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太坊崩塌迷局:要归零?

原创 2018年09月13日 16:41:21

  9日凌晨00:45分,一条大阴线将以太坊的价格打入去年9.4以来的谷底,从215.4美元滑至198.44美元,之后一直在200美元的中轴线上波动,大多数时间位于200美元以下。

这不仅仅是一个价格尺度,也是一个心理尺度。

在过去几个月波浪式下行的凉凉心态中,这次冲底构成了去年9.4禁令以来的价格新低,也彻底冲垮了以太坊拥趸的心理防线。

“此前收到的ETH仍套着,对ETH的信仰几近消失。”一位投行经理如此表述,而有人则认为以太坊已经不是下跌,而是崩溃。

在用智能合约和ERC20协议缔造出一个繁花似锦又泡沫膨胀的区块链2.0时代后,去伪存真的浪潮终抹去最后一拨渣草,ICO项目已一片狼籍。

当最后一轮韭菜被收割,全球监管政策整体从严,基于以太坊公链所诞生的数字货币已陷入冰封期。

以太坊的创办者V神在推特上签名——不要抛弃以太坊,但此时的以太坊以及它的未来已经陷入迷局。

作者 | 三桃 洪福川

采访 | 三桃 郑恩福 刘路阳

编辑 | 刘路阳

跌,领跌,跌到166.91美元

在价格下跌的熊市,以太坊跌幅格外扎眼。从8月1日至今(9月12日),比特币的价格从7834美元跌至6190美元,跌幅为20.99%;而以太坊是从436美元滑落至176美元,跌幅达59.68%。今日上午8:00到下午14:00,以太坊继续走低,从185.29美元直接跌落至166.91美元。

一跌再跌,再次击溃投资者的心理底线。耳朵财经TokenData分析师表示,不同于之前三轮的下跌,此轮是以太坊领跌,已经造成了市场恐慌。

在数轮以太坊震荡下跌的走势中,有迹象表明,项目方曾出现ETH大单抛售,并形成此轮下跌的主力。

据业内分析报道,早前,基于ERC-20的Digix项目卖出7万枚ETH(按照当前170美元的价格,价值1190万美元),并且将5.4万枚ETH转入Gemini交易所钱包,除此还持有约34万枚ETH。按照当前的ETH价格,这笔可能会发生抛售的ETH相当于5780万美元。

而在30天之前,以太坊的创世区块转出93750枚ETH,两天后,BTC暴跌。创世区块的异动无异于ETH价格的风向标,难以预料此轮以太坊暴跌是否为其余波。

然而,专注于以太坊技术革新的V神近期发声,并不在乎ETH的价格。而目前异动的创世区块地址还持有194487枚ETH(按照按照当前170美元的价格,价值3306.279万美元),结合最近V神的态度,该持仓量相当于一颗小型炸弹,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引爆了。

金秋八月,却是以太坊ICO项目的至暗时刻。据耳朵财经TokenData统计,八月份以来,基于以太坊ERC-20发行市值排名前十的通证市值出现大幅下跌,而这些Token市值的最低点多出现在8月14日,与比特币最低价同日。

这代表即使很多通证是基于以太坊网络发行的,但是受到比特币影响依旧大于以太坊。

但情形的变化发生在最近8天,以太坊从290美元跌至176美元,跌幅达39.31%。这也代表短期内行情的下跌主要由以太坊引起,或者说上一轮的比特币暴跌的余波传递到了以太坊,由以太坊开启一轮新的暴跌。

以太坊开启了自去年9.4以来的冰点时刻,最大作手仍然是ICO。

“项目割肉,相互踩踏”,一位几个月前已经完成ETH抛售的项目创始人这样描述。“以太坊暴跌对于各项目资金会造成严重短缺”,抛盘自保成为了项目最常见的操作手法,而对于那些只想割韭菜的空气币,他们在快速抛盘套现,准备离场。

当一批项目进行抛盘时,整个以太坊市场呈现了恐慌情绪,甚至引发了散户的抛售。

曾经基于以太坊公链发行的项目都以ETH作为结算货币,随着ICO项目数量的迅速增长,ETH的需求旺盛,以太坊的价格在2017年间增长百倍,到达1506美元的高点。正是因为以太坊的诞生,全球数字货币市值从2017年初的180亿美元增长到最高5600亿美元的巅峰。

