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詹克团“北京反击战”来龙去脉,行政力量深度参与

吴说区块链 2020-04-30 13:36

吴说区块链获悉,4月29日晚,比特大陆召开内部会议,并发布内部信与公开声明,称:

自詹克团被免职后,公司全体员工为填补詹克团留下的财务黑洞而拼搏,但是詹克团无视公司及全体股东和员工的共同利益以及拯救公司的努力,反复提起行政复议及其他诉讼。

2020年4月28日,北京市海淀区司法局作出了撤销北京市海淀区市场监管局于2020年1月2日作出的准予北京比特法定代表人变更登记的复议决定,但并未决定恢复詹克团为法定代表人。

原文在此:比特大陆声明,但因为事情过于复杂,吴说区块链帮你细细道来。其实声明意思简单就是:比特大陆之前更改了北京比特法人,但詹克团通过行政复议撤销,大陆认为毫无道理,后面双方将继续打官司。

一切还是要从2019年10月底说起。

10月28日,比特大陆的北京运营主体北京比特大陆科技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均由詹克团变更为吴忌寒。10月29日,吴忌寒发布内部信,解除詹克团在比特大陆的一切职务。

随后,詹克团迅速聘请了汉坤律师事务所。他先是不服北京市海淀区市场监督管理局作出的工商变更登记,向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诉讼过程中,詹克团于2019年11月14日提出撤诉。

同时,詹克团发起第一次行政复议,请求撤销北京比特变更法定代表人和执行董事的行为。1月31日北京市海淀区司法局作出《行政复议决定书》同意撤销。

据说,撤销原因比较“无厘头”,因为司法局认为比特大陆申请材料“有所涂改”,而这种涂改又是因为工商标准模板导致的修改。比特大陆及吴忌寒不服第一次复议决定,向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了行政诉讼,目前案件正在审理中。

但是詹克团为什么又提起了第二次行政复议?

因为1月2日比特大陆再次更换了法人,由该公司首席财务官刘路遥接替吴忌寒担任。理由也很简单,比特大陆是开曼控制香港,香港控制包括北京比特在内的全球十几家子公司。因此比特大陆理论上可以随时更换。

这次更换打乱了詹克团的布局,导致他无法重新回到法人。因此提起了第二次行政复议。

2020年2月12日詹克团请求撤销北京市海淀区市场监管局准予的1月2日第二次法定代表人变更登记行为,并将北京比特法定代表人恢复登记为詹克团。还是因为类似的原因,北京海淀区司法局再次支持了詹克团撤销行政复议的请求,但没有支持詹克团恢复其为法定代表人的请求。

比特大陆方面自然不服,核心理由主要有以下几点:

1:詹克团在申请行政复议前已经提起行政诉讼并结案。《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十六条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人民法院已经依法受理的,不得申请行政复议。”

2:在两次法定代表人变更登记中,北京比特均在北京市市场监管局统一的“登记系统”中进行预申请,并根据该系统所生成的相关文件和模板制备纸质版申请材料。换言之材料有所涂改也是因为工商标准模板导致的修改,比特大陆成了“冤大头”。

3:比特大陆的法人任免取决于开曼股东决定,而不是行政机关。以股东分布图来说,吴忌寒占股已经超过了51%。

解密詹克团“北京反击战”来龙去脉,行政力量深度参与


在之前香港上市时,詹克团拥有59.6%的投票权。但比特大陆在11月举行的股东大会取消了这一投票权。詹克团正在开曼起诉,试图要回投票权。

了解完整体的背景后,吴说区块链认为,北京海淀政府不应该用行政力量影响此事,正如比特大陆声明所言,“是通过行政手段粗暴干涉公司内部自治”,原因有三:

第一,在开曼做出判决前,北京比特作为子公司,法人变动法理上正常。由于政府内部沟通不畅,出现比如申请材料的偏差,可以采用重新提交正确材料等方式,而不是直接否决合乎法理的变更,造成行政影响企业的不良观感。

第二,比特大陆刚公布业绩显示,1-4月营收超过3亿美金,AI业务正在快速发展。相比之下19年在詹克团带领下市场份额急速下滑。有业绩证明,比特大陆员工和投资人都比较支持吴忌寒。

第三,从福州的判决来看,北京这边不排除可能也有关系的运作。但如果用行政力量干预公司正常运行,吴忌寒也可以轻易把公司迁走,重庆、成都、武汉等地政府早早表示了高度欢迎,并且会给超过北京的优惠政策(事实上大陆已经在重庆设立新公司)。

比特大陆对北京有多重要?北京集成电路曾因为比特大陆而曾一度超过上海,位居全国第二。北京的行政决定影响企业正常发展,流失龙头企业,最后得不偿失。


责任编辑:小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