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人皆知比特币之父中本聪,又有谁还记得比特币亚父哈尔·芬尼?

小玲儿 2020-07-29 18:42

文 小玲儿

编辑   言一

出品 耳朵财经

近日比特再次成为圈内人讨论的焦点,与此同时,被谈及的还有发明比特币却又消失匿迹的人——中本聪,他被称为比特币之父,也是圈内人眼中的“神”。

可是,还有一个人,他是除中本聪之外,对比特币贡献最大的人,也是第一个比特币转账的接收者,被称为比特币亚父,却很少被人记起。 

他在90年代创建了公共领域的第一个公钥密码系统PGP,至今仍是流行的加密协议之一。

他最早提出一种使用加密工具以实现匿名通信甚至是被无法被追踪的金融交易。而后,他在2004年创建了第一个可重复使用的工作证明协议(RPOW),这为后来的比特币PoW共识奠定了基础。

当中本聪发布比特币白皮书后,很多加密学家持怀疑态度,而他却很快被吸引并与中本聪展开交流,待正式版本发布后立刻下载体验,并提交软件漏洞给中本聪进行完善。

在他认为自己人生正处于最美好的时光时,却被诊断出萎缩性侧索硬化症(ALS),而后逐渐瘫痪。他死后,选择将自己的身体冷冻保存,以期待未来某天会回来。那他是谁呢?让我们一起来看看他传奇的一生。

 / 1 / 比特币诞生的奠基人

在1991年之前,他只是人群中的一个“普通的聪明人”。喜欢数学,课后会找老师纠正错误或提出更好的解决方案,关注自由主义者自由思考的课程,这是高中同学对他的印象,以及同学们一致评价他为“最聪明的人”。

如果高中毕业后,他在加州理工学院的兴趣没有从数学转向计算机,或许后面就不会有他与加密世界的故事。为了学习编程,他熬夜,缺课。

1979年,他大学毕业,然后就结婚了,工作是编写视频游戏。此时的他,不会想到,因为对编程的热爱,往后余生都将与代码和计算机绑定在一起,且成为了加密世界的名人。

直到1991年,他才发现了反独裁加密专家的运动。该组织以Cypherpunk电子邮件列表为中心,提倡使用加密工具,以将权力从政府转移到个人。随后,他加入密码朋克(Cypherpunks),开启了他的传奇之路。 

哈尔·芬尼

他受一位密码学家的启发,提出一种使用加密工具以实现匿名通信甚至是被无法被追踪的金融交易。这个想法与后来的比特币白皮书不谋而合。

当时,Chaum(一位密码学家)开发了有史以来的第一个虚拟货币DigiCash,它具有比特币的匿名和去中心化的属性,但却未被普及。

在1992年的Cypherpunks邮件列表中,他写道:“在我看来,这是如此明显。在这里,我们面临着隐私丢失,计算机化,庞大的数据库和更加集中化的问题-而Chaum提供了一个完全不同的方向可以将权力掌握在个人手中,而不是政府和公司手中。计算机可以用作解放和保护人民而不是控制人民的工具。”而后他发挥自己的编程能力,致力于实现这一愿景。

当他得知Phil Zimmermann计划发布PGP或Pretty Good Privacy的邮件列表时(一款加密程序,甚至连政府情报机构都无法破解),他很快联系Zimmermann,并成为该项目的早期员工。

他参与开发的PGP2.0被认为是该程序的第一个真正安全的版本,且还开发了“Web of trust”密钥签名模型,这模型可通过PGP2.0建立可信身份。而这个信任模型是PGP成功的关键。

他就是哈尔·芬尼(Hal Finney),Zimmermann后来这样评价他,“哈尔(Hal)是一个罕见的天才,他从来不需要为了获得自己的智力天赋而交换自己的情商。他是一个好人,而且他对待生活的态度非常鼓舞人心。我希望我能像他一样。”

随着PGP适用范围扩大,芬尼还将第一个加密软件集成到remailers(免费服务)中的服务充当电子邮件的代理服务器,在第三方之间退回邮件,以便无法追溯其来源。

即便是现在,PGP也是全球流行的加密协议之一。而他则因为PGP成为加密领域的知名人物。

经过努力,芬尼在2004年开发出第一个可重复使用的工作证明协议(RPOW)。这为后来的比特币PoW共识奠定了基础,这也为他与中本聪之间的相遇埋下了伏笔。

当然,他不仅是一位密码朋克、90年代初邮件列表成员,还是保护隐私、匿名和财务自主权的加密解决方案的狂热开发人员和哲学家。

/ 2 / 他与比特币的故事

因为前期芬尼自己构想过匿名通信无法被追踪的金融交易系统,故当中本聪在2008年11月1日发布《比特币:一种点对点的现金支付系统》时,他很快被吸引,并与中本聪进行交流,而不顾其他加密学家的怀疑。

