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币分叉往事

区块律动 2019-08-01 16:04

如果今天对你说,比特币在 2 年前有机会被控制在中国人手里,你会相信么?

比特币这个全球最知名、最神秘的投资(投机)品自从它诞生以来就充满了质疑和神话。在过去十年里,它最高涨幅达 2200 万倍,书写了无数财富故事。

2017 年,比特币最高价格高达每枚 2 万美元,而就在疯狂上涨的时候,一个拥有大量比特币的玩家给他的挚友打了一个电话。

31 岁的他用几乎哀求的语气对电话那端的挚友说道:「你就是帮我一次又怎样?」

接电话的人叫长铗,是中国最大的区块链论坛、媒体「巴比特」的创始人,他在中文区块链世界有着举足轻重作用,巴比特也同样在中文加密世界拥有巨大影响力。

这个打电话求助的男人,是吴忌寒。他曾与长铗并肩作战,共同一手创立起巴比特。而如今他的身份是全球最大加密币矿机生产商比特大陆的创始人之一,在胡润的 80 后财富榜中,32 岁的吴忌寒以 165 亿人民币的资产被评为 80 后白手起家 50 强,而他,就是那个要杀死比特币的人。

在加密货币世界里,算力即生命。当时吴忌寒的比特大陆掌握了比特币网络 60% 以上的算力,也被认为是当时唯一有机会摧毁和控制比特币的人。

做出决定拨通这通电话对于吴忌寒来说或许并不容易,他不是一个愿意低头的人。但是他现在必须得到更多人的支持他硬分叉比特币。电话里他等待着长铗的回复,内心渴望这个曾经一起战斗过的好友能够支持他。

分叉是开源软件领域常见的升级更新。通常在区块链中软分叉能够同时兼容新旧版本,硬分叉则不能同时兼容新旧版本,硬分叉比特币意味着比特币将分成新旧两个互不兼容的版本。

「别的事都可以答应你,这一件不行。」长铗直截了当地拒绝了他的请求,吴忌寒或许没有想过长铗会这样回绝了他的请求。毕竟他曾在巴比特最困难时给过长铗帮助,他或许希望长铗可以念在旧情的份上,帮他一把。

最终长铗以及他的巴比特在这次分叉世纪大战中保持了中立。

一、香港共识,危机初现

时间倒回 分叉前的一年,2016 年 2 月 20 日,地点:香港数码港

会议现场气氛有些紧张,来自中国的比特币矿工代表和美国的比特币开发社区的代表,在一个不大的会议室里经过了 18 个小时的激烈争论。每个人都不轻松,疲惫但是兴奋。他们不知道今天在这间屋子里得出的结论,日后会给加密世界带来什么样的影响,但是他们知道,这是比特币自诞生以来,第一次面临真正的「分叉」。

2 月 21 日凌晨 3:30,会议室里的争论结束了,取而代之的是片刻的安静。神色紧张的代表们终于松了一口气,因为他们达成了关于给比特币扩容的共识,这一共识也被称为香港共识

「不再有分裂!」与会的人开始欢呼。

「如果你之前担心比特币分裂成两个币,进而导致币价崩盘,现在你大可放心了,争议双方从可能导致国家分裂的军事斗争降级为议会斗争,危险性大为降低。」

香港共识的达成,许多比特币业界的人士终于松了一口气,奔走相告这来之不易的共识。

平时总以娃娃脸、圆眼镜、牛仔裤、运动鞋形象出现的吴忌寒,这段日子一直愁眉不展的脸上,也终于难得的在香港共识协议文件上签名后的合影中,露出了开心的笑脸。

香港共识之所以让整个比特币业界感到如此兴奋,是因为此前比特币社区因为「扩容之争」已经陷入了长达 3 年的争吵与分裂之中,这次终于可以搁置争议共同开发了。

由于这次共识参与者包括比特币核心开发者、比特大陆为首的五大矿池(占比特币网络 80% 算力),四大交易所代表(BTCC、Bitfinex、OKCoin 和 Huobi)和其他个人或行业代表,因此因此香港共识也被视为是比特币历史上自白皮书之后最重要的官方文件。

时间再往前拨 3 年,2013 年比特币网络开始面临一个棘手的问题,随着比特币用户体量越来越大,中本聪设计的区块容量不够用了。比特币转账变得越来越慢,相对的转账所需的手续费却来越高。这让整个比特币社区陷入一种前所未有的担忧,如果在这样持续下去,比特币将变得和银行卡转账交易一样平庸。人们开始为如何解决这件事争论不休。

