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桃演义》第五回:俞凌雄的跨国黑白学院

耳朵财经 2019-05-24 18:28

文 三桃

出品 耳朵财经


他拥有亿万财富又负债累累,他受万千仰慕又被人暗地憎恶唾骂,他告诉别人自己是个人物,是个英雄,却横跨在培训、传销、币圈和资金盘圈的平衡木上。最终,不得不远离中国,在一个“金钱至上”的国家称“王”,留下一片狼籍、精神失所的弟子。

有人还记得他的梦想,他儿时赤脚走路、吃酱油拌饭,但要在退休时捐100亿做慈善,建100所希望小学;他高中辍学,但要成为全球最有影响力的老师之一;他从到处听“大师课”起家,但要打造世界500强企业。

从十二年前创业起步,他从企业培训、销讲做起,打造了一个收入过亿的企业集团,但却在人性控制、传销式营销、博彩、资金盘的模糊地带越走越远。他以“老师”自居,带领上千名弟子、上万名学员开始走出主流视野,进入一个完全由他掌控的江湖。

/1/

柬埔寨的新事业

大门被拉开,俞凌雄在四五个保安和两三名工作人员的拥簇下走入大厅,上千人起立鼓掌,在保安的邀请下,他登上讲台,掌声声声不息。

2019年1月上海的这场课程,传言是俞凌雄最后一次在内地开课,未来他的课程将转移到柬埔寨等东南亚国家。

最近俞凌雄退出部分社群,群中一阵恐慌,一个高管在群里安慰大家,大家不要着急,六月份可能还有俞凌雄的课,大家要耐心一点。

这让很多学员失望,甚至是绝望。他们中的很多人都曾被那段经典的演说所感染,在某种对老师的信仰中花几万、几十万甚至百万元来成为俞凌雄的弟子。他们在听完俞凌雄的课程之后,无论跟谁说话,话语中经常带着“老师”二字。

如今,老师打造的数字货币们在暴跌后无限接近于零,被割的学员说,老师也没说让我们投,这不怪老师。

在交完几万、几十万的学员弟子费后,学员们被引导投资数字货币,他们口袋的积蓄逐渐被清理,极少数人真的如同俞凌雄所说发了大财,而更多人则是负债累累。

/2/

儿时长成 

俞凌雄演讲曾有个经典片段,让学员潸然泪下。


“我俞凌雄从小就认为自己是一个英雄……我的老家是浙江省宁波市北仑区新碶镇永丰村七大队八组,父辈祖辈都是农民,小的时候家里很穷,经常吃酱油拌饭……从小我就立下志愿,长大有一天,我一定要出人头地。”

在俞凌雄“成功学大师”的名头还没有叫起来时,他曾经以励志且热衷于慈善的青年企业家出现在公众视野,那是他事业最为明亮的时刻。

中央电视台数字频道有一档节目叫《奋斗》,主持人是阿丘,他曾和俞凌雄面对面坐在演播厅,听俞凌雄讲述自己3年打造上亿营收企业的经历以及背后成功的秘诀。

他讲自己的童年,小时候家里穷,平时都是光着脚。有一次叔叔带他去镇上买鞋,在一个鞋城,服务员嫌他的脚脏不愿意给他试鞋,当时他立志长大后要做老板,把这个鞋城买下来。

但小时候俞凌雄最恨就是叔叔,因为他在七岁那年立志长大后在春节联欢晚会上祝全国人民新春快乐,因为这个夸口所有的亲戚都瞧不起他。有一次叔叔因为厌恶他将他赶下了饭桌,让他的自尊心受到极大的打击。这让他从小都瞧不起那种“没有一丁点儿伟大梦想”、“没有格局”、“谨小慎微”的人。

如今的俞凌雄成为了人物。他每个月举办数千人参加的培训课程,要做十几个小时的演讲。地点会选择在一家酒店,现场播放着热情的音乐,俞凌雄每次出场都穿着崭新又昂贵的西服套装,在十几名保安和工作人员的拥簇下入场,接受千万学员的鼓掌、回应和欢呼,甚至痛哭流涕的膜拜。