而后中本聪在2009年1月3日挖出创世区块的第一批50个比特币,这意味着比特币诞生。1月9日,比特币第一版客户端,v0.1发布。 

芬尼后来在自述故事《Bitcoin and me(Hal Finney)》中写道,当中本聪宣布该软件的第一个版本后,他就马上就下载了它,并认为自己是第一个运行比特币软件的人。他挖了70多个区块,那时,通过邮件与中本聪沟通,主要报告软件的漏洞,而后中本聪进行修复。他还在自己的推特上发了一条推文:运行比特币。这可能是比特币诞生的最早推文。

Bitcoin and me(Hal Finney)原文

1月12日,芬尼收到中本聪进行比特币转账测试时发来的10个比特币,他成为第一个比特币转账的接收者。

“真希望当时自己可以挖久一点。可是,同时也感到幸运,因为自己一开始就参与挖矿。”他在自述故事中如此感叹道,“自己的比特币得来全凭运气,没付出多少努力。来得容易,去得也容易。”后来,他在100美元左右时,卖掉了大部分比特币。

原本比特币软件运行非常稳定,他也继续运行着软件,可是当又挖了几个区块后,他被电脑的散热风扇噪音困扰而选择将软件关闭。那时的挖矿难度为1,用CPU就可以挖矿。

曾有人问他到底有多少个比特币,他未曾透露,只说自己的数量不多,也不曾因比特币而获得大量财富。

他是最早接触中本聪的人,也是第一个调试比特币代码的人,同时也是第一个比特币转账的接收者。他是除中本聪外,对比特币贡献最大的人。

/ 3 / 冷冻身体,展望未来

2010年初,五十多岁的芬尼认为自己处于生命中最美好的时光,他减掉了很多体重,也开始长跑。跑过几次半马后,打算准备一次全马,正当他认为自己准备好了之时,一切都开始出问题了。

他在2009年8月就被确诊出萎缩性侧索硬化症(ALS)。这是一种会杀死运动神经元的疾病,开始它让人虚弱,而后逐渐瘫痪,通常在2~5年内致命。

他的肌肉控制力逐渐下降,但他仍在继续编写比特币代码,还为椭圆曲线密码学的交易速度提高了20%。再后来,双手失去打字的能力,而他继续使用眼动追踪软件编写代码。

他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说:“我为我在PGP上的工作感到骄傲,尽管我对比特币的少量贡献,尤其是我对椭圆曲线数学的优化,可能会是我的持久贡献,对此,我不会感到惊讶。” 

再一次听到比特币的消息是在2010年底,并确认自己的比特币仍完好无损,还将其保存在保险柜中。可随着医疗费越来越高,他在100美元左右的价格出售了大部分比特币。

后来的哈尔·芬尼

他曾以为自己会在PGP干到退休,现在却不得不得因为疲劳和听力问题而在2011年初退休。同年,中本聪消失在大众视野中,他的邮件定格在2011年4月26日这天。此后,业内一直在猜谁是中本聪,也曾有人猜芬尼,但他否认了。

再后来,芬尼基本瘫痪,靠一根管子进食,再通过另一根管子辅助呼吸。他整天都在电动轮椅上度过,但他用arduino设计了一个界面,可以通过眼睛来调节座椅的位置。 

尽管因为生病,他的生活不得不做出调整,但他认为自己的生活并没那么糟糕。因为他仍可以阅读,听音乐,看电视和电影,以及仍可以通过眼睛控制电脑写代码,而他热爱编程。

此后,他的病情不断恶化,最终于2014年8月28日,被宣布合法死亡,享年58岁。而早在20年前,他就决定将自己的身体冷冻保存。

Alcor董事兼芬尼的多年朋友Max More说:“在我们拥有解决ALS和老化过程等问题的技术之前,他将一直待在那里。”“然后我们可以使Hal重新感到快乐和完整。”

芬尼的妻子说,她的丈夫对复活并不抱希望,冷冻身体则是出于对技术的信仰。“他从未对我说,‘我会回来。’但是他告诉我,‘我希望能回来。’”“哈尔喜欢现在,但他展望未来。他想在那里,而这就是他到达那里的方式。”


责任编辑:小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