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区块链领域中DAO和DAC面临的问题

骆驼君有话说 2020-01-15 17:31

在学习区块链相关知识中,经常遇到两个词——DAODAC。一开始对此也是一无所知,后来经查证,得知DAO全称为分布式自治组织(Distributed Autonomous Organization),而DAC则为去中心化自治公司(Distributed Autonomous Company)。如果从宏观角度来谈,骆驼认为DAC也可以归属DAO的范畴,两者面临的问题都相关,所以此文中两者都可以从DAO来探讨。

 

关于DAO最著名的事件莫过于以太坊“The DAO”事件,它导致了以太坊不得不实施硬分叉,进而形成两条链,一个就是ETC(原链),一条为分叉链(ETH),其中ETC我们有称之为“末日战车”,相信不少币圈的伙伴都有所耳闻。

 

目前,关于DAO的论述不少,但是大规模的成功案例却始终没有出现。按照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的徐忠老师的说法,目前DAO在实施过程中不得不面对这些问题:

 

1、公有链并未能支撑起大规模的商业级应用,也就是性能还是比较低下。

 

这句话很好理解,无论是以太坊还是BTC乃至EOSTPS太低,虽然EOS号称百万级TPS,但也只是理论峰值,实际上在运作过程中,离“百万级”还差得远。最近ETH虽然成功升级,在TPS上有所提升,但也还是没有改变当前公链相对于传统中心化技术“低性能”的本质。

 

2、去中心化自治组织,必然使用去中心化的激励方式予以结算,token是很好的方式。

 

对此,骆驼的理解是,按照当前的数字货币市场,token的波动性太大,相对于传统金融环境而言,暴涨暴跌——这两天盛传的BSV就是一个例子。一旦有偿激励的价值无法稳定,就很容易引发一系列金融问题进而引发DAO内部治理过程中的问题。由制度凝聚的共识在激励价值降低的情况下会被稀释,进而难以形成有效统一的凝聚力,这个共识涣散的自治组织就无法完成一些事情。

 

此外,骆驼认为徐忠老师只是从技术上来探讨和分析DAO所遇到的问题。但是从人类社会的角度来看,我们最终所面临的却不是技术问题,而是人类社会环境下所形成的人性问题。

 

举些简单的例子:

二维码是日本人发明的,但是却在中国火起来。前段时间还有网友称日本人知道二维码在中国的高使用率之后,想收取中国人的专利试用权。技术能解决的问题,却没有发展起来,这和发展环境有关。

 

电子商务在中国能发展起来,却没能在日本发展起来,为何?相较而言,日本人更喜欢到实体店消费,因为日本是一个进口大国,产品的利润最终更多只能体现在服务上。所以人们更喜欢线下消费享受更体贴周到的服务。

 

无人超市、无人商场和无人酒店,成为这两年的热议。但有些无人化的场所在开业之际也只能在媒体上大赚噱头,没多久就濒临倒闭。原因在哪里?也并非技术问题,而是人性问题,关于人性问题,并非一两代人能够解决。比如说有的人喜欢热闹,有的人喜欢被关注,有的人喜欢被需要……按照马斯洛人性需求层次论中,这些属于“Belongingness and love needs”,也就是归属和爱的需求。

 

所以,DAODAC,最终面临的,应该是人性的问题。

 

试想,如果脱离了这个人性的需求,再好的技术,所能解决的问题,最终是人所需要的解决方式么?

 

难怪有人说:技术能够解决的最终只是技术问题,而社会学家要解决的,是全人类的问题。

 

当然,以上只是骆驼的一知半解和思考,如有异议,欢迎探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