闷声公链Cardano,粉饰在技术背后的虚假繁荣?

言一 2020-07-30 17:53

文 言一


出品 耳朵财经

黄金价格接连攀升并创下历史最高的同时,被誉为“数字黄金”的比特币终于按捺不住了,接连突破多个关键位置,成功跃上11000美元高位,牛市气息越发明显。

同样,“二当家”以太坊也拒绝DeFi反噬,在2.0升级预期的积极情绪下,同样走出低迷,展示了自己准世界计算机的潜力。

无论牛市还是熊市,比特币与以太坊从来不缺少关注度,他们都是媒体的宠儿和舆论的中心,但是此篇文章阐述的对象却并不是两者,而是几乎处于一种边缘存在的公链Cardano。其更多被人所熟知的是它的代币ADA,虽然市值位于排行榜前十,但是却没有什么存在感。

7月29日,Cardano发布了主网更迭版本Shelley,但利好俨然已被行业其他的消息淹没。但淹没不代表不存在,作为没有存在感的Cardano背后又有着什么样的故事,它又要实现怎样的愿景?

/1/门面创始人查尔斯

曾与BM、V神共事,Cardano创始人Charles Hoskinson(查尔斯·霍斯金森)的经历同样传奇。

大学期间,查尔斯在科罗拉多大学博尔德分校学习数学和密码学,专业对口也为其日后从事区块链行业的工作奠定了非常好的基础。

查尔斯同样早期与比特币结缘,并在2011年成为最早的一批挖矿用户。在2013年比特币价格涨到250美元时,查尔斯更加坚定看好行业未来,毅然辞去了工作,进入了当时如沙漠一般贫瘠的区块链行业。

查尔斯

开始时,查尔斯专注于比特币的科普与布道,并在2013年成立了比特币在线教育项目,宣传普及去中心化的价值、加密货币、密码学和区块链知识,并受到用户群体的一致好评。

也在此时,查尔斯结识了BM,彼时BM任职比特股项目的创始人,两人一拍即合,决定共同创建第一个去中心化的加密货币交易所平台。查尔斯也成为了比特股的联合创始人,比特股成为了查尔斯真正进入区块链行业的第一站。

但是事后项目发展却并不顺利,查尔斯与BM就发展路线一直存在分歧。最终查尔斯在加入比特股四个月之后离开了社区,之后BM也相继离开。

但是机缘仍不期而至,查尔斯离开比特股不久后,经日后的以太坊联合创始人Anthony Di Iorio介绍,查尔斯了解到了以太坊的白皮书并参与到了以太坊最早期的会议。

合影

“当时,会议只有四个人,而我是第五个人。”查尔斯回忆当时的情景时这样谈到。因为这次机缘,查尔斯再次成为了以太坊的联合创始人,并暂时担任其首席执行官。

但是日后,“以太坊是否应以非营利组织的形式运营”这个问题加剧了查尔斯与其他联合创始人之间的分歧。查尔斯希望以营利组织进行,而其他人则拒绝,最终查尔斯离开了以太坊。虽然查尔斯离开的原因众说纷纭,但无论是自愿退出还是被解雇在此时都不重要了。

查尔斯虽接连在行业受挫,但两段坎坷的经历也为自己攒下了名气,也为日后Cardano的诞生埋下了基础。

/2/诞生即巅峰

在接连受挫的情况下,查尔斯萌生了自己自己创业的想法。2015年,查尔斯与前以太坊核心成员Jeremy Wood创办了IOHK,Cardano自此诞生。

根据查尔斯的说法,Cardano是对第一代平台(如比特币)和第二代区块链(如以太坊)的改进。他称之为“第三代智能合约平台和加密货币”,也就是日后人们常常谈及的区块链3.0。

“与竞争对手相比,它经过了更加严格的研究、测试,对于公司、政府实体和学术机构来说在安全性和可扩展性方面比以太坊更好。”查尔斯一开始就把目标瞄准了以太坊。

2017年末,ADA采用独特分层机制(结算层+计算层)​,成为了世界首个同行评审项目,各路评测机构超高打分,几乎成为了行业众星捧月般的存在。严谨而科学的设计机制使得ADA当年暴涨超百倍,一度与昔日明星EOS形成分庭抗礼之势。

从路线上看,Cardano有五大发展阶段,分别专注不同的发展目标,分别是 Byron(基础设施),Shelley(去中心化),Goguen(智能合约),Basho(扩展性)与Voltaire(治理)。

路线图

在项目、代币和发展阶段的命名上,到处充满着诗情画意,Cardano名字由来是来自16世纪的意大利数学家Gerolamo Cardano,他既是医生,也是占星术士、哲学家,同时也是个赌徒。

拜伦(Byron)是浪漫主义诗人,为民主和自由而战,雪莱(Shelley)是英国文学史上最有才华的抒情诗人之一,并且两人还是夫妻关系,其女儿名为ADA。哥跟(Goguen)是美国伟大的计算机学家,巴绍(Basho)是日本江户川时代的诗人,伏尔泰(Voltaire)则是伟大的法国启蒙家。

