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2019 无声的秘密:BATJ和公链们的战争

三桃@耳朵财经 2019-01-01 17:32

作者:三桃

来源:耳朵财经

这是移动互联网时代。这是属于BATJ、微软、苹果、IBM的时代。 

然而,在正值中兴之时,谁也未曾想过,敌人已经来临,草根正谋求逆袭。

2018,悄无声息中,去中心化的区块链革命者已经来到帐前。

和他们的敌人一样,BAT同样相信区块链的未来,所以他们提前布局——开发去中心化的底层基础设施。圈占领地,储备粮草。

但草根的叛逆者们却认为这是“画地为牢”,他们撑着胆子将这些千亿营收的权高位重者划为旧阵营。

这一切,就悄无声息的发生在2018。

2019,革命者们仍然相信变化与奇迹,他们相信某种爆发的力量如同弹药,会摧毁巨人的一只手臂,迎来新世界的曙光。

一个新时代真的来临了吗?

/1/出走者反戈:未来世界没有BATJ

(来源:深链Deepchain)

这是一个未来权力之战的对手名单,但被互联网商业的统领者们视为草芥,如此散兵游勇,如同时代自然分泌出的残渣和有机物。这不妨碍巨无霸的海量增长。

2018,互联网巨头仍在狂欢。

天猫双十一,02分05秒,交易额突破100亿,领先了去年56秒 ;

24小时,达到2135亿,2017年的战绩为1682亿。

微信活跃用户仍在增长。2018第一季度,微信全球月活跃账户数达到10.40亿,同比增长10.9%,当季收入增长48%,利润增长61%。 

新的巨头仍在诞生。

今日头条APP和抖音形成流量入口,2018年上半年已经占据了移动互联网总市场的10.1%。 

更大的觊觎者诞生在边缘领域,那些尚未崛起的草根力量。 

2016年,马云将区块链列为同AI等技术同列的发展战略,蚂蚁金服作为区块链应用的一号位,而阿里云作为技术方案输出的一号位。和腾讯、京东的区块链战略无异,蚂蚁区块链以联盟链为主,要打造一个自主研发的底层技术服务平台。

“在我看来,区块链跟传统互联网垄断型企业的基因完全是相背离的,在这个前提下,他们孵化出来的区块链技术是没有应用场景的。”2017年4月,原任阿里安全事业群技术总监的郭睿从阿里离开。

在5月,他偶尔参加一个在成都举办的区块链峰会,会上大家一致认为,如今区块链世界的竞争实际上是中美之间的技术竞争,中国虽然有资本、有市场、有应用场景,但却没有核心技术。

郭睿曾在IBM工作了10年,他有自己的认识。他认为区块链的核心问题还是在性能的制约上,当前比特币每秒只能处理7笔交易,而以太坊每秒只能处理几十笔交易,而在现实商业场景中,每天上万日活是一个项目起码的标准。

2017年下半年,郭睿决定自己开发一个公链,来推动区块链技术上的突破。

而此时,原蚂蚁金服区块链首席架构师李宁已经从阿里离职,也有同样的想法。2018年年初,李宁找到郭睿和曾在360担任智能硬件投资总经理的廖志宇,三人一拍即合,郭睿负责战略,李宁带领技术团队,而廖志宇负责商业和国际市场。2018年3月,公链超脑链应运而生。 

这一年,原淘宝技术产品部员工帅初已经创办了量子链,蚂蚁金服区块链平台负责人徐义吉的星云链已赫赫有名。

蚂蚁金服资深技术专家、支付宝产品技术总监赵峰已经在阿里工作了三年,他决定出走创办自己的公链——有链。“互联网行业已经高度中心化,基本已经被BATJ占领,可选择的赛道不多,”赵峰认为,区块链是成长空间非常大的赛道。

“腾讯的社交或视频类软件,用户在上面聊天产生巨大流量,平台给这些用户推广告,一年卖数百亿元,却没一分分给用户。”赵峰并不忌讳这个巨无霸对手的软肋。

“这种商业模式是不长久的,是违背《反垄断法》的。”“欧洲今年6月就提出《个人隐私保护法》,立法禁止这种行为。”在BAT工作四年且过往一直从事中心化工作的郭睿认为,BATJ的模式必将被淘汰。