比特币社区成员为解决这个问题先后提出了数百种提案,这些相互竞争的提案的辩论异常激烈,往往一个人刚刚提出自己的想法,就会被另一个反对者不留情面的反驳。就像是网络上的一场战争,有些时候似乎已经脱离了解决问题的初衷,争论愈演愈烈,甚至出现了死亡威胁和黑客攻击。

混乱之中两种解决方案慢慢凸显出来,逐渐演变成了两个阵营。一个是以比特大陆为主导的矿工一派,提出直接在比特币网络上扩容的大区块方案,而以比特币核心开发者 Bitcoin Core 为主导的一派,并不支持比特大陆系的想法,他们主张保持比特币网络 1MB,而是在比特币网络之外推出第二层网络的隔离见证和闪电网络方案。

然而比特大陆与 Bitcoin Core 一直互相否决对方的方案,在此后的几年里都没有实际进展。

更要命的是,漫长争吵让比特币陷入了持续的治理与信任危机中,价格波动也更加剧烈,这期间批评和宣告比特币死亡的舆论越来越多。一些早期业界人士甚至因为比特币糟糕的治理而彻底失望,宣布清盘退出这个行业。

就在香港共识会议的一个月前,比特币开发商 Mike Hearn 就宣布将退出比特币行业,并宣称它「失败了」。受此利空影响,比特币价格从 440 美元跌至 360 美元。

在多方斡旋下,这才有了香港共识。

二、埋下伏笔的 Adam

这次香港共识会议一开始就很微妙。

「会议争论的问题,从一开始的技术争议,上升到意识形态的争议,最后上升到文化之间差异,到底是美国人说了算还是中国人说了算。因为美国人在写代码,中国人在挖矿。」

参与了香港共识会议的矿工代表「火星人」许子敬后来回忆,由于参会各方互不信任,关注问题的利益点也不一样,几度造成了鸡同鸭讲的局面。

「圆桌会议期间有很多争论,我们都是想法不相同的人。那些有其它想法的人都可能不会相信现实,他们把头放在沙子里,只会相信他们想要的东西。」BTCC 交易所及矿池的 COO 缪永权(Samson Mow)是这次香港共识会议发起人之一,他在会议中一直协商各方放下争议。

在香港共识达成后,缪永权仍忧心忡忡的呼吁其他开发者接受共识,推进共识中列出的建议。缪永权担心香港共识并不具有约束力,比如只有五个比特币核心开发者出席了会议,他们不代表所有的开发者,因此需要去说服每一个比特币核心开发者。

香港共识会议还有个细节,当时协议的署名格式是「姓名-职务-公司」,而 Blockstream 公司 CEO Adam Back 的署名是仅代表个人。这也为后来的势态发展埋下了伏笔

作为最早的区块链开发公司,Blockstream 的公司不仅与 Bitcoin Core 互有人员交集,而且资助他们的开发工作。Blockstream 也是开发闪电网络的公司,另一位创始人也是隔离见证的提出者。CEO Adam Back 的签名让大家以为开发者同意了香港共识。

曾有人用西方的三权分立体系和博弈论,来比喻比特币的设计如何保证权力足够分散。核心开发者掌握了代码的权力,可以修改规则;矿工掌握了比特币的记账权,规则通过需要得到 51% 以上算力的批准;用户与行业公司们负责监督全节点并维护比特币的价值。

这一制衡与博弈在香港共识会议得到了很好的体现。

开发者并不信任矿工代表,认为矿池及运营矿池的大公司窃取了矿工的话语权,产业化挖矿成为了一个中心化的商业活动,尤其是比特大陆这类「矿霸」的存在,正在摧毁数字货币去中心化的本质。

开发者指责,矿工权利过大已经一定程度上导致了比特币的中心化,绝对不能让矿工再越权染指不属于他们的路线开发工作。

矿工同样不相信开发者。Bitcoin Core 提出在比特币网络之外推出第二层网络的隔离见证和闪电网络方案,将来手续费是由建设这些多层次网络的人收取。这是开发者们越权,试图切走不属于他们的矿工手续费收益。

矿工们指责,Blockstream 公司对 Bitcoin Core 开发工作有着直接的干预和控制。而 Blockstream 是开发闪电网络的公司,创始人之一也是隔离见证的提出者。

交易所和行业公司代表则希望尽快地平息市场的动荡和恢复对比特币的信心,因此充当了协调者的角色。

Blockstream CEO Adam Back 在协调各方阻止比特币分裂

最终双方各退一步,承诺比特币不会分裂成两个币,进行隔离认证并将比特币区块大小扩容至 2M,并由 Bitcoin Core 团队进行具体实施。这就是比特币行业大佬们经过了 18 个小时的激烈争论后达成的香港共识。

