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mbda创始人 何晓阳:存储挖矿,开创行业新风

小玲儿 2019-08-19 17:43

“在区块链行业,活下来就好。”

— 何晓阳

文 小玲儿

出品 耳朵财经

何晓阳称自己是儿童的放大版,简单而纯粹,男生喜欢什么,他就喜欢什么,没什么不同。在整个访谈期间,他脸上时常挂着微笑,不时用手比划自己所描述的东西,以让人明白他所说的内容。

他给人的感觉轻松自在,大概是因为第一次创业时差点弄坏身体,所以现在完全活出了自我,而不在纠结一些自己不擅长的事。这也许才是创业最好的状态。

/1/

从上市公司出走,进入区块链创业

何晓阳,自毕业后就入了软件行业,工作四年后创办了蓝海通讯(OneAPM)。随后公司一路走高,在15年完成C轮融资1.65亿元,刷新了软件行业的融资纪录,16年挂牌新三板,员工后来发展到五六百人,一切看起来欣欣向荣,似有无限可能。也许大家都期待着成为上市公司后,不断增强自己的护城河,然后成就一个帝国,而创始人何晓阳则成为帝国的传奇人物。

但事实是何晓阳最后选择了出走,投身区块链重新创业。他说,以前看似很有前景,但实则没有未来;而在区块链里,看起来没可能,但其实有无限可能。

他说,当时处于一个几乎无解的行业,虽然拿了很多钱,但软件行业更像是餐馆和医院,需要你招募更多员工,才能有更多收入,公司因此也才更值钱,这是一个线性模型。最重要的是用户主动帮你传播,很多行业没有这个效应,包括是那些看似很高科技的软件行业,你只能做一个用户增量突破。

第一个到公司,最后一个走,很拼,人却异常痛苦,还因此差点人没了。明明一切是为了理想,但最后却痛苦万分,体重直接从80公斤掉到60公斤,浑身都不舒服。凤凰浴火重生,何晓阳亦如是。

为了公司的利益时常妥协,主要体现在害怕公司有任何负面消息,会惧怕自己的决定伤害某个东西;其次是战略上,例如自己认为应该发展海外市场时,联合创始人和投资人不同意,而且给的理由还没什么逻辑关系。后来,他不需再妥协,也不用面对饭局和酒桌以及各种自己不擅长的人际关系。

虽较早接触到比特币并炒币,但未挣到钱,也未因此进入区块链行业。直到17年才开始关注区块链,那时已决定再也不做软件,区块链给他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

炒币只持有BTC和BSV,因为技术出身,所以懂区块链项目哪些技术可行,哪些不行。例如18年很多天王级别的项目,像美国教授,图灵奖得主的身份,但最后也没做出什么特别的东西。而现阶段能进行交易的也只是计算机上的一些资源,比如CPU、内存、硬盘存储等东西,何晓阳认为这些从技术上易实现。

而存储这块,目前公链不能存数据或是帮人做业务。它不像互联网那样,能通过手机访问、使用数据。何晓阳说,希望Lambda明年可以配备存储功能,能实现一些应用。

现在公链多半是一些博彩游戏,因不需重复什么结果,只要把胜负广播给所有共识节点即可。但如果想知道一个水杯的颜色,需获取图片确认,在今天的公链上还存不了数据,要么就像以太坊特别贵。说到这里,他伸手揽过桌上自己的水杯来解释。

存储挖矿目前有两类,一是将硬盘里写满随机数,通过计算哈希值小于设定的值以提交确认;另一个是Lambda所做的,希望能帮用户存储智能数据,通过数据大小决定出块的战略。目前竞品有两三个,这个行业关注度高,但还没能做出来,主网也未上线,Lambda在行业内已是属于前列,没有可参考的项目,一路蒙眼狂奔。

放眼全球,代码就四五份,大家都是抄的,真正能写的人特别少,例如比特币代码抄出了莱特币。2.0、2.5和3.0时代也是如此,而Lambda希望能为这个行业贡献一份代码。

/2/

不犯致命错误,先活下来

对于发展社区和共识,何晓阳交给矿工去做,他说招人按照劳动法规定要发工资,而员工可能不会认真做,或者说他不一定会认真干活,而工资是照付的。对于矿工,如果他不去传播,那手里的币就流通不了,若想赚更多就会卖力去宣传。矿工比模式还厉害。

喜欢定期和矿工们直播聊发展和规划,有什么直接说,做不到的也坦白。做企业时,不知道外面的消息,自己被重重叠叠包裹在中间,其实也不知道各路人传的消息是否为真,而现在能第一时间知道矿工和市场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