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BOS社区发起人 响马:一个“极客硬核老炮儿”是怎样的?

小玲儿 2019-12-10 19:01

文 小玲儿

出品 耳朵财经

曾就Libra项目采访他的看法,他说很忙没时间。未见到真人前,我以为他是高冷的技术狂人,毕竟响马是FIBOS项目发起人、西祠胡同创始人。而后我偶尔逛逛他微博关注动态。

和耳朵财经(id:erduocaijing)对接专访的同事叫他大叔,我以为这只是个人习惯。后来才知道在公司大家都叫他大叔,并评价他为“极客硬核老炮儿”。

蓝色长裤配着黑色大衣,里面的橙色毛衣格外显眼,圆润的脸部轮廓,让人倍感亲切,而寸头显利索。我们在访谈结束后合影,他用手与我比心,待我明白后慌乱将剪刀手转为比心配合。在此之前,他曾看着我的剪刀手说,难道不是这样?并伸出右手竖起食指示范。顿时,他高冷的形象在我心中褪去。

/1/

互联网“大咖”转身入区块链,技术仍为本

因喜欢计算机,他将所有大学志愿都填了计算机相关专业。而响马走红,始于1998年在母校任教期间写了一个BBS社区项目——西祠胡同,而后就火了。此后,他虽为草根“程序员”,但也是同行口中的“大咖”。

有人在微博上晒“终于见到了仰慕许久的西祠胡同创始人”,可见他在许多人心中的地位。当年西祠胡同如日中天,却不知如何在商业化中走出自己的路。

响马

累计用户超过三千万人,首开BBS收费先河,被誉为“真理标准讨论文章的发源地”,但西祠胡同终是未能赶上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列车而被淹没在历史中。

西祠胡同先被卖给艺龙,而后于2015年再次易主。响马也曾两度出走,最终选择重新创业做孢子社区,但不温不火。

虽然早在2014年,他就听过比特币矿机的讲座,身边也有朋友推销比特币,但未上心。直到2017年,他听朋友介绍而接触区块链才翻看了比特币、以太坊等项目白皮书,思量一番后最终决定入局区块链。虽换了行业,但坚持走技术路线不动摇。

他的初衷是做一个可快速开发去中心化应用的区块链产品——FIBOS。

“选择赛道时,需考虑两个因素:行业的赛道以及自身的赛道是什么?每个人的经历和兴趣不同,在同一行业的选择和未来也会不同。我选择技术,我认为做技术永远都有市场,区块链行业也是如此。”他语气温和,又带点坚定的意味。

/2/

一个没有生活的“极客硬核老炮儿”?

公司同事评价响马——“极客硬核老炮儿”,钻研技术的牛逼老混混?如果这样理解,响马会在社交圈炮轰你。它指响马始终钻研技术、做事牛逼,思想前卫让人觉得不可思议、有信仰有理想不作恶的行事风格。

他对技术有多懂,我不清楚,但他若公开发表对某项目技术的看法,这便会成为行业人士的一个参考。

早前,他认为Dapp会大量爆发,瞄准市场,但后来发现Dapp市场不成熟,转而调整方向主攻DeFi生态。目前FIBOS是一个基于金融基础设施的项目,相对“跨链”和“DeFi”的同行们率先实现了真正的异构去中心化跨链协议和去中心化交易协议。这些都是非盈利的公链基础协议,可以被任何人以任何方式应用。

“以前想着怎么+区块链,今年思考如何-区块链:不是所有交易都需上链,也不是因为安全才上链,而是选择什么上链才能保证安全。这里需要做两层剥离,什么内容上链,什么不上链,如何保证安全性?目前正朝着这方向努力。”响马提到自己现阶段的工作思考。

FIBOS项目logo

FIBOS 是开源的社区生态,未进行任何众筹,但仍在公链、基础技术开发和生态设施中始终保持着高效前沿的开发推进进度。显然,响马和这条公链找到了属于他们的可持续模型。毕竟,在区块链的世界里,活着,胜过一切。

他虽然现在写代码少了,但思考从未停止。“跟很多人聊各种东西,从白天到晚上。区块链很有意思,它可以净化市场,像之前邮币卡,区块链一个个清洗着过去的行业。玩法推陈出新,但很快就被证明不行。现在工作上更多的是思考,而非执行。”

同事说他除了工作就是工作,每天都来公司,工作上的事在第一时间回消息。而响马表示上大学后就没了生活,爱好只有代码。但他的生活可在社交圈窥探一二。

他在微博上吐槽自己将某周六的成都会议记成周日,结果睡过了,评论区群众吃瓜正香。朋友圈和微博隐藏着他的生活细节,关注社会热点事件,偶尔也会暴露他关注的公众号,以及隐藏在文字中让人捉摸不透的情绪。

只是他的动态必须趁热围观,否则一旦错过就不再。他有定期删除微博的习惯,朋友圈三天可见,围观得随时在线。

“极客硬核老炮儿”或许让人倍感距离,但“大叔”的称呼瞬间瓦解了距离,让工作气氛柔和。尽管他一心只有工作,但给人亲切感。活跃在社交圈的他与时俱进,懂最新的玩法和流行词,俨然一个“时尚潮流者”。

/3/

区块链本质——权力互联网

区块链和互联网的发展历程很像,例如基本的思考方式、架构和基本组成形式。应用的前提是基础设施和条件具备。就像1999年就有8848和e国一小时送达业务,这如同今天的美团,但它在当时未能成功。

如果想法太超前、不符合当前的市场情况,发展会受限。这不是事情本身不对,而是时机不对。特别是在币圈,即便明知道自己是对的,但别人有偏见,认为不对,而你的行为也会影响。

“每一年我们都认为去年做的事情是错的,每个人在不同阶段看到的东西不同,认知也不同,就像后来我们调整方向做去中心化异构跨链协议。根据行业情况调整,这是正常现象。”

互联网发展了20年已相当成熟,但遇到了瓶颈——处理信息却不能处理权力。

响马

“区块链是权力互联网,用户可以把自己的权力数字化,而后将权力高速流转。当有一定市场和模式时,就有广泛应用。”响马说着自己对区块链的理解。

目前,区块链行业的基础设施还集中在价值获取成本低——也就是更容易挣到钱的领域,例如资产交易、权力等,而不是其他更有发展空间和想象力的领域。对此,响马认为“公链的价值应该在确权、交易和转移。将有价值的信息上链,而不是为了去中心化上链。这也是我们做金融项目的原因,做高价值的事情。”

在区块链发展早期,谁也不知哪个方向对,只能各自不断尝试。只要不违法违规就没什么问题。最重要的是看清行业赛道和清楚自己的赛道,而后朝前走。

FIBOS正按着项目结构规划一步步走,“我们把公链当作确权,其他信息晚些再公布。清算层解决以太坊之间货币的清算。交易层在清算层的基础上如何实现应用……跨链计算、交易结算,我们正在一点点朝着规划走。”

在互联网浸润十几年,如今又看透区块链本质的响马,不知能否经过时间的洗涤,带着FIBOS如“响马”一般杀出重围,在区块链世界里占据一席之地?


责任编辑:卿玲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