在香港共识达成后当天,比特币价格也恢复到 440 美元。

三、和平使者被挡在门外

香港共识的发起人缪永权担心的事情果然发生了。

香港共识会议后,Bitcoin Core 宣称在会议上承诺各种改动的开发者全都是没有 Core 源代码修改权限的程序员。有权利改动 Core 源代码的五个人一个都没有出席,更没有签名。

Adam Back 也表示,他在会议上签名仅代表个人,无法代表 Bitcoin Core 同意香港共识。他本人态度直接转了 180 度,强烈反对自己不久前亲手签署的香港共识。

香港共识遭到了 Bitcoin Core 的拒绝承认。

这一反转直接刺激到了支持相香港共识的占全网算力 80% 的矿工,刚刚达成共识的比特币社区再次陷入到持续的争吵分裂中。以比特大陆为代表的矿工派把 Bitcoin Core 开发者描述成保守的比特币原教旨主义,而 Bitcoin Core 开发者则不尊重矿工认为他们是充满铜臭味的商人。

2017 年 3 月的一天,吴忌寒在推特写道,「我认为经济多数并不重要,我在 2011 年开始投资比特币就忽略了所谓的多数。」他决定另起炉灶,不再和 Bitcoin Core 玩了。

2017 年 5 月 23 日,由行业顶级的加密币投资公司 Digital Currency Group 创始人 Barry Silbert 召集了 22 个国家的 58 个公司代表举行了纽约会议。

为了召开这次会议,Barry Silbert 和业内主要的公司、开发者代表展开了一对一的联系,去担任斡旋人的角色,付出了极大的心血之后,Barry 初步了软化了各方的立场。当时 Adam Back 也答应了 Barry 要在 5 月份去纽约参加面对面的磋商。

意外发生了,代表 Bitcoin Core 派的 Adam Back 再次跳票。

他在临出发前,被 Blockstream 内部的另外一位重要的合伙人严厉地阻止了。于在纽约的会谈前夕,他临时宣布拒绝参加会议,而是派出了级别较低的缪永权参加会谈。

缪永权在 2017 年 4 月加入了 Blockstream,担任 CSO。当他代表 Bitcoin Core 和 blockstream 来到时,在会场门口他被 Barry Silbert 拒绝入场。由于平时缪永权在推特上和不少人发生过争吵,Barry Silbert 担心缪永权的到来会让大家都不愉快。

Barry Silbert 是个长袖善舞有极高谈判天赋的商人,在他的组织下,加上反对派被挡在了门外,这次纽约会议基本延续了香港共识会议。矿工们达成第二次共识,2017 年 8 月部署隔离见证,2017 年 11 月将区块扩容至 2M,称为「纽约共识」。

签署这一共识的公司代表了比特币生态系统的关键群体,包括了:位于 21 个国家的 56 家公司;全网 83.28%的比特币算力;每月 51 亿美元的链上交易量;有着广泛用户的比特币钱包。

「纽约共识纠缠了很多利益,矿池主想要硬分叉,开发者不会坐以待毙。」缪永权的立场发生了变化,在一年前的香港共识会议中,他是会议发起者、矿池和交易所代表和各方利益的斡旋人,如今他是被拒在门口的开发者代表和扩容方案的坚决反对者。

「扩容至 2M 没有逻辑,硬分叉这个方案没有后退的属性,如果你不同意升级,就不在同一个网络上。」

缪永权认为,扩容至 2M 是开弓没有回头箭的方案,纽约共识让整个行业走到一个分叉路口,二条路线只能选其一。

一些纽约共识签名者并没有意识到,这场所谓的共识没有得到 Bitcoin Core 团队的认可,这就意味着共识并没有真正达到意见统一,他们升级的结果,可能成为血缘不正统的「山寨币」,缪永权就曾多次表示纽约共识的结果就是产生了比特大陆公司的竞争币。

作为掌握比特币代码开发的防守一方,Bitcoin Core 只要不犯错误就能掌握主动权,继续保持原有的路线。而作为主张硬分叉的进攻方,比特大陆需要用利益说服其他人支持新的路线。

这次纽约共识虽然没有人跳票,但和上次香港共识一样,因为 Bitcoin Core 阵营的反对导致纽约共识流产,因此纽约共识也被戏称为「矿工的共识」

Bitcoin Core 反对纽约共识之后,矿工阵营开始出现了松动,力量天平开始悄悄发生变化,攻守之势开始出现变化。部分矿池开始退出纽约共识,比如鱼池、Slush、BTCC 等矿池则宣布不再支持纽约共识。