在他的课堂上,每一位进入会场的学员都需要进过严格的安检,不准携带手机,不准进行录音录像。

在开场音乐中,主持人在热烈的音乐声中隆重欢迎老师登场,俞凌雄接过话筒上台,他自信、能量满满,高挑貌美的女服务员随时添满桌上的水杯和换置果盘。

每讲一两个小时,俞凌雄都要休息一下。而在俞凌雄的休息室内外,也有十几位保安守护,一般学员不能靠近,只有那些交过几万、几十万或者百万的弟子学员可以单独和俞凌雄合影。

弟子都会以分享和老师的合照为荣,那些贴身的弟子每天都会在朋友圈分享老师的语录、演讲视频、活动动态、从老师那里学习的感想,并且推荐老师新的项目。

/3/

  精神领袖 万众归一

俞凌雄在授课中多次谈到员工的忠诚,如何让员工臣服。

他说,忠诚高过一切,如果在战场上战争还未打响,粮草已经被劫,为了稳住军心,那位如实来禀报的士兵必然要被杀,因为在这个时候忠诚高过一切真相。

当和阿丘谈到企业如何成功时,俞凌雄讲要靠团队,俞凌雄对团队的表述激烈。他说,“你必须有一个团队凝聚在你身边,这个团队的信念强烈到无坚不摧的地步,这个企业才能获得成功。”“我现在团队的总经理发誓要跟随我一辈子,甚至发过毒誓。”

而让员工诚服最好的办法就是金钱——“在群里发十万的红包”。他说自己在最低谷时发出去的红包都是10万,而在财富状况好的时候,一发红包就是二三十万。每年他要定制100套西服。追随他的员工也都是穿名牌、开豪车,LV是女弟子的标配。

去年俞凌雄的生日,嫡传弟子们发朋友圈,他们为老师送上的礼物为一辆蓝色的劳斯莱斯。

在俞凌雄的演讲中,处处显示出自己所拥有的万贯财富和伟大气魄。他在课程中无数次的提到,老师已经是个人物了,一个拥有财富、气魄、能量的人,老师就是要渡人。 

他经常提到的词就是“伟大”、“格局”、“人物”、“成大事”。

他说,凡是人物,花钱都是行云流水的,凡是花钱不行云流水的人都不是人物,都是废物,只有舍得花钱的老板才能降服人才,才能驾驭人才。

现场,俞凌雄最喜欢的说的一句话是,“这个能不能理解?懂得举右手示意一下。”现场学员不断在助理的带领下被鼓舞、被互动。俞凌雄引导学员接受他的帮助,直接的方式就是出钱买他的弟子课程。

俞凌雄的学员大多为中小企业的老板,企业做到一定规模的只有极少数,也不乏刚刚毕业的大学生,他们在事业或生意过程中遇到困难时来到俞凌雄的课堂,对未来非常迷茫。

而俞凌雄极其擅长洞察这一点,会紧抓住他们的心。“第一,你的事业没有主体了;第二,你的人生现在很迷茫;第三,你干的事业现在已经没有前途了,能不能理解,你现在正在寻找未来的一条路。类似于这样的同学,我建议你都给我干。”类似的语言会反复出现在讲课中,不断有学员、弟子加入自己的队伍,追随他以讲课、出售课程、拉人头为自己的事业。

俞凌雄强调做大事的人要有格局和高度,不能被钱所困。如果有人犹豫,不敢掏钱,俞凌雄会集体孤立,说,凡是犹豫的人都成不了大事,你看你被钱困成这个样子,你还想成大事,你能成什么大事?我都瞧不起你。“以后不要跟我合影,也不要跟我说话,因为我瞧不起你”。 

在课堂中,课程助理和其他学员会轮番轰炸新学员,引导他们出钱成为俞凌雄的弟子或投资区块链项目。在不断的心理暗示和从众情绪的引导下,很多学员即使为了面子也要花几万几十万买下会员、弟子、代理的资格。

“就像是超市开业打折,大妈大爷都去疯抢,几路人马都在争夺,在那种氛围下,你也会情不自禁的加入进去。”一位学员这样描述。

曾经俞凌雄的课程在一场讲课中成交了1.2亿元,而在2018年一次他们举办的区块链应用研讨会上,出现学员们排队交钱做代理商的场面。

学员排队购买区块链一级代理商

一位弟子介绍了她所接触到的课程,代理交五万,可以听五年俞凌雄的课程;弟子费是五十万,可以终身听课,还可以被老师一对一辅导;嫡传弟子费是100万,可以终身听课,老师会对接国内各大资源帮助他成长。