那时候,以太坊的价格和ICO的项目是相互推动,呈现正循环。

如今,形势已经走向了另一面。“以太坊价格越是走低,项目方越是抛售,而抛售又带来了新一轮的下跌。”一位Token Fund投资经理分析。

  (数据来源searchain.io)

  一位海外区块链项目的CEO 认为,如今世界主要国家特别是中国对于ICO监管趋严并非是此轮下跌最核心的原因,最核心原因是整个数字货币市场缺乏后续资金入场,市场本身出现问题。

“韭菜的钱都被拿走了,割得一干二净。”一位Token Fund 投资经理认为,最核心的问题是ICO几无落地,从五月以来的连续下跌已经预示出以太坊的走势,“很多ICO项目不行了”,“连最嫩的韭菜也看明白了”。

如今,“潮水退去,一些空气币已经名存实亡。”他总结,“以太坊已经跌无可跌了。”

ICO项目抛弃以太坊,暴跌反而利好?

以太坊如同数字货币的母体,孵化万紫千红的数字货币世界。如今,ETH崩溃,基于以太坊平台发行的项目自然母子连心。

在全球市值排名前100的数字货币中,有94%是建立在以太坊之上的,由此可以看出以太坊在全球数字货币中的份量。

以太坊通过三种方式融入全球数字货币的血液:

一、无论是公链还是其他项目方,在以太坊上部署智能合约都要花费作为gas的以太坊。

二、在项目进行基石轮、私募和ICO阶段,ETH作为结算货币是整个以太坊公链的血液。

三、在项目的运用过程中,终端用户对产品如区块链游戏使用时,手续费用ETH结算。

如果说比特币是数字货币的基石,以太坊就是数字货币的母币。只是如今,在大量ICO项目破产、用户信心丧失之时,项目方随时都可能离家出走。

赵宇明是一家在瑞士注册的区块链项目的CEO,主要帮助项目制作基于ERC-20的DApp和基础设施。简单来讲,让没有任何编程基础的人通过他们的页面就能创造DApp,并部署在以太坊上。

这是一个因以太坊ICO浪潮而找到自己事业的年轻人,对以太坊这个赐予他们事业的母体一度充满依赖。

“现在并不能判断太远的行情,可以确定的是,不会强行在现在的环境下进行募资。”当以太坊一跌再跌,赵宇明并没有犹豫,果断隔离了与ETH的关系。“如果是由以太坊持续下跌,可能会考虑收USDT。”撤换以太坊,使用稳定币做结算币——这一做法已经是项目方普遍的考虑。已经完成部分私募的区块链项目联合创始人Leslie也告诉耳朵财经,未来也可能用USDT募资。

基于以太坊ERC-20的ICO项目竟然可以去ETH而存在?形势似乎变得微妙。

“是的,的确如此。对那些手中没有大量持有ETH的项目而言,ETH暴跌并不会对他们构成生存的危机,相反,他们使用以太坊的gas成本降低了。”

在赵宇明的项目开发进程中,如果说一定要涉猎ETH,那就是gas费,然而最复杂的智能合约才花费了40美元等价的ETH,这部分成本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如此,对于项目方来说,ETH暴跌带来的成本下降反而成为了“可以忽略的好事”。

以太坊实际上开启了一个智能合约新时代,带来了全球数字货币的繁荣,这一时期被称为“区块链2.0”。如此,基于以太坊发行的项目要与ETH脱离,这似乎是个令人压抑的现象,让人不得不担心以太坊是否能守住区块链2.0时代的宝座。

价格崩塌,重创以太坊信心与共识

互联网广告行业的卢山是2016年入场的老韭菜。他说,“如今,以太坊的信心已经被打破,还提什么信仰?”