设计严谨,命名浪漫的同时, Cardano 还极力追求追求政府监管和个人隐私之间的平衡,通过在机制中融入监管的方式(自愿提交KYC和AML信息),提供更大的金融包容性。

查尔斯加持,独特的设计机制,同行评审等诸多光环,让Cardano名噪一时。

/3/初期内斗矛盾不断

风光过后,来到了2018年下半年,Cardano的内部矛盾持续激化,极大的影响了Cardano的发展进程。

要弄清矛盾的起因,要先弄清Cardano的团队构成。

Cardano主要由三个组织构成。第一个是Cardano基金会,公司是位于瑞士的独立标准机构,负责监督Cardano及其生态系统发展的非营利组织,此前由英国数字货币协会创始人Michael Parsons领导。Cardano的组织实体是IOHK,由查尔斯主导,该公司至2020年持有开发卡尔达诺平台的合约。

最后一个组织是Emurgo,是Cardano的创业孵化器,负责促进Cardano的生态发展, CEO为Ken Kodama。Cardano的三个实体之间都具有不同的责任和权利。互相帮助和牵制,确保企业的平衡。

当年7月,有消息爆出负责生态建设的日本公司 Emurgo CEO随意抛售ADA,花天酒地,丝毫不顾已经乱作一团的社群。10月12日查尔斯和Ken联名写了公开信抨击Michael,列出了基金会不作为的八宗罪,并且表示会采取行动。

接着,IOHK和卡尔达诺基金会之间再次就FP Complete的Haskell代码审计费用发生冲突。

这段时间,曾在 Emurgo 团队担任中国区商务开发的工作人员爆料道出此中原委,基金会的内幕就是Cardano一开始只是想做赌博,后来Ken和查尔斯想做公链才拉了Michael来充门面,后来Michael想掌权,三人各种内斗。

该工作人员也表示,日本团队Emurgo CEO Ken 做事没有方向,无作为。种种迹象透露出Cardano危机已至。

/4/绝地反击,盘圈推动还是升级预期?

前期内斗严重虽是不争的事实,但是好在并没有影响到项目的推进。尽管Cardano发展进程一贯滞缓,但是投资者仍对其技术前景充满信心。

进入2020年,在“3·12暴跌”之后,ADA反弹的更是极为强势,较低点反弹达近6倍,近一年上涨140%。与之形成强烈对比的是比特币近一年为15%,以太坊为54%,在一众主流币中,也只有Link能与之一较高低,但是两者却同属不同赛道。

7月初,有消息爆出,有CX团队深入农村进行ADA代币的传销活动,听众不乏开着豪车的群体。此外,还有大量横幅路演宣传。在酒桌上,一众投资者更是齐声喊出了“拥有艾达,一生发达”的口号。众多案例将Cardano推向了舆论中心。 

路演

查尔斯对此虽然表示,它的组织者与IOHK没有关系,他们也没有得到许可使用Cardano的图片和Logo。但是也掩盖不了ADA成为传销团伙利用工具的事实。

网传模式图

不仅如此,Cardano的中文社区甚至公开发文唱空ADA,表示ADA的路已到尽头。而此前,该公众号则一直致力于Cardano的推广与普及。

cardano社区公众号

虽风波不止,但近一个月ADA涨幅还是超过70%,盘圈推动还是升级预期?背后原因值得深思!

/5/技术愿景还能讲多久?

“ADA牢牢的占据数字货币市值排行榜前十,但不知道凭什么?”有投资者指出。

仅凭技术前景预期就能收获如此大的市值让众多投资者纷纷不解。按照Cardano公布的发展进程,7月29日开启第二阶段Shelley硬分叉,主网正式从Byron阶段到Shelley阶段。

据官方介绍,该阶段的重点在于提高项目的去中心化程度,在Shelley结束时Cardano的去中心化程度能比其他项目高50-100倍。

也就是说,作为公链的Cardano目前的功能主要就是参与Staking以币生币。而反观以太坊,DeFi生态如火如荼,即便是淡出视野的EOS和TRX,生态也获得了不俗的发展。

据悉,Cardano的第三阶段Goguen,将允许来自技术和非技术背景的用户在Cardano网络上创建和执行功能性智能合约。

但是对一贯被称为“万年鸽王”的Cardano团队来说,又会拖延到什么时候?

以太坊2.0升级在即,高关注度带来了高流动性,源源不断的流动性也使得以太坊生态越发繁荣,先发优势在以太坊项目得到了深刻的体现。

对于项目进程缓慢,查尔斯此前曾表示,他把Cardnao这种创新型的具有颠覆性的项目比作阿波罗登月,是按期登月重要,还是登月顺利以及宇航员的生命安全重要?

Cardnao能否发挥后发优势,上演龟兔赛跑的局面我们不得而知。我们只知道,公链最终要用应用说话。这样来看,留给Cardnao的时间不多了!



责任编辑:言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