学员交款时一般使用微信转账或者刷卡直接到他们的账号,然后通过支付截图证明交款成功,但是没有收据和发票。

在2013年央视《奋斗》节目中,俞凌雄和主持人阿丘讨论什么会让人成功,俞凌雄说到,第一,成功要有梦想,第二,人性很重要。“你要懂人性。”

在交款之后,弟子的确会被人性所困。对于一些弟子来说,一次拿出几十上百万的弟子费几乎是倾尽家财,有的甚至借款,唯一能够挽回这些损失的是拉更多的学员购买俞凌雄的会员和弟子,每笔款获得50%的返利。当你交完钱后,学员才发现真正跌入这一泥淖般的销售系统。

“进去了之后只能靠这种方式来赚钱了,帮着俞凌雄拉人,期待拿到回报,逐渐这种方式就成了他每个月的收入了。”“在他的指导下,一些人已经变得不像人了,他的思维已经完全被控制住了,俞凌雄说什么,这些人就听什么,因为这些人已经无处可去了,无路可退了。”

/4/

群狼觅食 

这一系统叫万一系统,万众归一——领袖俞凌雄。而万一系统的文化是万念归一,一心向上,万一家人只做最纯洁的人,号召大家都做高手——“见人捧人、见场捧场”。

万一系统下有很多个社群,为了推广俞凌雄的课程和各种项目,每一个学员、代理、弟子、嫡传弟子会再裂变出新的社群,他们在社群中讲老师的故事,分享老师的视频,将所谓好的学习和投资项目分享给自己的人脉圈。

同样的热情也诞生在演讲现场,讲台上老师挥洒自如、大气豪迈,在背景屏幕上,是更大的舞台,更大的老师,还有放大的桌椅的一角。一场活动,成百上千的弟子拥簇欢呼。

每一位新学员都有推荐人,当学员晋升为弟子,推荐人就可以领取自己的奖励。只要新人进入社群和课堂,那些助理们和老学员们总是虎视眈眈,他们会分享自己在老师课堂学到的东西,老师带给自己的变化。他们热情,关怀备注,最终目地都指向成交,甚至现场抢单。

弟子张坤的故事也在学员中广为流传。

弟子张坤好赌,据说很多年前做博彩生意,赌得倾家荡产,走投无路就借钱去俞老师的课堂上寻找出路。但他报不起弟子班,于是张坤就想了一个办法,不要底薪,一边给俞凌雄打工,一边听俞凌雄的课。

跟随俞凌雄后,张坤格外努力,业绩很好,也受到了俞凌雄识赏,在俞凌雄的指导下做了培训讲师,之后开了自己的培训公司,但几年后,自己的培训公司又欠下了几百万债务,被法院起诉,蹲了十五天监狱。

从大牢出来后,俞凌雄正好发币,区块链刚刚开始。他跟他老婆骗了钱投进到俞凌雄的数字货币里面,刚刚扔进去,不到两个月时间资产就涨到了1000多万。他就把币卖了,立即翻身成为了众人的偶像。

俞凌雄邀请弟子张坤上台分享自己经历

这个故事在学员中不断颂扬着,成为了更多学员投身于俞凌雄区块链项目的前奏。在不断裂变出来的代理、弟子群里面,同样的故事版本在被不断翻新。

开始是类似的版本,后来有些弟子群里面的会员为了吸引注意力引导新人从自己手中购买俞凌雄的课程和投资项目,他们甚至开始编造故事。一些学员已经知道了套路,他们会说自己曾经欠了多少债务,自从跟了俞凌雄赚了多少钱,还清了债务,他是如何感谢老师此类。

光辉伟大的形象、集体崇拜、从众心理带来了以讹传讹。在俞凌雄的课堂上,当俞凌雄讲到如何带领弟子赚大钱,在台下后方有学员喊,我投了一个项目,我挣了1000万;我投了一项目,三个月我就买了别墅。 