2017年初,以太坊利用智能合约和ERC-20协议搭建了一套ICO发行的机制,用户在2个小时内就能发行一套自己货币。这几乎颠覆了人们对于数字货币的认知,也有人说ICO终将取代传统证券市场IPO,甚至有人说基于数字货币激励的区块链项目会颠覆传统公司的组织形式。

以太坊为整个区块链世界带来巨大的想象空间,似乎充满了打破旧秩序的无限可能。

卢山在2017年三四月份开始购入ETH,相对2016年的价格,此时的以太坊价格已经上涨数倍,超过了40美元。他将一部分ETH作为投资,一部分用来购置以太坊上新发行的项目。“我对ETH的认同跟ICO密切相关,当时非常看好ICO项目的投资前景。”这是他当时的认知。

之后,半年过去,国内数字货币经历了9.4 ICO禁令,即使那时,他也未曾动摇过对以太坊和ICO项目的信心。

“其实在2018年上半年,数字货币市场还经历了一轮小牛市,从今年5月开始,一切都不一样了。”一位Token Fund投资经理说,当时项目在这波小牛市中又进行了一次收割,老韭菜割伤了,没有新韭菜入场了。

之后,以太坊伴随着比特币经历了数轮的下跌,在这个过程中,散户们逐渐清醒。

卢山在这个期间清理掉很多自己判定的空气币项目,对ETH只留下10%的仓位。“因为觉得很多项目不靠谱。”投资散户May在这轮下跌时也做了同样的操作,几乎将除BTC、ETH、EOS之外的所有币种都清掉,大比例持仓比特币,ETH只保留了2个。从仓位来讲,BTC的投资额是ETH的几十倍。

“保留这些ETH是为了看看未来的走势。”May是2017年入场的散户,与卢山一样对数字货币已具备了基本的价值认知。

作为购置其他新发数字货币最方便的币种,卢山保留了100个ETH。此时,他只是为了抄底,但猛然间才意识到ETH在最近已经跌破200美金,持续的低位震荡似乎预示着短时间很难反弹。一切似乎预料之中,但又比料想中要早一些。

May对ETH的预期是——会跌到100-150美金,而在市场中,有一部分悲观的散户则认为,以太坊的价格会无限下行——甚至归零。

这背后有一套逻辑支撑。据耳朵财经Token Data分析,以太坊的价格取决于社区共识,而社区主要是由矿工、散户、项目方、资本方组成。除去早期创世低成本Token不算,获取以太坊的Token都需要付出一定的成本。

看看这些成本,就能够测算出一个以太坊的成本。矿工、散户等获取通证都需要付出一定的价格。矿工获取通证的价格受限于硬件以及电费等支出。据几家大矿池统计的数据,以太坊矿机关机的价格大约在900元人民币(约131美元)上下浮动(电费以0.45元/度计算)。一旦跌至关机价格,可能还会造成矿工的大量抛售,造成以太坊价格的进一步下跌。

如此,对于项目方而言,EOS仅凭一条公链就融资了约价值40亿美元的ETH,再如其他空气项目和资金盘等,获得ETH成本也几乎为零。所以,他们在任何低价来抛售ETH都能获利,而且是无成本套现。“空手套白狼”是以太坊ICO的惯常游戏,所以投资者们对于ETH价格的下跌预期并无底线。

如今,信心丧失,以太坊的粉丝们甚至在腾讯平台搞了一个投票,对未来ETH价格进行预测:在1100元人民币以下的价格预测区间内,最大比例的人群(23.3%)将票投给了500元以下人民币区间,相当于72.8美元。也就是说,市场中弥漫着对以太坊的极端悲观情绪,在悲观人群中,最大比例的群体认为以太坊价格会无限走低,甚至——归零。

归零,这是以太坊的一次灾难?“不可能的,只要有项目,ETH就不可能归零。”一个区块链项目创始人非常肯定,他认为这是散户们恐慌幼稚的说法。

“当韭菜们绝望割肉,当项目们抛盘套现,当大浪淘掉的一些项目币价归零后,ETH就能回归它真正的价值。”

在区块链2.0时代,V神带领ETH成为继BTC之后第二大币,而且稳稳占据数字货币的核心。国内区块链媒体人王峰在与V神对话时曾这样描述了面对以太坊的复杂感受——

“以太坊的上线,一举开启了智能合约的新时代,引发全球数字加密货币市场的大繁荣,犹如诞生了一个‘万物生长’的全新世界。”“这让我想到电影《阿凡达》,当人类第一次踏上潘多拉星球时,一方面被这里几乎不可思议的美景所震撼,另一方面又心怀不安和恐惧。” 而此时,以太坊正进入到最令人不安的拐点,没有人能够明晰拐点背后的道路通往何方。

(分析师孟江东和姜飞对本文亦有贡献)

文章标签:

扫码分享此文章