而大多数交易所和行业公司则宣布中立,明确表示只有一个比特币,那就是硬分叉后活下来活下来,并保持 90% 以上算力的一方。

Bitcoin Core 派的人在纽约被拒之门外后,在隔离见证部署之前,还提出了自己的软分叉方案,虽然最后因为种种原因没能实施,但是这个行为着实刺激到了矿工派。

于是比特大陆投资的一家矿场微比特,推出了一个应对的硬分叉方案,来应对 Bitcoin Core 软分叉方案的挑战。最终,在 2017 年 8 月 1 日,微比特团队挖出了第一个区块,自此,与 BTC 竞争的分叉币 BCH 诞生了,BCH 的容量达到了 8M,可以容纳 BTC 八倍以上的交易,并且不兼容隔离见证。

四、BCH 篡权 BTC

2018 年 1 月 13 日,比特币市值占整个加密币市场的份额跌至 32.45%,创下历史新低。当时很多人都以为比特币被取代是早晚的事。

对于吴忌寒来说,算力是最大的优势和武器,他希望他主导的分叉币 BCH 能够取代 BTC。

但 BTC 占据了比特币的正统及冠名权,还有 9 年用户累积与行业生态。BCH 诞生之后,一直面临着一个严峻的挑战,就是没有人认可他。

吴忌寒、McAfee、 Roger Ver 合影。

再加上 Bitcoin Core 阵营的反对和大部分行业公司保持观望中立,在 BTC 分叉后,大部分 BCH 被用户当成糖果抛售,BCH 价格刚出来只有 200 多美元。

分叉后,吴忌寒一方面通过拉高 BCH 价格吸引矿工过来挖 BCH,另一方面不断抛售 BTC,造成 BTC 价格不稳定,最终:「很多矿工就会选择继续挖 BCH,从而导致比特币算力减少,网络更加拥堵,更多人信心丧失抛售比特币,最后矿工更加转移到 BCH,形成恶性循环,导致比特币的崩盘」。

于是吴忌寒第一次进攻选择了拉盘。BCH 的价格一路走高,分叉后不到二十天,8 月 20 号价格就猛涨到 898 美元,翻了三倍多。矿工们看到 BCH 有利可图,再加上 BTC 的算力缩小,交易更拥堵;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转投 BCH,而这进一步导致 BCH 价格升格,就这样不断循环,BCH 价格一路走高。

接着吴忌寒第二次进攻开始抢夺比特币的算力。极端情况下,BCH 分流了 BTC 的接近一半的算力,让比特币链上的交易大幅拥堵。然而在 11 月,BCH 算力达到了 BTC 的两倍,价格仍只有比特币的三分之一,最后 BCH 算力迅速崩溃再也没超过比特币。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BCH 的价格一直都被人为地锚定在 7-10%BTC。

支持 BCH 的还有吴忌寒的「盟友」们。其中 https://Bitcoin.com | Buy BTC & BCH | News, prices, mining & wallet 创始人 R0ger Ver 因为坚定的支持去中心化,反对政府监管,并且四处布道,被称为比特币耶稣,最高时持有几十万比特币,在这次比特币分叉中他卖掉了所有的比特币转而持有 BCH。R0ger Ver 他曾多次公开表示只有 BCH 才是真正的比特币,甚至有指责说他故意在自己的网站(http://bitcoin.com)上误导新用户购买 BCH。

而 Craig Wright 博士(CSW)则是一个自称中本聪的澳洲商人,被网友戏称为「澳本聪」,当时以中本聪的名义支持比特币分叉,也是当时 BCH 的中坚力量之一。

2018 年 8 月份,扩融世界会议举办,各大矿池、交易所、开发者纷纷来到香港为 BCH 庆祝一周年生日,共襄 BCH 过去一年「令人激动」的发展。http://bitcoin.com 创始人 R0ger Ver、莱比特矿池创始人江卓尔、BCH 核心开发者姜家志合影在活动现场,分别代表舆论、矿池和开发,庆祝比特币现金诞生一周年。

一同到场的还有 Craig Wright 博士,在场的所有人都没有想到他会在三个月后掀起了几乎要会毁灭 BCH 的分叉大战。是的,没有看错,这位自称中本聪的人随后分叉了 BCH,自立了 BCHSV(Satoshi Vision)。

在 2018 年整整一年的熊市里,比特大陆重仓 BCH 赛道,并将公司的比特币和现金都换成 BCH,损失惨重。此后 BCH 无论是在价格上还是算力上大致与比特币保持 1:20 的比例。也因为 BCH 持仓过重,导致比特大陆 2018 年香港上市时被质疑靠出售 BCH 来换取收入。