“现在通过区块链技术,我们可以打破这种垄断,如果别人要用你的数据赚钱,这个钱里面的一部分应该分给你了。这会对原有这种商业模式产生一个极大的改变,导致现有秩序发生一个颠覆性的变化。”意图踢馆者在悄无声息中已经形成一大阵营。

溯源链的口号是“专注打造全球最大溯源公链”,其创始人、CEO 王鹏飞毫不犹豫。“BAT一定代表是上一个时代,他们在用区块链技术巩固他们的堡垒,但最终区块链代表的是一个未来新世界。”

公链战队已向BAT发起了挑战,但这不是一个乌托邦和可以一直讲故事的年代。

阿里云研究中心战略总监杨军这样看去中心化的公链。

“谁会上这种东西啊?它完全去中心化就没有你了。”“公链这个东西,可能我这话说的有点绝对,我们现在看到的公链,天然它就不具有商业价值。”

“(比特币)那是伊甸园你知道吗?那是比中本聪搞出来的一个伊甸园的玩具。”杨军认为这很荒诞,只有30岁以下的年轻人才会相信这个东西。“整个去中心化的社会,只是从你个体上认为没人管我了,但是从整个社会效益来说,没有人证明去中心化的社会一定更好。”

周期博士带领着一支13人的团队打造夸克链,从今年2月启动以来,他们已经向GitHub提交了1153次代码,全球社区成员近10万人。

“很多创新都是从一些大家认为不可能的事情出现的,对吧?” 周期已经做好了熬过熊市的准备。

“这个东西还没有开始,你不能说这就是它的尽头。”

有链的主网即将在2019年上线,赵峰说,“如果真能够彻底去中心化,比中心更能低成本的解决商业问题,同时还能给用户带来更大的价值,那它一定是终极的一个形态。”

他定论。“这个终极形态形成以后其实会没有中心。没有中心的话,那也不会有BAT。”

/2/“他们决不会走上真正去中心化的道路”

2018,在旧世界的混沌中,新秩序正在形成,BATJ作为互联网时代的经济脊梁,已经可以厘清政策的界限。区块链技术被鼓励,币被禁止,蜕去币的组件后,BATJ的区块链版图呈现真容。

6月3日,百度发布区块链操作系统——“超级链”,这是BATJ阵营发布的首个“公链”。

“超级链”拥有强大的能力:百万TPS高性能;可插拔共识机制;超级节点构架;兼容比特币、以太坊生态;链内平行技术、可回归侧链技术和平行链技术组成的立体网络技术。截止2019年1月1日7点41分,超级链官网显示已拥有153万用户,总交易笔数达23亿笔。

超脑链郭睿问,“矿机谁提供的?”“有多少个节点?这是核心问题。”

根据“超级链”官网节点地图显示,超级链大约在全球地图中标示出27个节点。“技术只是一个方面,工业的竞争在于,首先你有多少台矿机组成这个网络,这比技术还要难。别人为什么要把自己的矿机贡献出来,组成你这个网络?他为什么不去挖比特币呢?”

“在我看来,百度并没有解决这个问题。”郭睿笑了。

郭睿在IBM工作了10年。2012年,最早的比特币先驱们都在通过“搬砖”——将这个交易所的比特币搬到另一个交易所获利,郭睿就在那时接触了搬砖匠,了解了比特币。但是当时在IBM做企业咨询的他和技术人员们都认为比特币只是应用中的一个工具,有很多技术可以替代啊——比如分布式数据库,甚至不理解为何它有这样的生命力和爆发力。

十年过去,从阿里巴巴离开创办自己的公链后,他才发现“只缘身在此山中”。

“阿里只能做联盟链嘛!”他认为,BAT在用联盟链的思维做去中心化的区块链。

“如果我们还是用旧的商业规则玩这个事,那区块链完全没必要做。你用一个数据库不就完了吗?干嘛用区块链呢?你用一个分布式数据库,这太简单了。”郭睿突然想明白了过去对于区块链的误解,只因身在IBM。

