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TRIX陶鸥:我们要用人工智能让公链更易用、更安全、更快速、更灵活、更公益

刘路阳 2018-08-22 15:28

《魔兽世界》是一代人的记忆,但是和暴雪打过官司,就不是所有玩家都经历过的了。

陶鸥,MATRIX创始人,北京大学物理、经济双学士,《魔兽世界》老玩家,至今在艾泽拉斯仍有一个亡灵、一个血精灵,以及一个侏儒,由代打朋友在养号。毕业后陶鸥第一个创业项目,便是将《魔兽世界》内中国玩家打出来的金币,转买到国外,团队最大的时候,能在全球排名前三。这次创业终结于暴雪的起诉,暴雪认为游戏内资产属于暴雪,而非玩家,这也让陶鸥第一次开始怀疑中心化的运营模式。随后,陶鸥做过游戏运营,也给微博开发过社区,更主持开发了全球第一游戏的内嵌式广告系统。

而当2013年时,陶鸥的朋友对他说起比特币和区块链的时候,陶鸥觉得自己要的就是这个。起码区块链能保证游戏内玩家的资产属于玩家,而不是运营商。2016年陶鸥正式开始做区块链,曾为华夏银行和中信银行开发过私链,2017年,邓仰东的加入又给团队带来了新的想象——人工智能。

“MATRIX要做的,是一个更易用、更安全、更快速、更灵活、更公益的公链。”陶鸥表示。

作者 |   刘路阳

编辑   |   方沁雨

从金币商到银行私链到人工智能+区块链

陶鸥是北京大学的物理学和经济学双学士,毕业于2005年。

那时候《魔兽世界》中国区刚由九城拿下代理,2005年6月时候《魔兽世界》刚开始商业化运营。作为最早的一批魔兽玩家,经济学的陶鸥也同时做起了“金币商”的生意。和团队一起,陶鸥的金币生意,最大曾做到过全球前三,抛开人力成本等,一天的净利润也有六、七万美金。

这在2005年时候算是不小的一笔收入,但是哪怕是今日,这也是游戏运营商会做出打击决定的行为。随即暴雪选择了起诉陶鸥,理由是暴雪认为游戏内金币所有权属于暴雪,而非玩家。面对暴雪的起诉,陶鸥虽然认为游戏内资产属于玩家,但是在大环境下,陶鸥只能退步。

这之后,陶鸥做过运营,主要工作是将国内的游戏推广到国外;还做过新加坡上市公司Netelusion的副总裁,主要负责游戏业务;也给新浪微博做过3D社区,甚至主持开发了全球第一游戏的内嵌式广告系统,在东南亚做了一个注册用户超2000万的游戏平台。

2013年,陶鸥的朋友和他提起比特币和区块链,关键词是挖矿、去中心化、分布式、记账系统。

闯入陶鸥视野的区块链解决了陶鸥往日的困扰,这是起码能保证游戏内资产属于玩家的存在。但是陶鸥全面的接触区块链则是在2016年,这一年,陶鸥尝试过奢侈品溯源、银行私链以及钱包等等方向,甚至是和华夏银行、中信银行合作,为他们提供了私链。

2017年,擅长于人工智能的,清华大学副教授邓仰东加入了陶鸥的团队。邓仰东曾为中国高铁设计及研发了人工智能预警安全解决方案。 著有《结构化集成电路设计和高层次综合》等多本知名高校教材,在顶级学术会议和期刊发表论文50多篇,曾带领团队在Pascal人工智能国际大赛上斩获第一名。

邓教授的加入,给了陶鸥团队新的想象,最直观的,是2017年时候,陶鸥团队拿下了两个世界人工智能大赛冠军,一个叫做PASCAL(欧盟的比赛),一个叫做COCO(微软的比赛)。陶欧也表示,在人工智能的帮助下,区块链的安全性、可扩容和去中心化间的矛盾,能够得到一定程度的缓解。

MATRIX:更易用、更安全、更快速、更灵活、更公益

根据MATRIX的白皮书,MATRIX定位为新一代的区块链技术,利用最新的人工智能技术革新加密货币与开源公有链的应用生态环境。特点是通过突破性的人工智能技术构建了一个具备自我优化能力的区块链网络,该网络具有兼容公链及私链之间的多链协作能力以及数据区块和控制区块分离的特性。

之所以要做这样子的一条公链,是因为陶鸥团队发现区块链行业有五个问题,分别是门槛高、TPS低、安全性低、灵活性差以及缺乏公益性。

具体而言,全球只有2000万人会编程,其中能写智能合约的有2万人。这限制了区块链的适用范围,且智能合约并不够智能,无法处理相对复杂的条件。针对此,MATRIX公链的特性是易用性,MATRIX设计了叫做“智慧合约”的存在,不会变成也可以使用,只是,“智慧合约”仍处于内部研发阶段,暂不对外开放。