在比特币分叉两年后回头来看,BTC 分叉事件早已尘埃落地,BCH 也走出了另一条平行的路线。但这次分叉对整个比特币生态产生了十分深远的影响。

比特大陆因为押注 BCH 在接下来的 2018 年熊市中元气大伤。而早年比特大陆旗下矿池 Bitcoin Block Explorer - http://BTC.com 开源了比特币矿池代码,让之后两年采用 Bitcoin Block Explorer - http://BTC.com 开源代码的矿池越来越多,由此带来的矿池行业的去中心化趋势非常明显,比特大陆也逐渐失去了对比特币算力的绝对优势。

Bitcoin Core 则在比特币开发中的取得了绝对主导地位。无论是在比特币生态内对 Bitcoin Core 发起挑战,还是通过其它加密币超越、取代比特币,将无异于是一个史诗级难度的工作。

参考资料:

[1]. 巴比特《区块链十年》

[2]. 矿工召北《Bitcoin 的权力皇冠——CORE》

[3]. 略大参考《信徒、权力主和「Jihad」吴忌寒》

[4]. 纪录片《区块链之新》

[5]. 长铗《比特币区块扩容共识讨论内容纪要》

[6]. 江卓尔《共识解读:比特币圆桌会议达成扩容共识》

[7]. 刘泓君、宋玮《比特币王国的内战与分裂》|《财经》特稿

[8]. 巴比特《香港圆桌会议 AMA——对话 Adam back 内容记录》

[9]. Forbes,Laura Shin《Bitcoin Agreement Promises To Break Impasse; Currency Jumps In Value》

*区块律动 BlockBeats 提示各位投资者防范追高风险。



责任编辑:小明

行情榜
1小时 1天 1周
  • 排名
    名称
    价格
    市值
    涨幅
  • 1
    BTC
    ¥56302.4
    ¥10134.5亿
    -0.14%
  • 2
    ETH
    ¥1223.26
    ¥1323.61亿
    -0.18%
  • 3
    XRP
    ¥2.06230
    ¥891.794亿
    -0.38%
  • 4
    USDT
    ¥7.12169
    ¥292.562亿
    +0.16%
  • 5
    BCH
    ¥1501.55
    ¥271.252亿
    -0.03%
  • 6
    LTC
    ¥376.318
    ¥238.944亿
    -0.19%
  • 7
    BNB
    ¥127.460
    ¥198.247亿
    -0.69%
  • 8
    EOS
    ¥20.3005
    ¥190.105亿
    -0.59%
  • 9
    BSV
    ¥636.407
    ¥113.630亿
    +0.1%
  • 10
    XLM
    ¥0.44838
    ¥89.8339亿
    -0.07%
  • 排名
    名称
    价格
    市值
    涨幅
  • 1
    BTC
    ¥56302.4
    ¥10134.5亿
    -2.06%
  • 2
    ETH
    ¥1223.26
    ¥1323.61亿
    -2.7%
  • 3
    XRP
    ¥2.06230
    ¥891.794亿
    -2.62%
  • 4
    USDT
    ¥7.12169
    ¥292.562亿
    +0.09%
  • 5
    BCH
    ¥1501.55
    ¥271.252亿
    -3.67%
  • 6
    LTC
    ¥376.318
    ¥238.944亿
    -2.8%
  • 7
    BNB
    ¥127.460
    ¥198.247亿
    -3.55%
  • 8
    EOS
    ¥20.3005
    ¥190.105亿
    -3.08%
  • 9
    BSV
    ¥636.407
    ¥113.630亿
    +0.28%
  • 10
    XLM
    ¥0.44838
    ¥89.8339亿
    -1.3%
  • 排名
    名称
    价格
    市值
    涨幅
  • 1
    BTC
    ¥56302.4
    ¥10134.5亿
    -4.83%
  • 2
    ETH
    ¥1223.26
    ¥1323.61亿
    -6.17%
  • 3
    XRP
    ¥2.06230
    ¥891.794亿
    +6.39%
  • 4
    USDT
    ¥7.12169
    ¥292.562亿
    -0.58%
  • 5
    BCH
    ¥1501.55
    ¥271.252亿
    -5.48%
  • 6
    LTC
    ¥376.318
    ¥238.944亿
    -5.96%
  • 7
    BNB
    ¥127.460
    ¥198.247亿
    +6.52%
  • 8
    EOS
    ¥20.3005
    ¥190.105亿
    -9.33%
  • 9
    BSV
    ¥636.407
    ¥113.630亿
    +5.76%
  • 10
    XLM
    ¥0.44838
    ¥89.8339亿
    +3.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