉得它会在行业率先起来的,所以我们也在时刻关注。比如最近的Dapp里面的游戏,我们会看到一点信号,整个大判断上,一定要做好比较长期的寒冬判断。所以对于项目的要求是比较高的。在区块链的投资中,我之前做股权投资,其实区块链项目的要求比股权投资对项目的要求,综合的各个维度都是高的。并不是今天看到的随便一个项目都能募到资的,以后都不会有你们看到的2017年,所以大家要做好长期的寒冬准备。

庄明:昨天我参加了一个投资人的会议,友商一个基金合伙人做了这样一个分享。他说,过去经济周期当中他们的投资能得到10倍、100倍、1000倍投资回报的项目,往往都是在经济危机第二年投的项目产生的这样的收益。其实在金融领域当中一直有个铁律,熊市的时候投资,牛市的时候融资。我们都知道这样的规律,但是大家有时候会有恐慌性的态度。我觉得没有这个必要,2019年或者往后整体的投资热情和节奏,并不会放缓,或者变冷。大家没意识到这个问题,投资是一个资金供过于求的局面,说白了在私募市场上出现了大量的泡沫,导致什么样的项目都可以拿到融资,其实这是不健康的。在接下来的时间里,这样的局面会有改观,就是99%的项目拿不到钱,只有1%,真正有资格的项目才能最终拿到资金,并最终存活下去。我是一个古典的投资人,我们看项目的时候,一般也是有理性的一面和感性的一面。

先说感性的一面。每一代人或者每一个时代都有属于它的标签和机遇,我个人认为区块链真的就是属于这个时代赋予各位的一个馈赠,我个人很坚定的信仰区块链的未来的。当然有虔诚的信仰和冷静的判断并不冲突,我们必须要承认区块链处在一个发展较早期的阶段。而且我们认为区块链它与传统行业而言是优化,并不是替代关系。基于此还是遵循一个产业投资、价值投资的逻辑。在未来将会在三个方面,在传统的实体行业与区块链之间,在传统的金融与区块链之间以及与区块链形成共振关系的技术领域去重点挖矿一些优质的项目。

苏兴:我讲一下JRR Crypto的布局。首先是一级市场的投资,大家都会讲大潮退去的时候谁知道谁在裸泳。但是我们投资机构更关心,大潮退去的时候,是哪些人穿着泳衣,我们这个时候会发现优秀的项目。而且这是价值回归的阶段,去泡沫的过程中,这些项目的估值会回归理性,对于投资机构来讲,这个阶段做投资比在牛市时候做投资是一个更合适的机会。所以我们在一级市场的投资不会放缓,我们会持续做生态投资的布局,只不过门槛一定会坚持两点,一个是生态投资,一个是价值投资。

讲一下在二级市场的布局。目前整个数字货币处在行业的低点,我们觉得现在是一个建仓的良机,所以JRR Crypto也在布局二级市场的项目。我们在二级市场的投入,在资金量来讲,会慢慢和一级市场持平,甚至会超过一级市场的投入,这就是我们JRR Crypto的布局。

三桃:刚刚庄总说得很好,熊市是投资的好时机,牛市是融资的好时机,苏总也是这样的观点。对价值投资的机构而言,更是如此。在熊市阶段,我最后的问题是,请各位投资人谈一谈,您认为未来哪些领域可能会成为区块链领域比较新兴和爆发的投资高地呢?这些领域也是你们的投资方向,也有可能在未来会产生振兴区块链的龙头,有请张总。

张宇文:最近我们发现一个比较好的事情和积极的事情,我们重新把我们TOP500的项目重新看,包括跟踪,发现很多项目从用户的角度是上升的,包括今天在这儿参加活动,我看到这么多的同行和项目在这儿,这是一个非常好的现象。

我们基金,会在现有的项目里面去加仓,不管是用Token的是去投资的,还是用股权的方式投资的,这是我们做的第一件事情,我们会持续跟踪。

第二,你们之前看过维京的报告,都是区块链加行业的报告,后来我们改了方式,现在回归到了区块链技术解决的一些问题,看解决了什么问题。技术真正落地到应用是什么,这是我们看的第二个事情。

第三,我们也在看一些二级市场的投机机会,也不必忌讳,因为大家都是同行。有一件事情必须肯定,数字货币真的是高风险、高回报的标的,它不亚于做外汇。它中间就是有很多机会的,这是我们看的第三个机会。

Grace:我说得比较直接一点,我们主要看的几个方向,其实最近我们围绕最多还是游戏环节。游戏环节分为三块。

第一,游戏Dapp。第二,基于游戏做的平台生态类。第三,可以跟游戏天生相结合,包括钱包、交易所,就是跨链清结算的业务。这些我们看得比较多,剩下会长期追逐的,包括所有的投资机构都会看的还是与实体经济相结合。与实体经济相结合这块的业务,很多人都把眼光放在底层技术架构上,所以像2017年大家都在投公链类项目,我觉得现在要让整个市场环境变好,要让投资人信心加强,还是需要有一些实际落地的事情出来。比如一个很简单的事情,像记账这一个环节,如果真的与实体经济开始结合,包括刚刚的物流链物流这个行业,能够实现它的基础设施和基础功能,我觉得区块链行业就会往一个上升空间走。

齐洁:我们DFUND和张总有点类似,我们会看现有的项目,绝大部分凋零,因为太超前了,区块链的基础设施还没有好,技术就出来了,很有可能会成为先烈。其中有一小部分,会逐步将区块链技术与实体经济相结合,找到需求,再找到刚性需求,逐渐这类项目会在寒冬当中留下来,并且活到下一个牛市,所以我们非常希望挖掘到这些好项目。