“蚂蚁金服,还有腾讯和京东,基本上都是在做联盟链。联盟链本质在我看来并不是真正的区块链,私链更不是区块链。未来代表区块链方向的,一定是公有链,是真正的去中心化——节点可以开放地加入和退出,而不是由某一个中心来控制。”赵峰如今的目标就是追求真正去中心化的公链。

“它(BATJ)要做真正的去中心化,意味着要革自己的命,”郭睿说,“它要先把自己这个中心给去掉”,“巨头有的都已经上市,股权结构也会让股东很难去通过这样一个决策。”

如今,BATJ的区块链部门大多归属于金融、云服务或大数据事业部下的二级部门,超脑链联合创始人廖志宇认为,在目前的组织架构下,BATJ的区块链部门永远不可能中立,只会服务于自己的平台用户。如果单独成立一个公司独立运作,“腾讯区块链可能阿里就不会用,这些大集团永远都有自己的壁垒。”王鹏飞认为,这是BATJ的困境。

“我认为像BATJ这些公司所做的区块链其实是没有什么生命力的。”郭睿判定,因为他们是决不会走上真正去中心化道路的。

/3/BAT的敌人,乌托邦的突围者

币,是BAT区块链服务基础设施和公链之梗。

2017年,大批类似于赵峰和郭睿这样的精英从大集团出走,创办了一批公链,而币成了他们和BAT阵营的最大分野。

“币没有任何价值,就是一串‘0110’,它可以改造生产关系吗?如果你发这个币而没有去交易所交易的话,没有任何价值。如果没有炒作的属性,它也没有任何价值,因为它是‘0110’。”杨军认为,币的价值就是炒作起来的,它已经演变成一个投机工具,而整个数字货币市场实际上——就是一个赌场。

“我认为通证激励重要,但并不一定是百分之百必要。”京东区块链负责人翟欣磊这样看。

对于BAT来说,这背后有一个政策的红线,没有哪个大型企业会为了获得一些利益就去触碰这条红线。

杨军代表着BAT的立场,“货币一定是在国家主权下发行的。数字货币是货币的数字化,而不是数字能够成为货币。”“现在我们的虚拟货币就是数字成为货币了,我发一个数字,这就是货币了,这个东西不是很荒谬?”

公链真的可以没有币吗?赵峰重新界定币对于公链的意义。“对公链来讲,币可能是一个必然条件,因为需要燃料GAS,币就是一个燃料,分配和流通用的,并不是真正的货币。”在熊市和区块链行业的演进中,公链们开始削弱通证的金融属性,回归它在体系内激励流通的功能。

公链们仍然在性能和应用的竞技场上,在去中心化和性能之间追求科学的技术方案,但现实总是会有这样那样的不完美。

超脑链用了新的共识机制,打包节点为随机抽取的1/100节点数,每10秒一轮,解决了EOS21个超级节点贿选的问题。加上侧链技术的运用,深脑链已经能将TPS提升到1000以上,这可以支撑8000的日活。

有链在1万个节点中抽选出800个不可预测的随机节点,将TPS提升到5000。

公链与公链之间仍然是竞争关系。

“你挑选了1%,这里面有很大的技巧。大家都知道,计算机上没有真随机数。计算机产生的随机都是伪随机数,都可以被预测和推测出来,那我就可以用非常低的成本去攻击和掌控你这个即将被选的节点。”赵峰对1/100随机选取节点提出了新的疑问。

因而公链的工作不仅仅涉及到性能,也会涉及数学和密码学的基础,将这套设计方案无论是否完备,最早都需要落地。“ 比如,这个随机的机率怎么能够做到不会被别人破解,这就是一个很难的事儿,需要在密码学方面做出大量工作。”

如同其他公链,超脑链和有链都在努力降低GAS费,凡是上到链上的数据,每一笔交易都需要矿工打包,就会涉及到GAS费的流通。如今以太坊上,每笔交易需要几元到几十元不等的GAS费,“想在链上打一把欢乐斗地主,可实在是欢乐不起来”。

郭睿认为,性能和成本的解决必然会带来区块链技术应用的大爆发,而现在大家已经在靠近胜利的闪光点。

/4/2019,试验田还是革命地?

