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反人工智能到反无人机,谁在左右科技的进步?

原创 2017年12月18日 10:57:02

科技是为了改善人们生活,造福人类而存在的。但科技高速发展的同时,也带来了许多难以预料的种种问题,这里面不仅有伦理道德的问题,也有利用科技手段作恶带来的反面教材。

最近争论颇为激烈的无非是周鸿祎怒怼90后女生的事件。回顾一下这个事件的始末:起因是一篇《一位92年女生致周鸿祎:别在盯着我们看了》文章刷遍朋友圈,目标直指360的智能摄像头及水滴直播。然后,360为此高度紧张,隔天周鸿祎还专门召开发布会介绍了开启水滴直播要经过几步操作,以此反击92年女生的说法,并声称“该事件为黑公关恶意为之”。

4e770002298a9a04000f

其实事实不难判断:错的并非360,而是利用智能摄像头和水滴直播去“获取”隐私的那些人。的确,网络中许多色情片段都是用这种摄像头偷拍而来的。

错的不是科技产品,因为,作恶的是人。

反人工智能到反无人机:科幻还是真实?

耳朵君近日重新刷了黑镜第三季,其中的故事让我们感觉到未来科技带来可怕的另一面。

第一集讲的是一个反人工智能的故事。故事里描述了一个评分制度社会,每个社交行为都要互相评分,满分5分。评分越高的人享受的待遇越好,而评分低的人别人甚至都不愿与你说话,如同社会弃儿,满分是五星。然后女主角因为一个偶然因素,被周围的人打了低分,由此出现各种悲剧。

4e75000385223491b59d

这样的社会,表面看起来无比和谐,实际却肯定无比虚伪,人们都活在拘谨和面具之下。被信用体系“绑架”,最终失去了自由。我们不妨想想在所谓的大数据时代下,人们的各种行为逐渐被BAT分析透彻,如果有一天,基于这些大数据形成的征信体系,每个人都是被迫成为“完人”,这真的能够让我们活得开心吗?

之前闹得沸沸扬扬的趣店事件,其CEO罗敏公然挑战大众智商“借钱不还一律不催收,当福利送了”。事实上,长久以来,支付宝给趣店的流量入口是其新用户主要来源。在趣店的在招股书中称“在2017年2月份前,趣店和其现金贷产品来分期都位于支付宝用户界面的toptensearches”。

如果不是中国监管机构对现金贷行业出台最严厉的监管政策,各种小额贷款的“原罪”,迟早会产生更多的恶果。

第二集是反VR的故事,一个靠测试电子游戏赚钱的背包客(男主)报名参加了一个游戏公司的内测。这个游戏类似VR技术,让你产生非常真实的幻觉,引出人内心最恐惧的东西。一旦进入了这个幻想中的世界,你可能就永远出不来了。

《 人类简史》、《未来简史》的作者尤瓦尔·赫拉利认为,人类的发展已经来到了巨变的前夜。人工智能在未来十年,有可能将数十亿的人赶出就业市场,使得人类产生大规模失业。尤瓦尔认为未来99%的人属于无用阶级,另外1%的人则成为掌控算法、通过生物技术战胜死亡的神人。显然,未来的无用阶级,很可能像《盗梦空间》里的那些低X人口一样,只能活在VR世界里。

4e780001d7c4f75114d1

第六集的主题是反网络语言暴力,但耳朵君真正感到恐惧的是剧中杀人蜂。

11月中旬,在日内瓦举办的联合国特定常规武器公约会议上,公布了一段可怕的视频:视频中,这种形体类似杀人蜂的机器人,内置里各种传感器、广角摄像头、支持面部识别,同时装载了3克炸药。此外,它还能无规则飞行来反狙击,完全基于AI,轻易躲避人的抓捕。通过面部识别技术,该机器人可快速锁定猎杀目标,对其额头一击致命。

这段视频显然更像是科幻故事中的场景。但伯克利大学教授、资深AI研究者Stuart Russell在视频的最后提醒人们,想象一下,这些致命的自动武器一旦落入恐怖分子之手,可能造成怎样的后果。在耳朵君与几家无人机的业内人士交流中,他们认为以目前的无人机和人工智能技术,完全有可能实现视频中“杀人蜂”的功能。

如何反制?衍生“反无人机市场”

无人飞机在战争中的应用,其实早几年就流传甚广。外媒报道,在去年12月,叙利亚军队在大马士革的发现了ISIS撤离时留下的大量新组装的“精灵”系列无人机。这就让ISIS的无人机来源之谜得到了一个更为完整的答案:通过英国的亚马逊采购相当数量的成品,然后进行大规模仿制。ISIS手中那些“精灵”就是“亚马逊上售价1000美金左右的中国大疆公司的产品”。

4e770002298b022cc6c6

显然,这些无人机,在恐怖分子手中被改造成各种“自杀式”投弹机器。因此,“反无人机”市场开始被提及。今年早期,成都、深圳等城市频繁出现无人机干扰机场正常运营,造成航班备降和等待的情况。有业内人士称,这有可能是“反无人机”设备厂商的“杰作”。

当前,各国反无人机技术主要有三种。第一种是干扰阻断类,主要通过信号干扰、声波干扰等技术来实现;第二种是直接摧毁类,包括使用激光武器、用无人机反制无人机等;第三种是监测控制类,主要通过劫持无线电控制等方式实现。

第一种的模式主要是电磁干扰枪或者声波干扰枪,让无人机受到电磁干扰波或者声波干扰(干扰无人机上的陀螺仪),使其通信、导航系统失灵,在空中悬停、返航或是降落到地面。

4e76000380dc6c8c420f

第二种,明显侧重于军事领域,比较常见的是激光炮。这种激光炮一般带有高能激光移动发射器,发射器在全功率情况下发出的激光可以快速破坏无人机外壳。

第三种是建立反无人机辅助系统。类似的案例是今年11月,广州白云机场宣布,他们已经开始采用最新无人机监视系统“苍擒无人机侦测防御系统”,可以针对对擅自闯入禁飞区的无人机进行预警、跟踪和驱赶。

4e780001d7c2c6d1ea72

根据国外市场研究机构发布的“反无人机市场报告”预测,反无人机市场的年复合增长率已经达到24%,到2022年,反无人机市场总额将达到11.4亿美元,其中,亚太地区的反无人机系统需求将占全球市场的30%,反无人机产品将长期保持高速增长。

结束语

所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军事上的反无人机技术看起来没什么缺陷。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像前面所提到的,将大疆这种民用无人机改装成”杀人蜂“,却并非不可能。事实上,从操作无人机杀人,到利用AI杀人,只差一个功能模块而已。

正如尤瓦尔·赫拉利所说,历史总是被小概率事件所改变的。可以预见,现实中一旦出现”杀人“无人机的出现,正邪双方的科技力量都会由此暴增。

aming
IT耳朵扫地僧
  • 1 Responses to “从反人工智能到反无人机,谁在左右科技的进步?”

扫码分享此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