有一次在现场有弟子泪流满面的哭诉,自从听了俞老师的课,他自己的方向理清了,还当场向老师深深的鞠了一躬。化腐朽为神奇的事情一再发生,大师的课程越发的玄妙。

“利益利益,在利益面前,人可以为所欲为,甚至不择手段。”一个曾经用此套路大力推广俞凌雄课程和项目的学员说,他们很快意识到自己所有的积蓄已经报了俞凌雄的弟子班,而且不可能再拿回来了。

“为了挽回我的损失,只能去做一些昧着良心违背道德的事情。”很多学员都在俞凌雄的帝国中扮演着演员的角色。

“唯一目的就是要尽快找到下一个投资者,一旦找到下一个投资者,比方说这个项目我被骗了100万,那我要找到下一个投资者,他也投100万,我只要找到2个人,我的100万就能赚回来。我赚回我的100万之后就彻底收手不干了。”

“但谁都不想做最后一个接盘侠,谁也不想做最后一个受害者。”

但俞凌雄课程售价高,销讲行业新的大师辈出,还是原来那一套的大师课越来越难推出去。群里的会员不是一直增长的,当亲戚朋友拉过一遍,陌生人也不相信时,拉人也拉不动了。群里每天都会出现俞凌雄的课程、项目信息,每当出现一个新项目,学员们就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去了解,幻想着这次能弥补自己过去的损失。

最后,很多人都心灰意冷,有的甚至开始对内部学员下手,不停的在他们的朋友圈点赞,问候,然后向他们推销一些新的产品和投资项目。

/5/

弟子新秀 

在俞凌雄在大鳄入场的阵容中,张周生穿着双排扣的西服,有着管家礼宾范儿的举手投足,他总是昂首挺胸走在俞凌雄的前方开道,胳膊上套着一个标志着身份的袖章,用绅士般的手势迎接俞凌雄进场。

张周生说自己热爱舞台,喜欢帮助人,他觉得这是对人最好帮助的方式。2013他加入俞凌雄的汇聚集团,一直陪伴俞凌雄六年,跟随老师学习演讲。

“我能把台下的人讲哭,你信吗?但是我不收钱。”

俞凌雄打造了一个销售的庞大帝国,他的每一位学员都是他的销售,他们层层分级,从嫡传弟子、弟子、代理到普通学员,其间助理如同其中的催化剂,不断的调和怂恿他们达成成交。

他们使用大体相同的方式和话术,分享俞老师的视频和课程资料,传播老师的故事,颂扬老师的伟大,编造自己的故事分享,制作同老师同类的视频、资料分享在微博、抖音和社群。

Coco在抖音中分享自己的演讲视频,已经获得了23万粉丝。她是一个俞凌雄弟子阵营中最有人气的女弟子之一,喜欢穿一身红色或白色的套装,披着齐肩的长发,脸上带着主持人标准的笑容。

她跟随俞凌雄多年,学习销讲,形成一套针对女性魅力的培训课程。一切都是同样的场面,上场前,另一位主持人在热烈的音乐声中“有请充满智慧充满魅力的Coco老师”,“尖叫声!”。整个课堂现场变得如同迪厅,充满了尖叫和吆喝。

Coco的课程与榆林雄的课程有着异曲同工之妙,俞凌雄的课程主要是如何成就一个老板,但她的课是女性魅力课,如何成就一个女人。 

“顶级的女人就像天山雪莲,如果你没有英雄的气魄和超凡的能量你又如何问鼎天山呢?每个男人心中都有一个女神,是你,还是梦中的她。你愿不愿意做男人梦中的那个女神啊?拜托你每天把好的感受销售给到他,好不好?”

高潮处,台下爆发出热烈的掌声,观众们站起来,拼命用力的鼓掌。在助理们的鼓动下,他们站起欢呼跳跃,有的开始大声叫嚣,现场的氛围变得如此的热情而激荡。Coco在闪亮的音乐声中和众多属于她的学员一起们随音乐扭动腰肢。

在这种氛围下,Coco显得格外亮眼,她睿智、独立、聪慧,有女性的魅力,学员对她异常热情,甚至是崇拜。她就像明星一样闪耀。

和俞凌雄如出一辙的课程销讲内容和营销方式,俞凌雄的学员裂变出新的“大师”。

/6/

王国 国王


自从进入币圈,俞凌雄开始减少道商学院的课程,主力进军区块链。在2018年,他在短短半年左右的时间创办了万象交易所,发行了万象币、菠菜币、黄金链、幸孕链、车链,这些币的投资者都来自于俞凌雄学院系统的学员。