如果说,公链没有出现杀手级应用,与现实离得太远,这让所有的公链被架上了空中楼阁,那么,阿里和京东的溯源链是多么的落地。

2018年,阿里、京东都已经将区块链技术运用于跨境电商,通过追踪、上传、查证跨境进口商品的物流全链信息,以防止造假。 据翟欣磊介绍,从2017年3月份供应链溯源落地到现在,京东已经接入超过500家品牌商,有十几亿条上链数据。

对于用户来说,上链与未上链的溯源都是一样的二维码,只是一个更加值得信任。因而核心问题反而变成了,客户是否愿意用每个商品增加几分到一块多的成本购买这道信任,值不值得。

王鹏飞一直深根溯源行业,他主导的公链溯源链也是国内较早切入溯源的区块链项目。“溯源行业是一个利润不大的行业,它本身门槛也不高,对企业的价值也不是特别刚需,所以它是一个入口的产品,不是一个终极产品。”简言之,无论从用户规模还是利润表现来看,溯源只是一个边缘行业。

但对于阿里京东来说,溯源是集团下区块链的第一应用,能否在溯源领域产生杀手级爆发,此时看不到任何希望。

因而,如同互联网经历了30年才爆发出巨大的能量,杨军认为,区块链技术的运用仍然需要一个漫长的周期。单纯的TPS已经没有意义,百万TPS又怎样,应用场景呢?

“那是因为他们不具备完全去中心化的能力,所以有去中心化商业模式的企业根本不会去跟他们聊,”郭睿笑侃,“他们接触不到。联盟链的操作最多是一个优化技术,带来收入10%、20%的提升。但是对于一个新技术来说,只做10%到20%提升机制的话,这个技术很难有生命力。别人不会用的,因为需要付出很多成本,花很大精力去改造。”

“从这个角度来说,我觉得这条路会很艰难。”他认为BATJ在区块链世界已经遇到了困局,而真正的创新能力和应用爆发将从公链中产生。

超脑链联合创始人廖志宇谈起最近的经历。不久前在德国与BMW高层开会,同座的便是国际会计师事务所德勤的一个全球合伙人和区块链学院的负责人,通过他得知德勤内部已经有1300人区块链团队,服务于全球各种各样需要进行区块链改造和应用的企业。

“现在不是没有应用的需求,是供不应求啊!”她感叹。

而超脑链CEO郭睿透露,在超脑链的测试网上,有一些商业合作案例已经出来了。“商业模式是成立的”,“而且性能这些基础问题已经解决。”但是因为处于项目合作的前期,在还没有结果时,不能透露任何客户信息。

一切显得既饱含希望又飘渺不落地,BAT完全有理由再次反击,这只是公链的又一个故事。

但是在韩国,一家新创的公司Blocko正在为韩国企业提供区块链私链的搭建,在Blocko旗下孵化出一个新的项目AERGO,这个项目试图打通私链、联盟链和公链,满足企业的去中心化需求。如今,这家公司将目标市场锁定在中国,要为中国BATJ以外没有做区块链基础设施的企业提供公链上链服务。

除了主链和Dapp的开发应用,郭睿团队已经开始向企业提供模块化的区块链技术系统服务。

去中心化的需求已经越来越明显,郭睿描述了现有客户的画像:行业中较成功的企业,营收较好,手中有资源。“他们对自己行业的痛点非常了解,对区块链能够解决的问题也非常的理解,很清楚地知道如何用区块链去解决自己的问题。”

这种信心同样出现在溯源链创始人王鹏飞身上。

“(相对于BAT)大家虽然都是用了一个技术,革命的、不革命的,都用枪,但本质上是不一样的。”

“2018年大家在拼性能,已经能达到一个基础。2019年就是拼应用。我认为应该会出来不少上百万用户的项目,不排除2019年能杀出来一个项目,一年时间就打败了过去三五年成长起来的传统垂直行业的独角兽。”

2019年,是BAT的试验场,还是公链的革命地?真的会有杀手级的应用诞生吗?你更相信公链,还是相信BAT?


更多精彩资讯,扫描下方二维码下载耳朵财经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