然后我们非常关注应用的爆发,应用的爆发就是让区块链服务和用户结合,让我们实实在在感受到区块链给我们带来什么样的价值。所以金融领域是我们非常看好的领域,因为很多银行、政府层面已经在用区块链技术了。

另外是游戏,文娱也是一个区块链非常好的应用领域。游戏带着很多用户的刚性需求存在,所以对这块领域我们也在非常专注得看。我们对于跨境支付领域也非常关注,因为在这个领域也是大家的需求,就是尽量低汇率的进行兑换,来发挥的区块链的优势。所以这几个领域我们非常关注,也保持一个开放的态度。

庄明:回答三桃这个问题之前,先对区块链进行定位。区块链以我看来它是一个工具,是一项独立的技术。我坚持一个独立的观点,未来不存在某一项技术就可以起到颠覆的作用,或者改变整个世界的生产关系。它一定由很多相关联的技术共振,共同作用才能够产生一些颠覆性的效果。以我看来,区块链真的是一个工具。我刚刚讲了几个投资的方向,它给传统行业起到辅助、优化、协助的作用,刚刚几位嘉宾也做了一些列举。我觉得投资对我而言,不光局限于区块链这一个的领域当中。之前我们管理的基金,关注的是金融科技的投资,区块链也是金融科技中的一环。我把这个话题做一下扩展,区块链发展得早期,我们过分强调挖掘多高的投资价值,我觉得还是有点投机心理。

对比一下,比如最近几年在商业领域引爆商业变革的人工智能,人工智能从概念首次提出到今天已经过了60多年。在超过半个世纪的时间里,到底都发生了什么呢?首先计算机的性能每隔几年提升一倍,跟它相关的大数据已经规模化,我们的网络信号从1G到2G,到3G、4G,马上就要拥抱5G时代。很多领域共同变革,才造成了今天这样的环境。区块链也这样,区块链不可能独立发挥作用,一定跟人工智能、云计算、5G时代,等于若干技术共同去发展,才能起到颠覆行业的效果。所以作为一个投资机构,我想跟大家分享在这个时间点上耐心非常重要。

把我们的眼光放到五年、十年以后,这是区块链时代的到来,真的给各位普世去释放自己的红利。

苏兴:我们叫区块链时代,称得上区块链时代吗?从人类的近代史来看,敢叫时代的,有蒸汽机时代、互联网时代,他们敢叫时代,是选择了一个具有代表性的,比如代表当时很先进的生产工具的名称来作为一个时代的代言。那区块链促进时代发展和科学进步来讲,我觉得离时代的定义还差距比较大。所以我们这些人是处在一个区块链很前期的阶段,我们觉得很荣幸,未来是作为区块链时代的见证者和奠基人。所以现在提区块链时代还有点早,这和刚才您问的问题比较相关。您让我们预判在整个区块链行业里面有哪些颠覆的、值得投资的领域。说实话目前我们对这个赛道的投资也只是基于一年到两年的判断,但是真正能够有颠覆性的项目出来,我觉得这是要变化地去看的,这一定不是现在就能够有一个预判,说在哪个赛道会出什么样的现象级的应用。

但是目前一两年里面看的赛道和几位讲的蛮像的,比如我们看好区块链技术会在金融和游戏领域率先落地,我们自己重仓会放在交易所和流量级的入口上面。

三桃:虽然现在是寒冬,但是有很多公链项目,包括交易所、钱包,一些Dapp应用,很多团队是在扎扎实实做事情。在一些价值投资的机构陪伴下,相信区块链行业会很快走过寒冬,迎来我们想要的区块链时代,所以最后请各位嘉宾用一句话,描述一下您对于区块链未来的展望。

张宇文:今天非常感谢耳朵财经,我们基金更希望在这个时候更多的跟同行和从业者之间有更多的交流和互动。

Grace:展望未来实在有点远,我希望在熊市的时候,大家能够抱团取暖,一定要记住不要因为个人的短期自身利益的缺失,而否认整个区块链的价值本身。所以我也希望,大家能够看到整个区块链的发展,能够拥抱变化。

齐洁:区块链未来的价值值得我们拥抱,但我们需要更大的耐心以及更长远的眼光。

庄明:我想破坏一下规则,我说两句。

第一句,首先要对这样一种环境之下,还能够以一个坚定做事的创业企业们致敬,这里面包括会议的主办方耳朵财经,包括刚刚登台的一些创业项目。

第二句,给大家打打气,我们都是这个行业的从业者,还没有退出这个行业的想法的话,我们就坚定一点。给大家分享一个理论,你们知道康波周期理论吗?他就是告诉大家,人的一生有三次可以接近财富的机会,每一次以20年为一个周期。如果能抓住其中哪怕一次,就可以成为社会的中产或者变成持有财富的那个人。当然如果三次都错过的话,你的一生只能是碌碌无为,做一个平庸者。区块链就是这个时代给予各位的馈赠,我们既然是这个行业的先驱或者奠基人,为什么不把这20年坚持下去呢?就是这样。

苏兴:对于投资人来讲,还是要坚持价值投资。对于项目方来讲,想跟大家分享一句,不忘初心。谢谢。

三桃:感谢各位嘉宾的精彩分享,也谢谢各位的聆听,本轮的圆桌论坛到此结束。

来源:耳朵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