这些币种都是在开始发行时蹭蹭上涨,之后一路跌入谷底,绝大多数学员还没有下车已经割在沙滩上,只有极少数人像张坤那样一夜暴富。

他的弟子在向人推销项目时说,在2018年区块链形势最好的时候,老师挣了一百多个亿。而圈子里的人说,俞凌雄的几个项目不错,融了几个亿。没有人确切知道到底是多少。

但大多数知道俞凌雄债务缠身,两年前俞凌雄自曝亏损40亿,欠债18亿,如今他仍在中国内地法院的失信名单中,欠债6000多万。即使在币圈完成发币融资之后,在柬埔寨熟悉俞凌雄的人说,他在柬埔寨还有几亿的负债。

但这并没有阻止俞凌雄更宏大的蓝图。今年4月,他开始将一批批学员和投资人带向柬埔寨,谋划柬埔寨金融集团CIF。

曾经在贫困山区建设希望小学的俞凌雄大爱慈善基金会已经活跃在柬埔寨,最近刚刚给柬埔寨三军的警卫部队捐赠了一批摩托车。

在俞凌雄的弟子对外讲述CIF集团时,他们会提到,俞凌雄是缅甸炮兵司令和三军副司令的干儿子,被缅甸副首相收为义子,有四个拜把子弟弟,这四个弟弟在柬埔寨都是副司令以上级别,其中一个一毕业到柬埔寨以后就是三星上将。

“老师非常会搞政治,这些弟弟是拜天地、磕头、喝过血的兄弟,歃血为盟了。在柬埔寨老师圈下很多地,目前这些地都在政府高官手里,老师的这些地都是半买半送的。”

拜访柬埔寨副首相梅森安并合影

弟子分享的资料显示,在最近摩托车捐赠仪式上,这位被任干亲的柬埔寨王国三军总司令兼洪森首相警卫部队总司令Hing Bun Hieng和俞凌雄共同站在主席台上,俞凌雄还做了现场致辞和发言。

2017年,俞凌雄入了柬埔寨国籍,成立了中柬商业协会,用中柬商业协会主席的身份和柬埔寨各大政治高层交往。

在其背后,一个宏大的伟业已经出炉,他要打造一个可以在东盟十国支付的数字货币,在柬埔寨开发赌场和黄金矿场。

俞凌雄的弟子介绍,CIF集团已经获得了柬埔寨政府支持,俞凌雄的弟子们将之称为“全球顶级金融综合性集团”,柬埔寨政府支持并颁发了全金融牌照。

如果说柬埔寨金融集团是真实存在的,严格来说是个币圈的项目,利用了传销币的模式,其背后是俞凌雄庞大的野心。

柬埔寨金融集团项目中出售的资产包对标的就是俞凌雄在柬埔寨拿下的土地。俞凌雄将这些土地按每亩一份儿出售给个人,每份2万美金,但项目中却没有说这些土地如何交付给投资者,或许并不是要交付这些土地,而是交付数字货币——ASTC。

这又是一个传销币的模式——借着卖土地之名,投资者买了一堆数字货币和它的杠杆收益,然后拉人头来释放他承诺的四倍杠杆收益。

在这个数字货币背后,俞凌雄要打造一个东盟十国的数字支付公链,发行据说在柬埔寨通用的稳定币KHT,跟他在柬埔寨金矿产出的黄金挂钩。

一个月以前,俞凌雄带着自己的弟子们来到柬埔寨西港的地块,弟子们和他一样带着黑色的墨镜。俞凌雄手插着腰指着远方,当高速公路建好之后,从入口到这里就只有五分钟的路程,弟子发出“哇”的感叹。

如同过去批量生产的传销币,俞凌雄不会亲自到群中卖币,他的助手们会每天定时将老师的视频,区块链项目的资料分享到群里面,感兴趣的回复1,或者添加好友发资料,他们会从学员群中洗出会投资数字货币的会员,添加进入新的社群,把已经购买了币的学员再拉入另一个群,引导投资更多新的项目。