对于TPS低的问题,MATRIX利用人工智能设计了新的共识机制,叫做HPoW,使用聚类算法以及人工智能选择21个超级节点,有些类似EOS的超级节点,且MATRIX还会有11个验证节点,以及更多的“朝阳群众”(即举报节点)。

关于安全性,MATRIX运用了两个技术,一个是形式验证技术,类似于区块链上的杀毒软件,可以帮助发现智能合约与代码中的漏洞,另外一个技术是生成对抗网络,类似于Alpha Go的Zero版本,不需要给他棋谱,只给他规则不断的训练,40天左右就能战胜柯洁。

灵活性上,解决的是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能够使用跨连技术,作为“桥梁”将各私链连接起来,减少对资源的浪费,提高效率。第二个问题是解决公链分岔的问题,大部分分叉对于社区和价值是一个很大的伤害。MATRIX则是通过人工智能不断优化,使公链不断适合当前使用的状态,不会分叉。

公益性上,鉴于哈希计算浪费了大量的资源(哈希计算本身对人类社会无用),MATRIX采用了MCMC(马尔科夫蒙特卡洛)的挖矿方式,MCMC可以模拟化学反应,医疗诊断,图形识别等。挖矿的同时,还会对社会产生贡献。

故而,陶鸥表示,“MATRIX要做的,是一个更易用、更安全、更快速、更灵活。更公益的公链。”

以人工智能缓解区块链三角冲突问题

如上文所述,从2016年开始All in区块链,陶鸥就认识到智能合约存在编程门槛高,无法解决复杂情况等问题。

针对问题,陶鸥团队共有两个想法,其一是升级智能合约,利用人工智能将智能合约升级为智慧合约,将编写的想法交给机器,由机器进行编程。其二是给予智能合约深度学习的能力,使得智能合约可以处理越来越复杂的稿件。

而基于这些思考,陶鸥表示团队已经赋予了MATRIX较好的框架和设计。在这个框架和设计中,以人工智能为辅助,主要优化了速度、去中心化特性,再借人工智能的自我学习能力,不断完善安全性,并且因此得以缓解了区块链的三角冲突问题。

MATRIX的TPS设计是每秒钟100万笔,如今在实验室中达到的效果是5万笔左右,但是尚未在线下做过测试。

速度是陶鸥认为的重中之重,“提升速度是一个长期的工作,人工智能会在学习过程中去进化,去优化,但是唯独速度只能依靠后续的软硬件开发。”

而对于人工智能是否会因为机器习惯影响到安全性,陶鸥表示,“其实没有人能知道人工智能的习惯是什么,且就算是遭受到了攻击,一个节点的人工智能损坏,其他节点的人工智能也可以通过申诉种种,否认交易。”

同时,陶鸥还认为区块链是治理人工智能的一个很好的工具。首先,区块链是分布式的,所有节点都不一样,通过共识来决定事件走向。同时,强人工智能时代其实是避中心化的,就像是自动驾驶一旦中心化被攻破,那一定会造成很多生命的损害,这一点上,两者也是契合的。

团队半数以上为技术,由邓仰东、李庆华、时昕带领

如今,MATRIX的团队已经有70余人,其中一半以上都是技术人员,包含10余位人工智能成员。

在香港的基金会下,MATRIX下设了人工智能技术团队、区块链研发团队、芯片以及硬件团队,运营团队,顾问团队等等。

由CEO陶鸥做总负责人,其下邓仰东教授负责人工智能团队,李庆华教授负责区块链研发团队,而时昕教授,则负责芯片以及硬件研发团队。

图片截自MATRIX白皮书

李庆华是国内顶级芯片设计专家及通信行业专家,作为主设计师,设计了国内第一款WiFi芯 片。同时作为总工团队成员和基带项目总师,设计了中国第一艘航空母舰——辽宁号的通信调度指挥系统。

图片截自MATRIX白皮书

而时昕,于2005年获得中国科学院的博士学位,博士期间的研究方向为处理器芯片设计,负责当时国内计算性能最高的DSP处理器的数字加速协处理器。

图片截自MATRIX白皮书

对于MATRIX的发展方向,陶鸥表示团队将日渐国际化。而MATRIX项目本身的进度,正在按照既有规划前行:9月份推出测试网,12月份时候主网上线,随后,再进行芯片等硬件研发。

在这般团队的支持下,MATRIX被加密货币知名杂志21 Cryptos Magazine 评选为六月TOP 5明星项目第一名,其后是BAY, BNB, ADA等项目,并且获得2018年度区块链"快马奖"最强公链的奖项。

陶鸥表示,MATRIX致力于第三代区块链公链的研发,以让更多用户受益于我们的人工智能技术和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