俞凌雄会在上课时都将正反话都说到,他说,如果你怕失败,就不要去投,赚钱的机会你也不要参与,有钱就让胆大的人赚,胆小的人如果失败了,你不要来找我。

投资有风险,已经打过预防针了,该说的话已经说过了,这些学员真的亏了后也无话可说。

新的数字货币ASTC寄希望于百万学员对于老师的信仰。弟子介绍,“ASTC一上线老师一声令下,如果有100万的会员拿1万的资金玩一下,100亿资金砸下去,大家可以猜想一下ASTC会涨到什么程度?别说是1万块,即使是一人玩1000元,砸下去的资金就有10亿,大家可以想一下最少最少就是100倍。”

“老师的目标是3000万的会员,老师要干到1000倍。老师是干大事的人,他一定要上福布斯排行榜,一旦这个币干到了1000倍,老师身价就可以登到福布斯排行榜了。”

老师的项目不断在弟子口中传颂,一个又一个传销币的诞生,俞凌雄跟随区块链的节奏,要将数字货币运用在他的博彩、金矿等不知是否真实存在的实体产业,无人知道真假。

他在自己的王国系统中驰骋,一些学员待在逐渐枯竭的群中日益清醒,他们有的只是在等待,想看看这个王国究竟会怎样再次折叠,而万众归一的成功学大师俞凌雄又将怎样上演下一幕大剧?



责任编辑:小明

行情榜
1小时 1天 1周
  • 排名
    名称
    价格
    市值
    涨幅
  • 1
    BTC
    ¥62256.4
    ¥11060.9亿
    -0.13%
  • 2
    ETH
    ¥1822.79
    ¥1942.12亿
    +0.21%
  • 3
    XRP
    ¥2.94124
    ¥1250.08亿
    +0.18%
  • 4
    LTC
    ¥935.052
    ¥582.397亿
    +1.25%
  • 5
    BCH
    ¥2830.01
    ¥505.023亿
    +0.37%
  • 6
    EOS
    ¥46.4277
    ¥426.989亿
    -0.1%
  • 7
    BNB
    ¥236.012
    ¥333.191亿
    +0.23%
  • 8
    BSV
    ¥1518.48
    ¥270.946亿
    -0.24%
  • 9
    USDT
    ¥6.92680
    ¥244.501亿
    +0.05%
  • 10
    XLM
    ¥0.85672
    ¥166.281亿
    +0.05%
  • 排名
    名称
    价格
    市值
    涨幅
  • 1
    BTC
    ¥62256.4
    ¥11060.9亿
    -3.34%
  • 2
    ETH
    ¥1822.79
    ¥1942.12亿
    -3.54%
  • 3
    XRP
    ¥2.94124
    ¥1250.08亿
    -4.95%
  • 4
    LTC
    ¥935.052
    ¥582.397亿
    +0.62%
  • 5
    BCH
    ¥2830.01
    ¥505.023亿
    -5.2%
  • 6
    EOS
    ¥46.4277
    ¥426.989亿
    -5.74%
  • 7
    BNB
    ¥236.012
    ¥333.191亿
    +0.81%
  • 8
    BSV
    ¥1518.48
    ¥270.946亿
    -1.83%
  • 9
    USDT
    ¥6.92680
    ¥244.501亿
    -0.03%
  • 10
    XLM
    ¥0.85672
    ¥166.281亿
    -5.1%
  • 排名
    名称
    价格
    市值
    涨幅
  • 1
    BTC
    ¥62256.4
    ¥11060.9亿
    +13.7%
  • 2
    ETH
    ¥1822.79
    ¥1942.12亿
    +7.3%
  • 3
    XRP
    ¥2.94124
    ¥1250.08亿
    +8.14%
  • 4
    LTC
    ¥935.052
    ¥582.397亿
    -1.02%
  • 5
    BCH
    ¥2830.01
    ¥505.023亿
    +5.08%
  • 6
    EOS
    ¥46.4277
    ¥426.989亿
    +6.1%
  • 7
    BNB
    ¥236.012
    ¥333.191亿
    +5.37%
  • 8
    BSV
    ¥1518.48
    ¥270.946亿
    +16.96%
  • 9
    USDT
    ¥6.92680
    ¥244.501亿
    -0.23%
  • 10
    XLM
    ¥0.85672
    ¥166.281亿
    +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